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纯糖主义gl+番外 作者:养春

字体:[ ]

  《纯糖主义gl》作者:养春
  文案:
  她的短暂的二十年,贫乏、枯燥、冷清,没有牵绊,未有留恋。
  似乎简简单单便能轻易总览概括。
  她没有兴趣做出改变,更对它的重复深恶痛绝。
  ↑
  唐青亦原本是这样以为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青亦、棠糖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今天也是超甜的一天!
第1章
  “滴——哒”
  水珠在管道裂隙逐渐盈得饱满,接连坠堕,沉沉敲在地面,接连不绝。
  隔间灰白的挡板充填在视野,翻腾着令人作呕的惊惧,过于逼仄的空间,气息被掌心烘热。
  纤细白皙的手指剧烈地颤着,一点点触上隔门,贴合,试探- xing -推开。
  “咔——”
  隔门发出一声轻响。
  手指的主人似乎受到了鼓舞,可没等蓄起些许喜悦——
  “哐”
  隔门狠狠拍击,连一丝反弹都不得,碰撞之后随即爆发出尖锐的嘲讽笑声。
  “哎哟……”隔门外,有人用脚尖玩弄- xing -地踢着门板,故作惊呼,“这门……怎么开不开啊。”
  “就是。”应和的女声,夸张而恶劣,“哪来这么多坏人,专门堵人家。”
  “还不是因为她……”
  诡异的默契消音,只以口型相示。
  比起正大光明的宣之于口,更多了几分难掩的浓重恶意。
  “- cao -,我都快要被她恶心死了。一天到晚只会扮可怜,缩在座位上好像谁都对不起她似的。”
  “还装清高,之前姜昊宇跟她说了两句话,她心里指不定多高兴,表面上还躲姜昊宇躲得像真的一样。”
  贴合在隔门的手指蜷了蜷,终是徒劳地慢慢收回。
  “欸,棠糖。”脚跟随意地碰了碰隔门底部。
  她们自说自话了一会,大觉没劲,打算将主人公拉入舞台。
  那人压低了声音,“听说,你偷你叔叔的钱,所以他不肯让你回家,赶你住宿舍……是不是真的?”
  “嗯?”她把话音扬高,盛气凌人地逼迫。
  “说话呀。”
  恶意如黑色的潮流般漫过脚踝,上涨、逐渐粘腻,泛着- yin -毒- shi -冷,一圈圈缠绕发着抖的细直小腿,在瘦削的骨重重舔舐——
  棠糖的眼前晕开潮- shi -的水汽。
  “哈,这个小婊.子还是小偷?”
  “可不是,她舍友说的,还能有假。”
  “诶,棠糖?”她们向主人公求证。
  “棠糖?”
  “棠糖,你告诉我是不是呀?”
  隔门不断传来踹击。
  棠糖把手指放在膝盖。
  雪白的指侧,牙印清晰如刻,瘀出青紫的痕迹。
  “你死了?”女声冷了冷,显然是觉得棠糖不给面子。
  棠糖闭上眼睛,眼睫畏怯地颤动。
  校服很粗糙,深蓝的布料被攥在白皙的指尖,带来针刺般的细痛。
  陆千兰和她的几个朋友是在放学后,将她往洗手间推,并且把她关在隔间的。
  棠糖完全没有任何能力阻拒。
  “陆姐。”
  棠糖听见嘘声。
  这个时间段,洗手间的来往学生并不少。
  陆千兰毫无顾忌,扬声道:“棠糖,别躲嘛,出来和我们玩。”
  脚尖警告- xing -地踢了踢门板。
  棠糖攥着校服。
  指节因为用力而青白,掌间的布料触之- shi -润。
  “陆姐,真没劲,半天了,她连屁都不放一个。”
  “就是,还没去年那个好玩。”
  陆千兰站了半天也有些不耐烦。
  时间推移,学生们大多收拾了书包,朝校门口聚集。
  无人旁看,她的那么一点表现欲也消耗殆尽。
  “以后有的是机会搞她,今天我累了。”陆千兰踹了隔门一脚,包漆因而剥脱。
  棠糖手背覆了些灰烬般的屑。
  她顾不得揩拭,只是提着心凝神听陆千兰的动静。
  陆千兰似乎打算离开了,那她——
  “啪”陆千兰关了灯。
  本便不算亮堂的视野被猝然而至的黑暗侵占。
  棠糖的心狠狠一跳,又在空茫的恐惧中下落、沉底。
  “叫吧。”陆千兰的声音隔着门板,像被蒙上一层水膜,变形扭曲,“大点声,这样,等会就有人来帮你了。”
  “这栋楼的教师办公室已经熄灯了,对面楼的倒是还亮着,巡逻的保安刚刚去了宿舍区。”陆千兰笑,“叫得惨一点,不过别吓到别人。”
  隔间里,单薄的肩僵硬地定了定,又慢慢往下垮。
  .
