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同归殊途+番外 作者:书生墨轻狂

字体:[ ]

  《同归殊途》作者:书生墨轻狂
  文案
  世人都说此桃树四季常开,百年以来只开花不结果,漫天雪地里只为一人而绽放……
  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情深情浅不由人。
  人妖殊途,我却因你而成妖,即使丢了- xing -命也在所不惜!
  只因想与你相同,所以幻化成男子。
  我只愿赴尽此生嗔痴,与你对影成双。
  主CP:温柔清冷桃妖x痴心不换道长
  副CP:情深意重道长X妖孽黑化蛇妖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 yin -差阳错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夭哲、常笙 ┃ 配角:墨梵、墨清 ┃ 其它:杏花姬、常箫、枫树、南宫明澈、白猫、猫王等等
  一句话简介:人妖殊途,遥望君归。
第1章 心事
  还记得吗?你我的约定。
  ……
  那日再次重逢之时,我激动得快要窒息,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去。
  只需一个侧脸,就足够让我认定,那便是他。
  他站在金灿灿的阳光里,墨黑色的长发垂落在胸口,几缕细软的碎发微遮住那琉璃色的眼眸,在耀眼的阳光下,我看不太清楚他的神情,但我知道,他脸上一定带着清风般的笑意。
  就像很久以前,他曾用最好听的声音轻轻地唤我:“阿哲。”
  我忍不住模糊了双眼,我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久到忘记自己是谁,久到树心已经腐朽,我依然固执地不肯凋谢哪怕一朵桃花,我在残酷的四季时节轮换站立着,痴痴的等着你,带着我满树的期望。
  哪怕这违和四季气候的盛开,几乎要耗尽我所剩不多的生机,我也不愿去妥协。
  我记得他温柔似水的声音,记得他在离去前对我承诺:“阿哲,不论经历多少世的轮回,我一定会再回来,与你相聚。”
  他被- yin -渡使者带走前对我说:“阿哲,不要难过,请为我再弹一曲“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吧!下一次相遇,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多么让人心痛的承诺,妖的生命如此漫长,长到足够让他一次一次轮回转世。
  是的,他死了,这次是在我们互定终身之时,被那人无情的杀死。
  我是一个很不幸的妖怪。
  但幸运的是,我是一棵桃树孕育出的树妖。我比其他的妖拥有更为长久的生命。
  长到身畔的巨岩在岁月的风化中化为脚底的乱石,长到湖中的水流在年月的轮回中干涸殆尽,露出干瘪黝黑的河底。长到空旷的原野上长满了苍天大树,再在轮回的季节中枯萎死去。
  他离开的时间可真是太长太长了,长到我以为,我就要在这无望的等待中孤独的死去。
  直到这天,我终于又一次遇见他。
  “真奇怪啊,这个季节,竟然也会有桃花齐开的盛况。”
  “是啊!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棵桃树上的桃花,就不再凋谢了。”
  再次相遇的这天,已近黄昏,太阳从西边斜照下来,他和一个腰配长剑的男人站在一起,杏姬说那是羽都有名的雅士,天淼。
  不知何故,此人自动放弃皇室身份入臣籍,被赐姓“浮”。
  听说,他非常擅长声乐,是乐器界名手。
  - xing -格十分温文尔雅。
  我想,他大抵是厌倦皇室的尔虞我诈,才放弃皇室身份,宁愿去做一个悠闲自在的臣子。
  这倒和我那淡泊名利的心尖之人- xing -子十分的契合。
  “哥哥真笨啊,不会凋谢的桃花不是很美吗?”
  一个软绵绵的少女声音响起,我看到那是个着一身粉色贵气衣裙的小姑娘,十二三岁的模样,漂亮而又充满灵气,梳着可爱的团子头,发髻上别着精致的发饰。全身散发着生机勃勃的朝气。
  “像这样绚烂而又梦幻的桃花,如果在春天以外的季节里都看不见,那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啊!”
  小姑娘感叹着,一边对天淼递去嫌弃的眼神,一边撒娇似的踹了他一脚,这一脚可不轻,隔着十几步的距离,都能听见天淼吃痛的抽气声。
  但脾气温润如玉的男人却没有生气,只是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一边抱怨自己妹妹的粗鲁,一边认输似的忙不迭应道:“是!是!是!一年四季都开着的桃花才最美。”
  这二人打闹之时,我注意到一个清瘦的身影,正背对着我负手而立。
  此人没有说话,似乎对眼前戏剧- xing -的一幕早已司空见惯,与那两人不同,这人并不是富家公子,一身简单的素白衣袍,身型欣长挺拔,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皮肤白皙,宛如瓷玉。
  就算只看背影一眼,我就知道,那是我等了无数光- yin -的人。
  此人转过身来,嘴角带着一抹神秘而又不明深意的含蓄微笑,但我可以感知得出来,他的表情是愉悦的。
  在看见我的那一刹那,他有一瞬间的愣怔,清俊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那琉璃色的眸子涌过一抹异色。
  我满怀期待的望着他,以一棵树的姿态。期望从他那摄人心魄地眼眸中透出深深的情意,想他再一次呼唤我的名字,就如前一世那样,我们相互依偎着,深深凝视彼此,他轻声唤我:“阿哲。”
  但是他没有。
  他只是静静地凝视我许久,眸光幽暗而深沉,那是我看不出的情绪。
  天淼注意到挚友的异样,立刻关切的询问道:“怎么了?常笙。”
  “没什么。”在我期许的目光里,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继而移开了视线。
  我想,他应该就像大多数人那样,只是对于我违和时节的花期表现出了不解和迷惑。
  在那一瞬间,我仿佛听见整个世界坍塌的声音,他没有认出我,居然不认得我?他怎么可以不认得我?
