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本小姐敢撩敢娶 作者:口袋妞

字体:[ ]

  《本小姐敢撩敢娶》作者:口袋妞
  文案:
  【病娇小姐×高冷御姐】
  言中谣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接回言府,一夜间流落街头的言家私生女有了家人。
  从此,她有了爹爹心疼,有了继母宠爱,有了兄长爱护,还有一个……未婚妻?
  言中谣:爹娘弄错了吧!我可是女娇娥,如何娶妻?
  爹爹:乖女儿忍耐些,你那不争气的哥哥逃婚,亲家可招惹不起,你且代你哥哥顶上,日后再换回来。
  继母:就是就是,待我们将你哥哥捉回来,定会还你自由身。
  言中谣无奈感叹,罢了罢了,爹娘心好待她也好,为了哥哥索- xing -忍耐一时。
  可谁能告诉她,洞房花烛夜,红盖头下熟悉的面容是怎么回事?
  这位姑娘好生眼熟,貌似前夜逛花街时,与她有过一夜风流,又被她吃干抹净抛弃的姑娘?
  新娘子大怒,脚踏凳子,撸起袖子,直骂:你个薄情寡义的小妮子,叫老娘好找!
  言中谣:姑娘息怒,本小姐敢撩敢娶!
  阅读指南:全员助攻,双向暗恋,高甜
  一句话简介:言家小姐敢撩敢娶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中谣、蓝妃雪 ┃ 配角:言代云、墨影儿、金冉冉、陶玲、陈戈、言中君、言中余、蓝穆 ┃ 其它:
第1章
  金玉堂内,美人身影落在流苏帐上,她侧耳听着,楼下哄闹间在不断抬高着她的身价。
  “五百两!”堂下一位公子挥扇喊着,顿时四周议论声起。
  花魁姑娘墨影儿当得起这个价,可来人却是言家公子言中君,满城皆知三日后便是言家公子同蓝家小姐大喜之日,言中君此时出现这里着实奇怪。
  众人议论声响起言中君这个名字时,流苏帐内的美人亦惊奇往堂下一瞧。
  老鸨哪里顾得上来人是谁,只对五百两银子欢喜不已,笑着宣布花魁的初夜归言公子。
  美人被扶回了房,言中谣从容在众人议论声中上了楼。
  门被言中谣推开,言中谣仔细比量着美人,不愧是花魁,人比花娇,媚中却带着不俗的姿色,美人穿着淡蓝绣花裙像是清露下的兰。
  言中谣走过去,轻轻握着美人的手,却摸到一个硬物,像是尖锐的利器。
  猝不及防间,美人素手持刀刺向言中谣,言中谣身子向后一仰,下意识抓住了美人的清袖,这么一拉言中谣顺势倒下反压上了美人的身。
  言中谣眼尖,在美人挥手要赏她一巴掌时提前抓住了她的手,“你不是花魁墨影儿,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美人明眸中含着一丝杀气,像是同言中君有仇一般。
  不过她说错了一件事,她不是墨影儿,她也不是言中君。
  她叫言中谣,是言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女,无奈言中君在大婚前日与花魁墨影儿私奔,言家得罪不起亲家,便将她接回了言家,想让她女扮男装蒙混过关,等到言家找回言中君再换回来。
  原本言中谣只需要安静呆在言府等待拜堂成亲即可,可是她却听说今夜花魁墨影儿在此拍卖初夜,身为墨影儿情郎的“言公子”,言中谣怎么能不出现?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老鸨在外面喊道:“不知我们影儿伺候言公子可还让公子满意?”
  “满意~”言中谣低眸看了一眼“墨影儿”手中的刀。
  “言公子,我们进来给你们送酒水了。”
  “墨影儿”听见老鸨声音,便收回了刀,甩发转身坐下。
  言中谣留意到了美人腰间的玉佩吊坠。
  “进来。”言中谣拿扇子去挑起“墨影儿”的玉佩,却不想被她误会言中谣要挑她的衣裳,急得她想握刀要刺言中谣。
  言中谣连忙阻止:“姑娘,若是这个时候老鸨进来看见了,怕是姑娘会有麻烦。”
  “墨影儿”听罢果然不再动手。
  恰好此时老鸨带人进来,美人连忙将刀收入衣袖间。
  老鸨走进屋内,眼神先是看了一眼“墨影儿”,确定屋内无异常后才向言中谣行礼:“春宵一刻值千金,妈妈我这就不打扰两位了。”
  直到老鸨关上了门,言中谣才开口道:“看来你冒名顶替花魁一事妈妈也知道。”
  美人见瞒不住了,便翘腿坐在椅子上,丝毫没有半分之前的淑女做派,“我确实不是你的心上人,听闻言家公子对花魁一见钟情,甚至不惜要跟蓝家退婚,你的花魁姑娘亦是宁死也不肯卖身,本姑娘好心出手相救,只怕此时你的花魁姑娘已经远走,你不必感激了。”
  言中谣打量着美人的“豪气”,低笑了一下,“姑娘仗义救人,实属难得,可姑娘如今却深陷泥潭,在下愿意救姑娘脱险,如此便两不相欠了,何来的感激一说?”
  “救我?”美人声音婉转,不屑一笑,“我需要你来救?”
