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御色尤物[娱乐圈]+番外 作者:秋刀鱼配柠檬

字体:[ ]

  《御色尤物[娱乐圈]》作者:秋刀鱼配柠檬
  文案:
  在娱乐圈摸滚打爬那么多年,虞欢第一次有要走捷径的念头,没想到一念之差居然让她重遇当年情场最贪玩时甩过的前女友,这大腿……她不抱了!
  昔日的温柔缱绻不复存在,陆聆听褪去稚嫩,从喜欢依赖她,爱对她撒娇的青涩小少女,变成芬芳馥郁- xing -感娇媚的御色尤物。
  虞欢怕了,想打退堂鼓。如今的她在陆聆听面前跟小丑没什么区别,更何况她还“玩弄”过陆聆听……
  陆聆听就这样看着她,仿佛在笑话她有多么的不堪。
  文案截图9月23号√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欢,陆聆听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前女友是金主大人怎么破
第1章
  入秋了,夜晚来临会有些清凉,虞欢此刻的心却比外面的天气还要冷上几分。
  她今天为了这场试镜,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昨晚也没睡,原本只需要化妆就能演出人物的病柔弱,她愣是硬生生把自己熬成这副病态。
  无非就是想用最适合的姿态,去演出女三的人设。
  现在对方一句话把她打发掉了,她连试镜都还没来得及。
  “为什么?”虞欢不解。
  她接到试镜通知的时候,很用心去看过该角色的戏份。
  剧本里的女三是个白莲花反派角色,日常手段就是装纯善,刻意做出柔弱姿态诱皇上爱怜,所以今日虞欢并没有化妆,脸上干干净净的,肤色白玉无暇,长发随意挽起,尽显楚楚动人。
  “为什么?”导演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连看都没看虞欢一眼,随便挥了挥手,对虞欢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人家有个干爹,带资进组呢,半路截胡了你也没法子,你要是识趣点也有个干爹抱着,也不用出道那么多年还连个配角都争取不到。”
  最后一句话刺进了虞欢的心里,她近乎是隐忍着眼眶里的水雾离开的这里。
  六年了,虞欢二十岁出道,整整六年都没在娱乐圈扑腾出什么水花。
  会跳无比热辣的钢管舞也会跳优雅到极致的芭蕾,不会写曲子,歌喉却婉转清甜,科班出身演技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明明样样精通,仅仅只是因为没有背景,没有人脉关系,整天只能拿着公司给的保底混日子,跟导演说的一样,她连配角都争取不到。
  虞欢把还没有试镜就没了机会的事简单跟经纪人发了信息,安姐手底下有很多艺人,当然顾及不上她这个没有作品没有名气,比十八线还十八线的小演员。
  现在都入秋了,如果今年再接不到戏拍,公司就会跟她解约,毕竟没有哪家娱乐公司愿意养着闲人。
  虞欢家境普通,却怀有明星梦,想站在大舞台上,她眼里黯淡无光,暗自做了决定,自嘲地笑出声,唾弃着什么,又坚持着什么。
  傍晚,虞欢来到京城最大的les俱乐部,这个地方能进来的人都非富即贵,保镖没有拦住她,这里也有很多小明星出入,都是常事。
  今夜俱乐部的活动是面具舞会,虞欢特意化了精致的妆,穿了条露背的小礼服短裙,踩着细高跟走到侍者的面前,从托盘里挑了个黑色尾羽的面具。
  她的视线在舞池里找目标,这个俱乐部有个人尽皆知的规则,舞会上穿白西装的是爷t属- xing -,不喜欢跟爷t的避开跟穿白西装的女人跳舞即可。
  领口别了胸花的是这俱乐部里的贵宾,只有家世显赫,后台强硬,资产雄厚的人才能当这里的贵宾。
  本来就是上流社会玩的地方,虞欢来这里意思也很明显,她是来找高枝的。
  她的视线环绕了一圈,最后停在戴了副紫色面具,穿紫色旗袍,胸口别了小花骨朵的女人身上,旗袍上面花团锦簇,却因为紫色素雅自然把那份华丽去掉,多了不少高贵的滋味。
  女人发丝拢到背后,系了紫色发带,有些许发丝松落在耳廓,就算看不到脸,那娇妩的媚态也能从骨子里渗出来,身材还玲珑有致,该有肉的部位有肉,该瘦的部位看起来也能盈盈一握。
  虞欢情不自禁舔了下唇,脱口而出就轻言了两个字:“……尤物。”
  她整理了下头发,举了杯酒过去,柔声细语:“姐姐,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按照俱乐部的规矩,要是对方接了这支舞,就等于要了请求跳舞的人。
  紫色旗袍的女人饶有兴味的打量虞欢,哪怕戴了遮住半张脸的面具,那双桃花眼也是勾人的很。
  她把虞欢举过来的酒一饮而尽,手搭在虞欢的掌心里,两人拥进舞池,她在耳边呼气,问:“你要什么?”