  在那遥遥无期的孤独光- yin -中,我孤寂而又固执的守着一个希望渺茫的承诺。
  无数次,在清晨的微光里呼唤他的名字,渴望他熟悉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尽管我从未得到过任何的回应。
  人世间沧海桑田,唯一亘古不变的,是我在绝望中的等待与呼唤。
  可常笙不记得我了,他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不再记得曾经说过的话?我难过的几乎立刻要凋谢。
  不是约定好了吗?不会忘记我的。
  可为何他的神色那么淡漠?
  也许是察觉到我的失落与难过,身畔的杏花姬十分的愤怒,她气得枝叶乱颤,吓得停在她树干上的那几只小鸟惊慌失措的飞走。
  以我以往的经验和对杏花姬的了解,目前这种情形,如果我不拦着她,下一瞬她就可能直接幻化出人形冲上去打人。
  我赶紧轻轻地用枝条勾住了它的树枝,示意她万不可在人前露出形态。
  “干嘛护着他?”她愤怒的情绪从树梢那端传过来,似乎气得够呛。
  “算了,他毕竟经过轮回转世,此事怪不得他。”我压下心中的苦涩之意,轻声宽慰杏花姬,似乎也在安慰自己。
  “你就知道心软,到头来伤得只会是你自己。”杏花姬愤愤然说完,便不再言语,大概是生闷气去了。
  树下那三人饮酒作乐,丝毫没有察觉到一场冲突已经与他们擦肩而过。
  我暗自叹了一口气,借着微风,抖落掉树枝上的粉色花瓣,它们就如一层薄纱,在空中随风飞舞,纷纷扬扬掉落在常笙的白色衣袍上。
  常笙身形一顿,遂抬起头来,眸里满是惊艳的光芒。
  “我可能已经没有力气幻化成人形了。”我对杏花姬无声地传达着我的意念。
  杏花姬只是叹息了一声,终究没有出声回应。
  我抬头看向明媚的天空,心中百感交集:常笙记不起我,总比分别时那种难过要好得多。前几世我失去他时,体会到失去爱人那种无尽的痛苦与悲伤。
  上天眷顾我,让我再次遇到我要等的人。可惜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不愿让心尖之人再次承受离别之痛。
  这一世,就让我静静看着他就好。
  常笙的手似有无意般轻轻摸了摸我的躯干,摸到我早已布满岁月的裂纹。
  “这真是一棵很老的桃树啊。”常笙这样感叹着,从他手心传来的温度是如此的温暖,让我整颗树心都在颤抖。
  我多希望他能多抚~摸我一会,哪怕只是搭着我的躯干也行。
  “是啊!”天淼一边漫不经心的接口,一边举起手中的酒壶:“但再美的景色,也没有你赠我的美酒甘醇啊!”
  “哈哈哈哈……”他发出愉悦的笑声。
  常笙回以天淼一个淡淡的笑容,随即低下头静默不语。
  而那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已拿起自己的衣裙去接飘落的桃花,嘴里嘟囔着“拿去做桃花酿,桃花糕,一定很好吃”之类的话。
  在他们离开之时,我远远听到天淼小声地对常笙说:“下次我们换个地方吧!总觉得那杏花树随时都会砸下来一样,给人感觉怪怪的。还有那棵桃花树,明明快要走到尽头了,却依然开得无比绚烂,真是好诡异啊……”
  常笙的身影微微一滞:“是吗?”
  或许是为这美景即将不复存在而感到惋惜,常笙在昏黄的斜阳中回过头来看了看我,薄唇微启:“也许,它也有自己的心事吧!”
第2章 距离
  最近常笙经常会到桃花林来,有时候是和天淼,乐烁一起。有时候,是单独一个人。
  但不论是孤身一人,还是成群结伴。他总会坐在桃花树下,用温暖的手掌轻轻地抚一抚我的躯干。
  那是我觉得最欣喜的时刻,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开始活跃,从他手心里传来的温度,带着无法言说的力量,成为支撑我继续绚烂下去的源泉。
  常笙看着我的时候,俊朗的脸上总是透着一种莫名的神色,似乎是温柔,又像是平静的淡然。
  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我,什么也不说。
  我甚至以为,他是不是已经认出我来了?或者从未忘记过我?
  可是,他从来没对我说过一句话,哪怕一个字,甚至从未开口叫过我的名字。
  我无法猜透他脸上的神情,这让我清醒的认识到,所有的一切也许只是我一厢情愿。
  很多时候,我甚至想不顾一切的幻化出人形,抓住常笙的手,用力摇晃他的肩膀,质问他为什么要忘记我?
  但我又清楚地知道,他已经不记得我了,这样的行为,根本毫无意义。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