  陆千兰自讨没趣地在洗手间门口等了十分钟。
  棠糖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哭声、求救……她就像真的死在了里面。
  陆千兰之前和棠糖这样玩过几次,那几次,棠糖的表现都很令她满意。
  “有病。”她冷哼。
  “陆姐,还等吗?”
  “不等了,走。”
  教学楼只有楼梯口还亮着几盏小灯,暗黄的光铺陈在地面,灰暗、肮脏。
  陆千兰下楼时与一个手里捧着书的女生擦肩而过。
  只来得及瞥一眼小半张白皙的侧脸。
  浑身书卷里泡出的气质,文静、端雅,眉眼温润,肌肤薄而白透,每一处线条都像是经过细细描画。
  她比陆千兰高了一个额头,却只显得纤细白净。
  过于出挑的气质,疏离的矜贵。
  陆千兰呼吸一滞,久久才缓过神。
  .
  “扑通”
  “扑通”
  棠糖的手按在胸腔处,骤急的心跳在逼仄的空间愈发显得清晰。
  这下……陆千兰是真的离开了。
  高度紧张之下的小小松懈,压抑多时的恐惧,被敲敲打打,衍出难以平息的委屈,小心叩在心腔。
  棠糖把脑袋埋在臂弯,眼睛蹭了蹭外套。
  这是她来到一中的第二个月,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年。
  她还没来得及熟悉与乡下迥异的城市生活,便被迫面对全然陌生的漠视和冷待。
  学生应该已经尽数离开,十点半时,门卫会一层层地检查教室门窗。
  到那个时候,她会被放出来的。
  棠糖这样安慰自己,却听得规律而轻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她压抑的啜泣中,最终停在了洗手间门口。
  棠糖捂住了嘴。
  “啪嗒”灯亮了。
  棠糖慌乱地睁开眼睛。
  光线重新收纳入视野,带着轻蒙的温煦。
  “哒”“哒”
  鞋底轻轻磕在地板,脚尖起落,带着某种固执的端谨与克制,莫名令人信服。
  对方很安静,除了水声,入耳只有轻微的衣料摩挲,向棠糖宣告,在她不远,有一个人可以满足她的祈求。
  棠糖抬起手指,在颤抖中一点点触在隔门,指节敲了敲。
  “请问……”
  她压抑着哭腔,努力将每个字说清楚,“我被锁在了隔间,请问可以帮我打开吗?”
  棠糖的普通话不标准,说的句子长了,尾音便柔柔地上扬,像是可口的糖酥,绵软黏牙,是南方常能闻见的清甜。
  棠糖屏住呼吸。
  她不想错过对方的任何回应。
  水声停了。
  没有惊呼,没有反问。
  对方平静得令人心悸。
  棠糖盯着脚底的一小块地面,两三根头发蜷在那里。
  “哒”
  “哒”
  脚步停在了棠糖的隔间前,站定。
  棠糖看见一点点鞋尖,棕褐色的。
  “咔哒”隔门的锁传来响动。
  一只纤长柔腻的手,扶在了隔门板,将更多丰盈的光线一点点、放进棠糖的视野。
  .
  唐青亦注视着紧闭的灰白隔板。
  洗手间角落的隔间,装置的是坐便器,隔门设了外锁。
  此刻,外锁被人恶意地扣合。
  她盯了会,垂下眼睫,打开水龙头。
  水流冲刷在池壁,唐青亦将指尖放进那注透明,柔和的阻滞感碰在指腹。
  “……请问,可以帮我打开吗?”未完全摆脱乡音的女声,细细软软,打着微颤,像是风中孱弱的柔嫩新叶。
  唐青亦的唇线抿了抿。
  她慢条斯理地净手。
  她一步步走向隔间。
  唐青亦的手指搭在门锁,她打开了隔门——
  她撞进一双颤巍巍含泪的眼。
  似乎是被惊吓,女孩的视线在她的面颊稍作停留,又战栗地阖了眼,眼睫颤动着垂落。
  眼角也渗出些- shi -痕。
  不多时,女孩重新仰了头看她。
  那目光安静温软得像水流,透明而干净,柔和而不容拒绝地将她包裹。
  与这种柔软相对应的,是漂亮到极具攻击- xing -的眼睛。
  圆润的眼型在尾梢细致地收拢,聚成小小的勾,极浅的水光潋滟在浅色的瞳,眼尾因而透着轻薄的红。
  唐青亦沉寂的胸腔在短暂的麻痹后,鼓噪着搏动,愈演愈烈。
  她看见错位的时光。
  耳边是轰隆隆塌陷的回忆,皲裂风化,汇成薄沙。
  她被掩埋。
第2章
  随光线一同进入的,是一片具有压迫- xing -的- yin -影。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