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知道我有病 作者:馒头大大

字体:[ ]

《我知道我有病》作者:馒头大大
古早味文案:
杨安宁:我交出了心,付出了情,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的靠近只是一场骗局。
凌燃:爱他?怎么可能!我说爱他只是为了报复!
正式文案:
攻为了报复欺骗受的感情,报复过后发现自己早已深深爱上受,攻悔不当初涕泪交加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只盼能得到受的原谅。
简言之:火葬场。
PS:鉴于文的背景是古代江湖,就改成乱葬岗吧。
标签:古代 江湖 虐恋 年下 破镜重圆 HE 狗血
1.
  折柳山庄是江湖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庄,找个江湖人打听一下,十个有八个没听说过。
  折柳山庄当然有自己的家传武学,可惜这家传的武学既不是什么惊世宝典,也不是什么绝世秘籍,所以折柳山庄在江湖上一直寂寂无名。
  真要算起来,折柳山庄反倒更像是商贾之家,虽然武林地位着实不怎么样,但商铺却开遍了整个北方三省。
  折柳山庄现任庄主叫柳三折,二十出头的年纪。
  说来令人唏嘘,柳老庄主过世早,撒手的那年柳三折不过六岁,半大的小子什么都不懂,多亏了有山庄的二庄主和三庄主在一旁辅佐。
  二庄主叫乔大声,三十六岁,人如其名,嗓门大,身体壮,主要管着庄里跟江湖人打交道的那些事儿;三庄主叫杨安宁,三十五岁,看上去文质彬彬,跟个书生似的,主要管着庄里的大小铺子、钱财进出。
  柳三折的功夫是跟乔大声学的,老庄主去的时候,确实是把家传秘籍留给他了,但是柳三折从小就上房揭瓦不务正业,能看懂就怪了,多亏乔大声一招一式手把手地教给他。
  这过程有多艰辛柳三折不想再提,乔大声是个粗人,拳脚招呼皮肉受伤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但是柳三折不怕乔大声,他怕杨安宁。
  杨安宁平时笑眯眯的,跟谁都不红脸,他教给柳三折怎么看账本,怎么管理下人,怎么把庄子维持好了。
  就是这样的杨安宁,柳三折怕他。
  得罪了乔大声顶多挨一顿打,得罪了杨安宁,他能让你一直不舒坦,但又说不出不舒坦在哪儿。
  另外,柳三折怕杨安宁的另一个原因是——杨安宁有病。
2.
  柳三折刚继任庄主的时候,杨安宁是没病的,人也比现在温柔许多。
  柳三折继任的第三年,也就是他九岁那年,年关的时候,杨安宁例行去北三省的铺子巡视,那年过年杨安宁没回庄过年,仅叫人带了一封信来,说是南边可能有商机,要去南边看看。
  这一看就是两年,音信全无,乔大声让人去南边寻过好多次,却始终找不到人。
  直到第三年的年关,杨安宁才回来。
  回来的杨安宁瘦脱了型。
  杨安宁回来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却指着身侧对柳三折和乔大声说:“这个人是阿宁,是我夫人,他虽然是男子,但我们彼此以情相知,以诚相待,还望三儿和乔哥不要介意”。
  柳三折打了个激灵,浑身鸡皮疙瘩冒了一层又一层,看看身边的乔大声,乔大声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杨安宁病了。
  柳三折和乔大声不介意他断袖分桃,但是他所说的夫人,根本连个影子都没有,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最初柳三折和乔大声小心翼翼,装作能与他所谓的“夫人”和睦相处,背着杨安宁却请了一个又一个大夫,所有大夫在看了杨安宁的情况之后都摇头,说他得了失心疯。
  杨安宁虽然疯了,但疯得很有条理。该他负责的事情,他打理的井井有条,只在“夫人阿宁”这一件事上疯得彻底。
  后来,杨安宁对柳三折和乔大声说:“我知道你们为我找了许多大夫,没用的。我自己得了失心疯,我如何不晓得?你们看不见阿宁,但是你们愿意为了我装作看得见他,我很高兴。不要再找大夫了,我愿意与阿宁做一辈子夫妻,我愿意疯一辈子。”
  然后就过了许多年,杨安宁的“疯病”也传的整个北三省商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疯子杨爷”在北三省声名赫赫,曾经有人因为杨安宁的疯病看不起他,嘲笑他,但最终都灰头土脸,在北三省的商圈销声匿迹。
  柳三折十八岁的时候,杨安宁把山庄的大权放给了他,说是这么些年忙着庄子的事情,都没好好陪过阿宁,现在柳三折大了,庄子的大事他就不管了。
  柳三折嚎过、闹过,却最终没拧过杨安宁,将庄子接手过来。
  虽说放了权,但生意上的事杨安宁还是盯着的。
  这年年关,杨安宁跟柳三折和乔大声打好招呼,带着阿宁又下去巡视了。
3.
