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劝君莫惜金缕衣 作者:墨兰疏影

字体:[ ]

  《劝君莫惜金缕衣》作者:墨兰疏影
  文案:
  云容容自诩自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玛丽苏
  女魔头:呦,猫头猫脑小姑娘!怪阿姨胡撸一把
  云容容:莫挨老子
  对不起,想写一篇沙雕文,可惜最后大纲飞了/文案不正经
  有机甲乱入/混吃混喝/不正经沙雕文
  CP:珞珞X绒绒
  一句话简介:大佬请受我一拜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骑士与剑 机甲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容容,萧珞 ┃ 配角:云居雁,荣元姜,艾德琳,反正大家也记不住 ┃ 其它:
第1章
  暮春,白樱绽放,一团一簇,似雪一般笼罩着整个芙蓉城。
  风吹过,檐下铃铛叮当作响。
  云容容趴伏在屋脊之上,手持银色滑膛枪,枪管上有着繁复花纹,她缓缓吐气,再吸气,屏气,手指压在板机上。
  夜幕即将降临。
  金乌没入地平线,远处摘星楼掌灯,白色羊角宫灯散发出淡淡荧光,春天晚上芙蓉城会起雾,雾笼罩在灯周身,让宫灯如一朵朵蒲公英一样。
  摘星楼第七层的灯终于亮起。
  人影映在帘上。
  云容容再缓缓吐出一口气,扣动扳机,子弹呼啸而过,不过一瞬,鲜血泼上纱帘。帘后人影憧憧,远处人的尖叫声传来。
  她坐起来,打开随身带的银色箱子,用丝帕仔细的擦了擦枪口,才将枪放入其中,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掀开箱子夹层,数了一下子弹数。
  还有六发。
  她叹了口气,背上箱子。
  云容容解开手腕上绑的银链,甩手,链子如蛇一般的缠上屋檐下的梁,她一借力,飞身直接荡下屋顶,随后坐在垂花廊的护栏上。
  这么一个动作,让她额头上冒出细汗。
  “该死的腿。”云容容锤了锤她的腿,喃喃道。
  她行刺叶长老时被护卫发现,四打一,加上她想隐瞒身份,不得不跳下悬崖,以求置之死地而后生。
  是的,命保住了,腿也摔断了。
  云容容真的是体会到了什么叫空有一身武功和轻功,却奈何腿不良于行。
  侥幸的是她瘦,可以靠冰翼飞。
  云容容这次暗杀的对象是西秦的国师,季阮。国师死了,肯定最多半个时辰宫门就会落锁,她便有些着急,直接用了驭冰术,飞身上了屋脊。
  冰翼三对,各六米长,在灯火下折- she -出瑰丽的光。
  尴尬的是天热,冰会融,融冰化水,逼得她不得不走屋顶。
  过紫宸宫,凤栖宫,雍和宫,再往北就是宫门。
  她即将飞过雍和宫时,突然斜里飞出一把扇子。
  云容容心道不好,猛的收翼,右手摸上腰间链剑。
  一个青衫少年接住扇子,轻盈落在她面前,“好久不见。”来人姿容颇盛,说话声音很好听,人也颇为儒雅客气,文质彬彬。
  “表哥,好久不见呀。”
  “叶长老是不是你杀的?”
  “有证据吗?”
  “你说当下?没有。”
  “那你为何拦路?”
  “好奇。”
  “只有天帝有权力问责审判使,你这是要越俎代庖?”云容容似笑非笑,很随- xing -的坐在屋脊上,手一抖,链剑银光乍亮。
  “我也没有对你问责呀。”青衫少年把扇子收起来,翻腕抽剑,他飞身而上。
  云容容坐在屋脊上,本就处于劣势,身上的伤又没有痊愈,数十招后觉得有血腥气往喉咙里冲,但她仍笑道,“数日不见,容晴你剑法还是那么烂,你不是能读心吗?为何不用?”
  她虽然说着话,但手上丝毫不慢,链剑如蛇,剑身在灯火下如斑斓星光,快时如一团迷雾,慢时如案中潜伏的蟒蛇。
  她用的是链剑,兵器一寸长就多一寸优势。
  楚容晴很难近身。
  楚容晴劈出一剑,本想抽身而退,不料链剑贴的紧,反卷上他的剑身,反向一拗。
  云容容笑起来。
  不料楚容晴没有答话,反而报以一笑,手一松,骤然力道失衡,那把剑直逼她面门。
  云容容不得不仰身以避。
  就这么一瞬,楚容晴看准空档,迎面挥掌。
  云容容忙运起内力,想格挡,不料一提气觉得丹田一阵剧痛袭来,知此时她无法运使内力,银链一挥,从屋脊上落下地面。
  她两条腿的股骨骨折无法站立,落地时十分狼狈的委坐在地,到底牵动伤势,没忍住一口血喷出。
  楚容晴也飞身而下,凌空收剑,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异能用着太累。”
  一个女子声音响起,如古琴一般悦耳,“有点意思。”
  另一个男子声音响起。
  “大胆,圣上在此,为何不跪?”
