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被小瞎子骗婚了(星际)+番外 作者:千左(下)

字体:[ ]

得恰到好处,迎面而过的时候,卢克转动着手上的扳指, 给了黛莉一点点的警告:“公主殿下还是不要过于自信得好。”
  “不敢,还都请大司马多多指教。”
  卢克半温不凉的看了柏霓一眼,扯出一抹虚伪的笑容:“倒是恭喜柏霓小姐,能让公主殿下这般护着,你还真是第一个,好生让人羡慕。”
  “羡慕不来的。”柏霓带着一点儿吊儿郎当的感觉,一点儿也没有把卢克的话放在心里,反而还故意刺激了他两句:“这叫同人不同命,能得公主殿下偏爱,说明我是个有福气的人。”
  “是吗?但愿柏霓小姐能一直这么幸运,可以一直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
  “女神倒不用。”柏霓大大咧咧地搂着黛莉:“我有公主眷顾,就够了。”
  等卢克走远了以后,柏霓才悄悄松了一口气,跟这家伙说话简直要人命,每一句话里面都好像是藏着锋利的刀刃一样,稍不留神,就会被伤到。
  让柏霓说点儿浑话还行,她是听能说的,但是到这种用语言来打仗的情景下,柏霓还是略显不足的,起码没有黛莉那么游刃有余。
  小姑娘看起来软软糯糯的,三两句话的功夫,就能捡着人的软肋,使劲儿往里面扎刀子,能把人说到哑口无言的地步。
  柏霓也悄悄给自己提了个醒,干什么都行,以后可千万不要跟黛莉吵架,她估计是吵不赢的。
  “你说什么?”
  黛莉没有听清楚柏霓自己嘟嘟囔囔在絮叨什么,刚要问她,柏霓就立马正色起来,开始说正经事:“我们今天会不会有点儿太嚣张?不会惹怒他吧?”
  “正好。”黛莉眼里闪过一丝的骄傲,笃定地说道:“第一次庭审我们越是嚣张越有把握,他就越不敢大意,必定会抓住手上所有的机会,一定要扳回来一局,等到第二次庭审才是重点所在,放心吧,这会儿嚣张一点儿没有关系的。”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柏霓还是有一点儿的不安心,这个不安心很快看齐在黛莉坚定的目光下,被一一抚平,她相信她的公主殿下,能妥善处理好这些事情。
  庭审回来后,柏霓就继续待在住所里,哪儿也不能去,但是黛莉因为之前跟安医生有约,所以一定要出门一趟的,柏霓总是有点儿放心不下,对黛莉千叮咛万嘱咐,最后还跟安医生进行了一番长达半个小时的通话,要安医生一定要记录详细的检查结果拿给她看才行。
  “你以前可不是这种啰嗦的- xing -格。”黛莉已经被叮嘱得很头大,捂住柏霓的嘴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只是例行去检查而已,之前也去过很多此了,又没有什么问题,放心。”
  柏霓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就是不放心。”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没办法放心,黛莉体内的神经素就是横在柏霓心里面的一个不定时炸·弹,虽然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个哑炮,但是只要这个炸·弹一天不被拆除,柏霓这心里面就一天不静。
  之前黛莉还跟她说什么一定能及时拿到解药,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儿苗头,可见但是这个肯定里面还有一点儿掺了水分的,是黛莉当时为了安抚她才说的话,她现在就只能寄希望于安医生,希望安医生那边能尽快有些进展才好。
  安医生这里确实也有一些进展,但是这个进展却不容乐观。
  “神经素目前是雌伏状态,但是根据这一次的检测报告来看,这个雌伏状态持续不了很久了,它很快就会苏醒并且会有大动作,到时候恐怕、”安医生有些为难地看了黛莉一眼:“具体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确定。”
  黛莉拿着手上的检测单据,上面有一些数据是她能看明白的,有一些是她看不懂的,迟疑了一会儿才问道:“大概需要多久会彻底苏醒过来?”
  “短的话可能两周左右,长的话大概一个月。”安医生仔细交代:“因为还不能确定,所以黛莉小姐一定要仔细些,注意身体的变化,哪怕是很细微的变化也不能忽视,尤其是发·情期的时候,我们研究发现这个神经素可能会影响到黛莉小姐的发·情期。”
  “什么意思?”
  安医生有些为难,虽然是医生但是- xing -格上面还是有一些腼腆的,尤其是说到这方面的时候。
  “黛莉小姐是否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那会儿你误认为是怀孕,当时那个反应比较激烈一些,就是、很需要的那种感觉?”安医生隐晦地提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我们发现这个神经素可能是经过改良的,也许是利用了AO信息素之间的某种联系,因为黛莉小姐是Omega的缘故,所以反应会格外的强烈。”
  黛莉懂了:“因为我是Omega所以会有很强烈的AO反应。”
  “那、对Alpha会不会有什么影响?”黛莉拧眉,脸上也带了一些不是很舒服的感觉:“我是是那个的时候,如果我体内有这个东西,对她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目前看是没有的,但是对黛莉小姐的影响比较大。”安医生实话实说:“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指明每一次的结合都会对黛莉小姐产生影响,但是根据研究发现,越是在发·情期的时候,神经素就越活跃,那也就意味着它的作用就越明显。”
  “那解药的研发呢?”黛莉将手上的检测单据收好,问安医生:“有没有进展?”