  靠的太近,虞欢能清楚闻到女人身上醉人的香味,她跟着舞步,道:“你那么迷人,就算什么都不给我,这支舞也是我賺了。”
  女人都喜欢听赞美,喜欢听情话,谁都不例外。
  虞欢愿意放下身段,有意去讨好别人的欢心,情商可是一直在线的。
  果不其然,掌心有冰凉的触感,女人塞了什么东西过来,用食指挑起虞欢的下巴,蛊惑道:“要来哦,姐姐等你。”
  她转身离开舞池,虞欢摊开掌心一看,是张酒店的房卡。
第2章
  虞欢青春期躁动的时候是个爱玩的,属于闭着眼瞎撩那种,后来- xing -子稳重下来才慢慢淡出les的圈子,已经很久没说过浪而不腻,甜而不虚的情话。
  她想起刚刚那个陪她跳舞的女人,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抿了口酒,那句话是真的……就算不能给她什么,跟这种身材让人血脉喷张,姿态又风情万种的尤物滚上一夜,她能在床上疯掉,哦……沙发地毯浴室阳台也可以。
  说来惭愧,虞欢今年虚岁二十六,还没真正意义上来过一次,她跟以前的女朋友仅限于学校- cao -场牵过小手,月色下亲过嘴,浓情蜜意的时候互相给对方梳头发扎扎小辫子,再近一步的举动就没了。
  这也正常,毕竟虞欢以前贪玩那会,才这么大点年纪,能做什么呀。
  现在时间还早,虞欢先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她泡了个澡又洗了头发,把头发吹的半- shi -直接用发绳勾起来,套了件米色的薄长款v型针织衫,下面就穿了安全裤,上衣遮住,露出一双白的晃眼的大长腿。
  出门的时候脚上穿的鞋子是露脚趾头的凉拖,上面涂了淡紫色星辉的指甲油,蜷缩起来倒也小巧精致。
  虞欢打车直接去了门卡上标的酒店地址,她下车后看着面前装饰的富丽堂皇的酒店低笑,俱乐部果然名不虚传,里面随便一个别了胸针的女人都是大人物。
  这家酒店的价位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更别说她手里这张房卡还是特殊套房,她听公司里别的小姐妹说过,这种房型是自用房。
  也就是说,给她这房卡的人,要么是酒店的大老板,要么是酒店的股东之一。
  当虞欢真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心情有些微妙,推开房门,卧室里面没有人,浴室有淋浴的声音,隔着半透明的玻璃门她能清楚看到里面曼妙的曲线。
  一路过来虞欢自以为做足了心理准备,这一刻居然开始紧张起来,她在房间环视,想看看有没有酒可以壮壮胆,瞥到桌上一个档案,从牛皮纸袋露出的半截纸张上面,赫然是她的照片跟所有详细信息。
  虞欢心里咯噔一下,有股后怕油然而生。
  来不及做什么思考,她退缩到房门口,拧动门把突然拧不开了,她用房卡在感应器上刷不出任何反应。
  “虞小姐。”
  一道清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跟舞会上的娇媚诱人大不相同,嗓音一模一样,调调却跟换了个人。
  她僵硬着转身,眼睛看着地面,脚尖在地毯上画圈,手背在身后,本就v型的领口被她动作带的滑下一边,露出锁骨和香肩。
  虞欢软嚅撒娇:“姐姐,干嘛搞那么严肃?你把我吓紧张了,有点怕,吓坏我了你是要负责的。”
  眼前步入一双玉足,虞欢愕住,这双脚还冒着刚从浴室出来的水汽,脚踝处滑落着水滴,她喉咙一紧,有点渴了。
  头顶上方那清冽的声线再次响起:“后悔了?”
  虞欢笑吟吟道:“哪有。”
  “那你跑什么?”
  “……”
  虞欢头皮发麻,这气氛不大对劲,敢情你舞会上散发出妩媚动人,身娇体弱易推倒的模样是假象呢。
  “十八线不知名小艺人?”陆聆听看着面前一直低着头的女人,眼睛掠过惊涛骇浪,眼帘低垂掩下所有的波澜,她接着说:“我知道你要什么,只要你陪我玩的开心,我就给你同等的报酬,这买卖够公平吧?”
  陆聆听唇畔勾着丝嘲弄,虞欢啊,你也有今天……
  虞欢知道她们之间从舞会开始就是明码标价的买卖关系,可是亲耳听到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还是很不舒服,尤其是被对方那种自带盛气凌人,特别瞧不起她的那股劲憋的难受。
  不过也是,高门大户人家,看不起艺人都正常,更别说她还是主动来交易的艺人。
  “好。我该怎么称呼你呢?”虞欢扯出笑靥,刚抬起头,全身上下的血液同时汇聚到了脑上,脚下一软险些跪在地上,刹那间大脑就跟石灰掺和了水一样疯狂沸腾,平息不下来。
  草!这女人什么都没有穿,浴巾也没有裹,是全luo!!!
  还没看到脸她就堪堪收回视线不敢继续看,心悸的厉害,上来就那么刺激,这谁顶得住啊。
  虞欢不想这方面也被人看轻,强做镇定,再问:“姐姐,你喜欢我怎么称呼你?”
  陆聆听看着昔日无比矜贵骄傲的人,现在沦落成这副模样,没有丝毫快感,整颗心被紧搅着,不上不下。
  她嗤笑一声:“这么急着想知道我名字,打算等会床上叫吗?”
第3章
  这么有情调的一句话从对方嘴里说出来满是嘲弄,虞欢又不是傻子,能从语气里听出汹涌的厌恶和讥讽,她就不明白了,是看不起她的行为,还是看不起她这个人?
  那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接她的邀请舞?
  虞欢转过身,手继续转动门把,似笑非笑道:“这位小姐,我可以选择你也可以选择别人,你要知道我不是非你不可,如果不能达成共识,那我认为双方都没必要浪费时间。”
  以前她把拍戏当成兴趣爱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她有得是时间去建筑舞台,如今她把拍戏当成一份工作,是一个饭碗,她就不能跟以前一样什么都不在意。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