  只见楚容晴愣怔了片刻,退了半步才半跪下,“见过陛下。”说话尾音有些抖。
  云容容一愣,抬头往上看。
  明黄色长裙裙摆出现在她的眼前,裙子上左凤右龙,别无其它花纹。
  西秦龙袍用明黄,来人肯定是西秦女皇。
  神族分七姓,上三家入世,分别为三国之主,即北燕云氏,西秦季氏,东宋端木氏。民间虽以男子为尊,但神族自不能与庶民习俗同。神族内部以女子为尊,故三国均为女主天下。
  前任西秦女王季姝在竞争天帝之位时意外身亡,现执政西秦的是她的族妹,季安言。
  她本以为会看见季安言,不料却看见了另一张脸。
  女子双十年华,柳叶眉杏眼,唇色浅淡,却难掩明艳,在此女面前,牡丹芍药愧为花王,传说中艳绝金乌当如是也。
  但云容容跟见了鬼一样脸色煞白。
  是真他娘的见鬼。
  这、这、这、这不是天女吗?
  恐惧猛的抓住她心房。
  那个用弩铳杀了前任天帝的天外来客……
  三年前,一个神秘女人骤然现身。
  一个女人闪现没人在意,然而她复刻了天帝于正旦节现身民间为百姓展示神迹时出场亮相的方式。
  登时三国六域一片哗然。
  神族震惊,天帝华茵下了对此女的格杀令,不料七大审判使均折戟,楚容晴捡回来的一条命,她挨了这女人一箭,养了很久,那天生死之际的惊慌还笼罩在她心上。
  天女倒是挺债有主的,她只杀了一个人。
  天帝华茵。在祭天大典上,当着七家所有子弟之面,以弩铳狙杀,横贯脑袋。
  华茵当场毙命。
  天女身穿龙袍,手搭在黄门臂上,双眸紧闭,眉头紧锁,像是头痛一般。
  云容容手上全是汗。
  天女睁开眼睛,目光意外有些怔忡,她看向楚容晴,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你……”
  楚容晴猛的起身,举剑,数招逼退围在他身边的禁卫,与云容容擦身而过的瞬间手刻意的按了她的头一下,随后一个纵身跳跃直接打出皇城,跑了。
  这么一瞬,云容容复制了他的异能读心。
  有特殊异能的七家后裔才能被选为审判使。
  云容容的能力名唤镜影,如其名,可以复制任何和她发生肢体接触者的异能。
  复制完成后异能会自动开启一次,方圆百里所有人的心理活动一同涌入耳边,有男有女,声音近大远小,这么多噪音一通涌来,云容容觉得自己脑子要炸了,她居然真心实意希望有人拿个铁锤把她打晕好了。
  浣衣局宫女:等以后我当了尚宫,我看谁不顺眼,就让谁用冰水洗衣服。
  禁卫副统领:跟我换班的那兄弟怎么还不来?我什么时候下班?
  黄门:今晚去吃炒粉。
  紫宸宫婉仪:中午吃火锅吃到块姜,气死老子了。
  “这是哪一出……”天女喃喃道,她侧首看向云容容。
  云容容一哆嗦,彻底跌坐在地,抱紧手中箱子,一瞬已经开箱,但摸枪的手是抖的,手心也全是濡- shi -的汗。
  她记得那天,这个可怕的女人蹲在她面前,轻描淡写的说,“下次再让我见到你,就杀了你哦。”
  云容容相信这是真话。
  不过天女看了看她,伸出手抬起云容容下巴,左右端详,又看了看云容容带着的盒子,随后扯下云容容腰间配戴的玉佩。
  玉佩正面是一个字,鸾,背面还有一个字,音。
  合在一起是她的封号——鸾音。
  云容容心头一紧,她努力的窥探天女心声。
  天女抬手按着太阳- xue -,只看了玉佩正面,就紧紧握住,她握住玉佩的力气颇大,用力到手指关节发白的地步。
  天女:我好像叫什么鸾来着,我记得我家里应该是有一个小孩子的……
  随后,云容容耳边响起天女的话。天女说,“我知道了。”她突然半跪下来,红了眼圈,无比怜惜的捧着云容容的脸,也不管这个动作是否令云容容惊慌失措,随后用力拉云容容入怀,紧紧抱住,特别大声的说,“孩子,我是你娘亲。”
  云容容:“?!”
  你他妈的说什么?
  她无视了周围人我去这什么鬼的想法,继续窥探天女内心。
  天女:这孩子路上肯定受了不少苦。我是不是抛弃她很多年了,她会不会不认我……不应该啊,都来找我了,肯定还是想要我这个娘亲的。孩子她爹是谁?啊,肯定是一个又猥琐又丑的老男人,不然我不会离家出走的。我难道是一个有钱人的十三姨太?对,十三这个数字很熟,我肯定是十三姨太。
  云容容:实不相瞒,我爹娘已经死了。
  天女随后心想:这孩子怎么又小又瘦又呆……
  云容容震怒,“你才……”又小又呆,但她话没说完骤然脱力晕了过去。
  调用异能要耗费很大的体力,很明显她现在仅剩的体力都因被动启用异能压榨光了。
  晕过去时,她听见天女心里说:“这孩子怎么还欢喜晕了?!”
  云容容:娘的。
第2章
  自鸣钟当当当敲了七响。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