  “姑娘既然是来救影儿姑娘的,为何影儿姑娘脱险后却不走?方才老鸨进来时姑娘行举收敛,想来是被老鸨抓住逼迫顶替影儿姑娘的吧!”
  言中谣一言说穿了美人的困境,美人眸波微动,微微皱眉,证实了言中谣的猜测。
  “不必了,待到明日,她们便不敢拿我如何。”美人语气里带着倔强。
  言中谣赌她在逞强。
  这家青楼的老鸨手底下养了不少的打手,她一个弱女子如何逃得掉。
  言中谣轻笑伸手倒起了桌上的酒,美人却盯着她的脸比量:原来言家公子是个清瘦男子,眸子明亮,眉清目秀的,连握杯的手都显得柔软。
  言中谣一手握杯,一手在桌上有节奏的轻敲,打量着美人,那张冰冷的面容格外吸引人,她身上的胭脂香味不俗。
  她喜欢。
  过了很久,言中谣才挪动桌上的酒杯,轻轻推向她。
  美人打量着言中谣,看她从容模样十分不爽,又不甘示弱地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下,“公子打算怎么救我出去?”
  美人终于示弱,言中谣满意一笑,“不急,等过了今夜,我便跟老鸨说喜欢你,要为你赎身,她如何不放人?”
  美人眼神带着疑惑:“你为何要帮我?”
  美人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毕竟如果亮出她的身份来,整个潭州没有人敢招惹她,她只是好奇言公子为什么要帮她。
  难道就因为她救了心上人花魁姑娘?
  “因为你救了影儿姑娘。”
  果然,言中谣的答案让美人更加不悦。
  言中谣走向美人,摘去了她的衣裳,美人神情惊慌,连忙起身后退,再次握刀对着她,“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明日外面的暗哨会轻易相信我喜欢你愿意给你赎身吗?”
  言中谣的话无懈可击,美人逐渐放下了刀子,却没有放下戒心。
  言中谣牵起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了床边躺下,修长的手指划过美人的脸,美人警惕地抓住她的手,警告道:“你若是真敢碰我,我一定会杀了你。,妈妈我这就不打扰两位了。”
  直到老鸨关上了门,言中谣才开口道:“看来你冒名顶替花魁一事妈妈也知道。”
  美人见瞒不住了,便翘腿坐在椅子上,丝毫没有半分之前的淑女做派,“我确实不是你的心上人,听闻言家公子对花魁一见钟情,甚至不惜要跟蓝家退婚,你的花魁姑娘亦是宁死也不肯卖身,本姑娘好心出手相救,只怕此时你的花魁姑娘已经远走,你不必感激了。”
  言中谣打量着美人的“豪气”,低笑了一下,“姑娘仗义救人,实属难得,可姑娘如今却深陷泥潭,在下愿意救姑娘脱险,如此便两不相欠了,何来的感激一说?”
  “救我?”美人声音婉转,不屑一笑,“我需要你来救?”
  “姑娘既然是来救影儿姑娘的,为何影儿姑娘脱险后却不走?方才老鸨进来时姑娘行举收敛,想来是被老鸨抓住逼迫顶替影儿姑娘的吧!”
  言中谣一言说穿了美人的困境,美人眸波微动,微微皱眉,证实了言中谣的猜测。
  “不必了,待到明日,她们便不敢拿我如何。”美人语气里带着倔强。
  言中谣赌她在逞强。
  这家青楼的老鸨手底下养了不少的打手,她一个弱女子如何逃得掉。
  言中谣轻笑伸手倒起了桌上的酒,美人却盯着她的脸比量:原来言家公子是个清瘦男子,眸子明亮,眉清目秀的,连握杯的手都显得柔软。
  言中谣一手握杯,一手在桌上有节奏的轻敲,打量着美人,那张冰冷的面容格外吸引人,她身上的胭脂香味不俗。
  她喜欢。
  过了很久,言中谣才挪动桌上的酒杯,轻轻推向她。
  美人打量着言中谣,看她从容模样十分不爽,又不甘示弱地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下,“公子打算怎么救我出去?”
  美人终于示弱,言中谣满意一笑,“不急,等过了今夜,我便跟老鸨说喜欢你,要为你赎身,她如何不放人?”
  美人眼神带着疑惑:“你为何要帮我?”
  美人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毕竟如果亮出她的身份来,整个潭州没有人敢招惹她,她只是好奇言公子为什么要帮她。
  难道就因为她救了心上人花魁姑娘?
  “因为你救了影儿姑娘。”
  果然,言中谣的答案让美人更加不悦。
  言中谣走向美人,摘去了她的衣裳,美人神情惊慌,连忙起身后退,再次握刀对着她,“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明日外面的暗哨会轻易相信我喜欢你愿意给你赎身吗?”
  言中谣的话无懈可击,美人逐渐放下了刀子,却没有放下戒心。
  言中谣牵起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了床边躺下,修长的手指划过美人的脸,美人警惕地抓住她的手,警告道:“你若是真敢碰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第2章
  天微亮,房间里衣裳散落一地,满目香艳场面让言中谣直坐在床脚下哀叹,她望着床上熟睡的美人,猛地一拍脑门。
  她还真成了混蛋。
  见色起意却负不了责,明明是好奇这个假“墨影儿”的身份,怎么就稀里糊涂看对了眼,还犯下了大错?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