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南方与北方(GL)+番外 作者:衣青箬

字体:[ ]

  《南方与北方(GL)》作者:衣青箬
  文案:
  【豆酱-交流区】【闲谈】南方人在北方上大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南方楼主:你们北方人的身高好恐怖,酒量好恐怖,食谱好恐怖,澡堂子最恐怖!
  58L:哪里恐怖楼主说清楚好吗?尤其是澡堂那部分,请务必详写!
  ……
  【粉红-网友区】【灌水】有一个南方舍友是什么的体验?
  北方楼主:快被可爱晕了!舍友个子小小的,感觉我一个能装她两个。眼睛很大,比洋娃娃还好看,说话像唱歌一样,不但贤惠还是个小机灵鬼儿,绝对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宇宙超绝无敌第一大可爱!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现代架空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蒲湘南,陆雁北 ┃ 配角:两位不配拥有姓名的舍友,热心网友,吃瓜群众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在北方上大学的若干注意事项
第1章 初印象
  蒲湘南从公交车上跳下来,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连忙转身去接老爸递来的行李。
  正是T大新生报到的日子,进进出出的人的手里多少都拎着行李。即便如此,蒲湘南将一只行李箱两只大编织袋摆在路边,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视线。
  尤其她个头不高,站在齐腰高的箱子和袋子之间,就更显得行李的份量太足了。
  “爸,擦擦汗。”蒲湘南从随身的包里掏出- shi -纸巾,抽了两张递给老爸,自己也抓着一张,把快要滴进眼睛里的汗水拭去,又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的衬衣。
  天气太热,衬衫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水打- shi -,紧紧贴在身上。她只能庆幸自己今天穿的内衣也是浅色的,否则就太尴尬了。
  “同学,要帮忙吗?”一个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蒲湘南转头,视线正对上一片形状分明的锁骨。她下意识地后退两步,仰头看去,才看清了对方的全貌。一个长相清爽的小哥哥,穿着白T恤牛仔裤,带着个鸭舌帽,一只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耳机,宽肩窄腰大长腿,干干净净的特别好看。
  对上对方的视线,蒲湘南脸上不由热了一下,好在天气本来就热,她两颊本来就是红的,倒也不明显。
  “不,不用了。”她下意识地摇头拒绝。
  对方没有强求,朝她点点头,转身走了。
  “北方人是热情哈。”蒲爸爸在一边笑着评价了一句,把手里的- shi -纸巾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招呼蒲湘南,“走吧,进学校就能坐下来休息了。”
  父女二人搬着行李进了校门,很快就找到了报到处。交材料,办手续,领校园卡。蒲湘南的宿舍在15栋,一个大二的师姐带着他们过去,路上交代了一些基本的东西,学校的整体格局,餐厅和商业街的位置,还科普了一些专门用来骗新生的骗术。
  宿舍楼里也很热闹,家长和新生加起来有七八个人凑在窗口处等着办手续。蒲湘南听见师姐的手机响了好几次,连忙说,“师姐有事的话先去忙吧,我们在这里等宿管安排好了。”
  “确实有点急事,那加个微信好友,你有事就找我。”师姐说着,调出了二维码。
  一栋楼总共两个宿舍管理员,陆陆续续还有新生过来,所以也没空挨个送进宿舍,就只交接了手续和钥匙,让他们自己上楼。
  201室就在走廊旁边,门半开着。蒲湘南伸手敲了敲,才推门进去。
  宿舍里很安静,靠门这边的两张床都已经铺好了,桌上也放着东西,但没有人在。蒲湘南往里走了两步,才看到靠窗的位置坐了一个人。听见声音,对方转过头来,蒲湘南不由一愣。
  这不就是路上遇到的那个“小哥哥”吗?
  她身上还穿着之前那套那套白T恤牛仔裤,但是帽子摘掉了,长发披散下来,衬得五官都柔和了很多,分明就是个小姐姐!
  “你好。”小姐姐朝蒲湘南笑了笑,“好巧,又见面了。”
  “是很巧。”蒲湘南拖着行李箱走过去。她的床铺在小姐姐对面,是宿舍里唯一空着的地方,“我叫蒲湘南,你呢?”
  “陆雁北。”对方示意她看床框上贴着的名字。
  打完了招呼,蒲湘南放下行李,看看时间,问旁边的蒲爸爸,“爸,你要去看看我们学校的食堂吗?顺便吃个饭再走?”蒲爸爸是趁着周末来送她的,明天还得继续上班,订了下午三点的返程票。
  两人去食堂吃了饭,送走蒲爸爸,再回到宿舍时,其他两位室友也回来了。
  见到了人,蒲湘南不由有点受伤。陆雁北长得高也就算了,另外两位室友身高居然也不低,她站在三人中间,仿佛格列佛来到了大人国,跟谁说话都要抬头仰视,简直太扎心了。
  嗯,多年低头玩手机形成的颈椎病,应该是有望治好了。
  蒲湘南在心里吐槽了一句,默默铺床去了。谢文楠见她编织袋里取出褥子,忍不住问,“蒲湘南,你还自己带了被褥吗?”
