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穿回老公最渣那年+番外 作者:多糖酒幺

字体:[ ]

  =================
  书名:穿回老公最渣那年
  作者:多糖酒幺
  文案:
  徐青燃二十四岁那年遇见周睚,两人感情一路顺风顺水,是公认的模范夫夫。
  周睚温柔优雅。
  徐青燃专一深情。但事实上除了周睚之外的所有人都知道,遇到周睚之前的徐青燃,是个男女通吃的渣男花公子。
  结婚五年,徐青燃从前的旧情人频频在周睚面前出现,最严重的一次,热烈妖艳的男人堂而皇之等在周睚办公室楼下。
  男人:“燃哥粗心,把耳钉落在我这了。”
  徐青燃:“放屁!我哪来的耳洞!睚哥你听我解释!”
  -
  徐青燃准备坦白从宽,然而世事难料,他两居然齐齐穿回了十八岁!十八岁!徐青燃最浪的那一年!
  大榕树下。
  女生:“以,以后放学我们可以一起回家吗?”
  徐青燃:“好苦恼。”
  女生:“为,为什么?”
  徐青燃:“我怎么就舍不得拒绝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呢?呃,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可能,不,我真的不方便!”
  徐青燃本来双手插兜,忧郁望天,这一望,望到装逼坐在树杈上的某男生,再仔细一看,这好像是他老公,嗯?老公?睚哥!
  等等!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虽然我解释不了但我爱的只有你!
  周睚跳下树,却看也没看徐青燃:“既然他拒绝你了,你以后放学跟我一起回家吧。”
  what?
  周睚会当着我的面勾搭别人?周睚真的会!
  徐青燃炸了,徐青燃暴怒,徐青燃两眼泪汪汪:周睚!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妈的老子要穿回去!还老子温柔老公!
  小剧场:
  周睚:你为什么老打扰我约会?
  徐青燃:你还想晾着你老公跟别人约会?
  周睚:外面十个人有九个都喊我老公。
  徐青燃:我真的是你老公!
  *双洁
  *双穿
  *穿后校园背景
  *徐青燃是受,受,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青燃,周睚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和老公,对渣
第1章
  助理在车库拦住徐青燃。
  徐青燃的车亮眼又骚包,副驾驶座上放了一捧热烈的玫瑰花,他把车窗降下来:“睚哥今天生日,我赶着接他,有什么事明天再聊,怎么样?”
  和周睚结婚五年,徐青燃还保存着最初的热烈和少年气,一不小心能把人灼烧到。
  助理说:“恐怕不行。周老师今天下班点提前,现在可能已经在回家路上了。”
  徐青燃愣了:“我怎么不知道?”
  助理低下头:“有个先生到K大找周老师,把你落在他那里的耳钉还给周老师。”
  “我哪来的耳洞?”
  助理:“他说细节记不清,但耳钉是你的。”
  徐青燃:“……”
  他想了想问:“他是不是还说我生猛不知轻重,叫周睚多劝我温柔?”
  助理不敢回答。
  自从徐青燃公开表示公司股份有周睚一半之后,这是找上门的第十四个人,前十三个找徐青燃,连徐青燃的面都没见到就被人叉走了,第十四个总结经验,直接杀到了周睚面前。
  徐青燃和周睚闪婚,猪朋狗友都说周睚白瞎了一张好皮囊和高学历,居然看上了徐青燃,个个搬了板凳等徐青燃离婚,一等等到现在,所有人都信了徐青燃一往情深。但是徐青燃帅气多金,这种人花心还好说,改邪归正之后什么牛鬼蛇神都想来碰碰运气。
  徐青燃改变计划直接回家,电话拨给了发小龙狮。
  龙狮捏嗓学太监:“皇上又有啥吩咐呐?”
  徐青燃:“给朕支个招。”
  龙狮秒恢复:“这次又是哪个?找人给你叉走?”
  “他跑到周睚面前去了。”
  龙狮默了:“燃哥,你负荆请罪吧。”
  徐青燃接过安保递过来的卡,开进小区。
  徐青燃:“我已经在路上了。”
  “燃哥,不是我说,这瞒五年已经是奇迹了,你要不跟他说实话得了,怎么说五年感情摆在这里,他不是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吗,生生气算了,真能不要你?”
  “哦不过话说到这,咱们朋友一场,睚哥要是真不要你了你先给咱支个声,好让我们也有个准备。”
  不等徐青燃问,龙狮就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虽然我们没你骚,但睚哥都瞎了眼一次说不定能再瞎一次……”
  龙狮聒噪又气人,徐青燃把电话掐了。
  徐青燃就抱着坦白从宽的打算,只是他在周睚心目中一直是正面形象,他们两五年来一次也没吵过架,坦白的结果没法预估,徐青燃打电话给发小就是壮胆。
  三室两厅的公寓房,徐青燃在卧室门口找到周睚。
  走廊漫开的冷香让人如置身料峭霜月。
  男人笔挺的腿微微屈起,顶着立在门口的行李箱滑出门,他手上还拿着件男士衬衫,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衬衫两边,衬衫在他手上工整成方形。
  周睚眉眼深邃,神情却是寡淡的,眼底深而凌厉,上挑的眼睛有点漫不经心的锋利。
  行李箱一路滚,碰上墙,徐青燃躬身接过来。
  周睚懒散抬眼,唇角弯了弯,眉梢俨然温柔了许多。
  他说:“回来了。”
  徐青燃记得他第一次带周睚见龙狮等猪朋狗友时,他们说这人气质太强势轻易不能招惹,后来他们围观他接周睚下班,人民教师周睚浑然就斯文而温和,他们改口说周睚遇到徐青燃这渣可能是得罪了月老,白瞎了眼睛。
  徐青燃嗯了声,试图找了一下自己的声音:“睚哥,你要出去?”