  杨安宁不在,柳三折就撒了欢。杨安宁在庄子里的时候,柳三折无时无刻不觉得背后有一双温润的眼睛盯着他,让他不敢有些许放肆。
  北三省说是不大,但真要巡下来,最少也要个把月,这个把月就是柳三折放松的日子。
  杨安宁下巡的第十天,门房来报,说是有个人求见三爷,自称是三爷的旧友,从南边来的。
  柳三折当时正在闭月阁花魁的床上,被乔大声拎着脖子从床上拽起来。
  乔大声人粗心不粗,这些年杨安宁对在南边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也不许他们去查。
  南边来的、旧友,这人知道他们所不知道的杨安宁在南边的那些事。杨安宁当年回来时为什么身体会虚弱成那个样子,又是为什么会得了失心疯,就算这个人不知道原因,也总能从他话里窥得些线索。
  柳三折提了裤子就往家跑,生怕一会功夫人就不见了。
  匆匆忙忙冲进大堂,柳三折看到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自斟自饮。
  那人看上去二十几岁年纪,生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角神色说不出的风流。
  柳三折整整衣衫上前行礼,问:“我是折柳山庄庄主柳三折,请问公子名号?”
  那人嘴角向上勾了勾,起身还礼说:“我是凌燃,这次来是想寻一位老友,杨安宁,不知安宁现在可在庄中?”
  柳三折说:“杨叔去外面办事了,怕是还要十天半个月的才能回来。恕我冒昧一问,凌公子是如何与我杨叔相识的?”
  凌燃垂下眼睛,说:“我与安宁相识十多年了,因为一些- yin -差阳错,我一直误会安宁已经身故。最近我偶然得知他的消息,于是马上赶来,希望能与安宁再聚上一聚。”
  柳三折心里咯噔一下,巨大的疑问在他心底升起:为何他会以为杨叔死了?这和杨叔的病有没有关系?
  虽然心里有疑问,但柳三折面上却不显,他说:“这可真是个天大的误会,除了南下那两年,杨叔可不一直都好好呆在庄子里么?听说凌公子是从南边来的,所以你们是在南边认识的?”
  凌燃似乎回忆起什么,轻轻笑了一声,说:“我们在那之前便相识了。”
4.
  凌燃和杨安宁认识那年,柳三折七岁。
  杨安宁年关巡视的时候,到了每家分铺,总免不了要请各店铺的掌柜账房吃喝一番,算是答谢他们这一年来的辛苦,同时也宴请当地各商号的老板一同前来,既是笼络感情,也为下年生意做个铺垫。
  凌燃便是在吃酒的时候被介绍给了杨安宁。
  凌燃说,他是南边兴和商号的少东家,年纪到了他爹放他出来历练一番,早就听说过杨爷的大名,能在这里结识杨爷真是三生有幸。
  杨安宁失笑,凌燃看着年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他认真看着杨安宁的时候,眼眸似乎都在闪闪发光。
  杨安宁说:“不敢当,虽然我与南边没什么来往,但兴和商号的大名我也有所耳闻,少东家客气了。看少东家的年纪比我小,若不嫌弃,叫我一声杨哥即可。”
  凌燃脸上立刻绽出笑容,说:“如此甚好,那杨哥叫我阿燃吧。我今年十七。”
  后来,凌燃便缠上了杨安宁,说是要跟着杨安宁学学手段,硬是跟了杨安宁一路。
  杨安宁巡完所有铺子的时候,与凌燃的关系已经很好了,凌燃从某些方面来看就像大号的柳三折,只不过凌燃比柳三折懂事的多。
  对着凌燃,杨安宁总是不由自主地放低底线。柳三折将来是要继承折柳山庄的,杨安宁就算疼爱他,也要严格要求他。但凌燃不同,凌燃跟山庄没有任何关系,杨安宁不自觉地便把溺爱的那部分情绪转移到了他身上。
  分别的时候凌燃很舍不得,跟杨安宁约好,下年还要来找他,杨安宁自然是应承了。
5.
  柳三折说:“原来凌公子与杨叔这般早便相识了。杨叔南下的那两年,凌公子可有陪在他身边?”
  凌燃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说:“是我陪他一起南下的,可是后来我们失散了。”
  柳三折急忙追问:“为何会失散?失散之前杨叔可有任何不妥之处?”
  凌燃皱起眉头,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这么多年,第一次有可能触碰到杨安宁隐瞒的往事,柳三折不禁有些着急:“我想知道杨叔在南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瞒你,杨叔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垮了,我甚至怀疑如果他再晚些回来,是不是就会病死在路上,一想到这个我就后怕。到如今温养了十年,杨叔的身体仍然不见大好。他在南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好好一个人离开家,怎么就变成那样回来?杨叔不肯告诉我们,你能告诉我们吗?”
  凌燃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双手也忍不住微微颤抖,他暗暗吸了几口气,说:“安宁不肯告诉你们,那我也不会说。”
  柳三折眉头已经皱成一个疙瘩:“所以你是知道的。凌公子,你又为什么会认为杨叔已经过世了?”
  凌燃低下头,说:“我刚刚说过,- yin -差阳错罢了。安宁现在人在何处?我去找他。”
  柳三折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人——这位凌公子自称是杨叔的朋友,可他却从未听杨叔提起过他。虽然凌燃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他说话的语气、脸上的表情却无一不在显示他想见杨叔的心情很急迫。
  柳三折说:“凌公子,与杨叔相熟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谁知道你找杨叔究竟是何目的?我不会告诉你杨叔在哪,若你真是他的朋友,左右十几年都过去了,也不在乎多等这几天。等杨叔回来,若真是我多有冒犯,我必会向凌公子认错请罪。”
  凌燃藏在袖子中的双手握得死紧,他轻轻闭上眼睛,说:“好。”
6.
  杨安宁回来的那天,天空飘了雪。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