  安医生很遗憾地摇头:“进展艰难,本来γ信息素就已经是很难见到的东西,基本上就只存在课本当中,我们没有更多的数据,更不用说、黛莉小姐体内的这个,是经过改良的,不瞒黛莉小姐,我们目前还在起步阶段,离研究解药还有很远的距离,实在是抱歉,真的很对不起。”
  安医生是真的很为这件事感到为难,她想做这件事,除去私心里的那点儿念头之外,她也是真心想帮助黛莉的,而且γ神经素这种难得一见的东西如,研发出解药对他们来说,也是一项伟大的项目,但现实总是比较残酷的。
  “安医生不用说抱歉,该我谢谢安医生才对。”
  黛莉无意识地折叠着手上的检测单据,又随意地跟安医生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然后才问:“这个情况,你有跟莫离说过吗?”
  安医生是莫离请来的,中间又有一些复杂且不愿外人知道的关系在,黛莉会这么问她也不奇怪,安医生摇摇头:“这是病人的隐私,我不会主动说的。”
  “但是黛莉小姐也知道,我受命于他,如果他要来问我,我也不会隐瞒。”
  “那就是说莫离还没有问。”黛莉了然地点点头:“暂时先不要告诉他了,他最近也正忙得焦头烂额,实在没功夫管我这些事情,我也不想让他分心,他如果要问,你就照之前的说法告诉他就行了,至于解药就说还在研发之中。”
  “可是、”安医生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我知道。”
  “那柏霓小姐那边呢?”
  “柏霓、”
  黛莉沉默了,她答应过柏霓以后绝对不会再瞒着她,话既然已经说了,那就不能违背对柏霓的诺言,她答应过柏霓的事情,就不能随便反悔。
  可现在的情况又不一样。
  现在局面正复杂,正式要蓄力扳倒卢克的时候,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莫离她可以瞒得没有一丝心理负担,但是柏霓就不可以,柏霓是她的伴侣,也是她许下诺言的人。
  不能违背她对柏霓的诺言,那就只能、选择弱化掉这件事。
  黛莉想到这里,就抽出了检测单据里面的一页放到了安医生的桌上,然后站了起来:“这次又辛苦安医生了,那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敲了敲桌子上的单据冲安医生笑了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安医生拿起桌上的那张单据看了看,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是最重要的一张,上面有记录黛莉这次检测有异常的所有基本情况,偏偏她把这张单据落在了这里,用意很明显。
  安医生将单据放进粉碎机里搅碎,最后清理干净垃圾,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离开安医生的疗养所黛莉并没有直接回去,她走得很慢,也没有乘坐飞舰,低头踱着步子,明显就是在思考事情,最后黛莉回了王宫。
  从柏霓被抓开始,黛莉就只去见过一次劳尔,她这个名义上的爸爸做事相当不留情面,黛莉对他是有错误估算的,不仅如此她还情敌了,不然的话,柏霓不会被□□,她也不会被下毒,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解毒的法子。
  现在想来,她最初把希望寄托在劳尔身上,就是错的,或许劳尔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给她拿解药,甚至,劳尔就是用她跟卢克做了交易!
  “殿下,国王身体不适,不见客。”
  黛莉被拒绝的时候也不恼,越过守卫径自往里进:“爸爸病了?那是不能见客,命令下去最近的访客都取消,爸爸最近的活动也一并取消了,还是应该以休息为主。”
  守卫想拦住黛莉,但是又不敢贸然:“公主殿下、”
  “爸爸病了,我来探望是尽孝道,难道这你们也不许?”黛莉仰着下巴,语气有些轻蔑:“是爸爸让你们拦着我的吗?天底下哪有父亲不愿意见自己女儿的,还是说,是你们这些人擅自做主?”
  黛莉的声音越发严厉起来:“国王现在病着,你们还禁止探访,到底是有什么- yin -谋?”
  话音落下就一把推开了挡在她面前的人,直接闯了进去。
  劳尔大概没有想到黛莉能硬闯进来,见她来了,也是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我管不了。”
  “柏霓夜闯王宫是事实,卢克现在要用这个罪名给她定罪,是合理合法的,你就是来找我也没有用,我帮不了你。”
  “是吗?”黛莉撩着裙摆坐在了劳尔的身边,嘴角带着几丝讥讽:“柏霓从来都没有夜闯过王宫,哪里来的事实?原来爸爸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才不见我的。”
  “我还以为爸爸会愿意柏霓能被洗刷冤屈,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黛莉做得端正:“不过我这次来,不为这个。”
  “那你要做什么?”劳尔带着几分狐疑。
  “柏霓的事情我自有办法,我来找爸爸是想问爸爸一句真心话。”黛莉顶着劳尔的眼睛,带着几分的犀利:“我再问爸爸一遍,你到底是站在那边的,还是说,想趁着我与劳尔敌对,然后想从中获利?”
  不等劳尔说话,黛莉就下了肯定语:“不管我与劳尔最后谁能胜利,你也不可能从中间得到任何的好处,为什么你还不死了这条心?”
  “我今天来就是要一个答案的,如果爸爸给我这个答案,过往一切既往不咎!”黛莉的脸色也冷了下来:“这是我给你的第二次机会,现在就给我一个回答!”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