  龙狮那几句“他不要你”的假设在脑海作祟,徐青燃眼皮直跳。
  “带学生的项目,为期一周。”
  这个事周睚跟徐青燃说过,明天才启程,周睚提前收拾行李是刚好的。
  徐青燃吊着的心松了些,转身走回玄关。
  周睚迈开腿在他身后跟上。
  徐青燃把玫瑰搬了进来,一捧热烈的玫瑰照亮了整个屋子。
  “睚哥,生日快乐。”
  周睚怔愣两秒,从徐青燃手里接过来,却没怎么细看玫瑰,随手搁到一边,把徐青燃按在墙上亲吻。
  玫瑰,礼物,可能还有烛光晚餐。
  结婚五年,徐青燃屁股一抬周睚就知道他想脱裤子。
  他们应该是心有灵犀的伴侣。
  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把玄关变得拥挤燥热,隔着门的动静让人面红心跳。
  徐青燃时常怀疑他们两五年来没吵架是因为碰上面就干柴烈火,吵架的劲全花在这种事上,每次碰撞都格外凶狠。
  徐青燃试图理- xing -:“睚哥,不吃饭了?”
  平时周睚在家会给他们两人做饭,周睚很会生活,即便这些琐事看上去跟他本人格格不入。
  而徐青燃什么都不会,每逢什么特殊日子诸如生日纪念日,徐青燃要么定一餐饭送过来,要么拉周睚出去吃,他会把礼物藏在家里或者餐厅,然后出其不意地拿出来。
  徐青燃为了挡住周睚,手掌盖在周睚脸上。
  周睚偏头咬徐青燃的手掌。
  徐青燃吃痛,拧了下眉。
  周睚咬得狠,徐青燃也没让他松口,一排牙印就稳稳烙在徐青燃的手掌上。
  周睚:“定了几点?”
  徐青燃:“八点。”
  周睚:“你不喜欢吃我做的饭了?”
  “我最喜欢你做的。”
  “嗯。”周睚说:“那老公和外面的人你只能选一个。”
  没有理由不选前者。
  窗帘严丝合缝。
  周睚兑现他的承诺,闹到一半去给徐青燃做饭,他说的温柔体贴,徐青燃哪里受过他这种“体谅”,饭没吃几口,蛋糕刚吹了蜡烛,就盯着周睚的眼睛扑了回去。
  深夜,徐青燃洗澡出来看到周睚在台灯下打量手心一个发亮的不明物体。
  屋里两间浴室,怕闹太晚耽误周睚明天登机他们特意分开来洗。
  徐青燃把礼物盒藏在背后靠近:“周睚,你在看什么?”
  周睚的手心躺着一对银质六边形耳钉。
  周睚和徐青燃都没有耳洞。
  徐青燃血液冷了。
  周睚如常地拉开被窝让他进来,“今天有个人找我,说你落在他那的。”
  周睚伸长胳膊,把耳钉放到床头柜。他察觉到身边人的僵硬,轻哂。
  “别担心,我没想多。”这样的话从周睚口中出来就懒洋洋的。
  “周睚。”徐青燃哑着声靠近周睚,过往渣过的面孔走马观花地从脑海过了一遍,包括今天可能送耳钉那个。徐青燃的勇气又怂了回去,话到口边成了:“那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他原先选了一对腕表,设计和造型都很特别的,仍然觉得不够。
  周睚抽走徐青燃手里的礼盒放到边上,笑了笑。
  “我想看看燃哥以前的样子。”
  徐青燃手指被扣着压进枕头,他想说点什么,被周睚亲吻得喘气艰难。
  有些人嘴上说着没想多,干起来比谁都狠。
  徐青燃被周睚的气息包裹,狼狈地问周睚是不是想弄死他。
  夜里听到一声扰人的哼笑:“嗯。”
  动静把礼品盒震落在地,盒盖不知所踪,两只腕表碰在一块,碎光聚拢,晦暗不明。
  -
  宏湖七中推行新教学计划的第一个学期,学生们就集体签名请求“收回成命”。所谓新教学计划,就是把原来的早晚自习时间打乱顺序,每门科目都要连着上两节,说为了让学生学完新的知识赶紧巩固。
  所以教学计划发下来实施之后学生们一天的课表大概成了这样:
  上午:数学,数学自习,物理,物理自习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