  “是啊,通知书里写着可以在学校买,也可以自带,我就自己带了。”蒲湘南说,“我妈说家里棉花多的是,不用再花那个冤枉钱。反正是坐车,而且棉花也不沉。”
  “早知道我也自己带了。”谢文楠说,“学校里一套卖三百多呢。”
  蒲湘南笑了一下,三两下铺好了床,开始套被套。她铺床很麻利,但套被套自己一个人就没那么方便了。
  “我帮你吧。”一直静静坐在对面看手机的陆雁北突然站起身,走了过来。
  宿舍的床铺是上床下桌的款式,蒲湘南跪在床上,发现她的个头比两边的床铺还高一点。
  蒲湘南的眼神就忍不住往对方胸口处溜了过去。这么居高临下地看,那里好像也没有太大的起伏……
  这真不能怪她认错,之前对方戴着帽子,把头发都掖了进去,个头又高,声音还是低沉中- xing -的那种,就连辨识度应该最高的胸也看不太出来,- xing -别当然就完全模糊了。
  陆雁北抓住被子的一个角,没有得到回应,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嗯?”,蒲湘南回过神来,又忍不住红了脸,连忙把被子另一个角递过去,“谢谢。”
  铺好了床,四个人又做了更加详细一点的自我介绍,蒲湘南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三个居然都是北方人。
  陆雁北是首都本地人,前几天就把行李全都送过来,铺好了床,只等着今天办报到手续。
  谢文楠是东北人,看起来颇为豪爽,正常说话都跟开了喇叭似的。而东北腔也果然如网上吐槽的那样颇具辨识度,也就是那么几句话的功夫,蒲湘南的“什么”已经变成了“啥”,被带歪口音指日可待。
  苏日娜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像汉族名字,但她其实是蒙古族,来自广袤的大草原。当然,苏日娜同学一脸认真地科普,她们家并不住在蒙古包里,当然也不会骑马上学,内蒙的学校考试也不考如何放羊。
  这么一看,来自南方的蒲湘南身高被欺负好像也不是很意外了……
  稍微熟悉了一点之后,陆雁北便提议今晚一起出去吃饭,然后话题就转到了吃什么上。这个问题不愧是困扰世界人民的三大难题之一,四个人热烈讨论了半天,还是没能统一意见。
  从四点讨论到五点,陆雁北不得不打断大家,“晚上七点开班会,我们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要不先出门,路上看到什么就吃什么?”谢文楠提议。
  “你们觉得呢?”陆雁北看向苏日娜和蒲湘南。
  苏日娜说汉语有一种慢条斯理、一字一顿的感觉,显得她特别佛系,“我都可以。”
  “我……”蒲湘南左右看看,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先看看能出多少钱,再决定吃什么吧。”她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自己的生活费,抿了抿唇,又补充道,“人均消费一百块以内我都可以。”
  陆雁北不由看了她一眼。
  其实从她自带被褥就能看出,家境应该并不是特别富裕,平常也习惯了节俭。但蒲湘南这么一说,大方且巧妙,不会让人觉得她扣扣搜搜,又把自己的底线给划出来了。
  她想了想,说,“我前几天过来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一家自助火锅,开学特惠每人79。这种店一般锅底和酒水是另外计费,算下来应该也差不多。你们觉得可以吗?”
  “我可以。”蒲湘南举手赞同。
  谢文楠和苏日娜都没意见,于是一行人拿着手机和钱包出门,去吃自助火锅。
  然而开学季的生意十分兴隆,她们到的时候,店里已经坐满了人。陆雁北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店里乌泱乌泱的人群,不由回头问,“现在怎么办?”
  视线扫过身后的人,不由微微一顿,“蒲湘南呢?”
  “我在这里。”蒲湘南举起手里的号码纸,“102号,现在叫到了90,我们等一会儿吧。”
  “能等到吗?”谢文楠问。
  蒲湘南胸有成竹,“很快的。很多人虽然拿了号,但等一会儿不耐烦就走了,而且我刚刚看了一下,店里楼上楼下都有桌子,有几桌看起来马上吃完了,所以虽然前面还有12个,但应该不会等太久。”
  “厉害。”陆雁北赞了一声,“那我们等会儿?”
  蒲湘南蹭到她身边,小声问,“你刚才说酒水另外计费?”
  陆雁北掏手机的动作一顿,秒懂,“来的路上好像有个超市,也在搞开学促销。”
  两人相视一笑,将号码纸交给谢文楠和苏日娜排队,携手去超市买饮料。等她们挑完回来,门口已经看不到那两人的身影,应该是已经有空桌子了。
  经过这个小小的插曲,彼此之间的关系似乎都拉近了许多,两人找到桌子,谢文楠就小声汇报,“锅底和酒水果然都是另外计费的,餐具也是。不知道你们的口味,我们就要了鸳鸯锅底。饮料就不点了吗?我刚刚看了一下单子,比外面贵两块钱。”
  “嘿嘿。”蒲湘南把双肩包放在膝上,拉开拉链给谢文楠看,“凉茶,酸奶,矿泉水,想要哪个?”
  ※※※※※※※※※※※※※※※※※※※※
  开新√这篇文应该不会太长,希望能写完过年。
  大家走过路过给个收藏,不然编推都上不去了QAQ
  另外国际惯例求一下作者专栏收藏,么么哒~从文案页戳作者名进去,点击收藏,你就可以拥有这个作者(的更新)啦!还有海量旧文可供挑选~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