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吾非汝臣 作者:林子没有树

字体:[ ]

  =================
  《吾非汝臣》作者:林子没有树
  文案:
  庆厉元年始,为庆国质子三载,其间殚精竭虑忠于其国太子,只待他日借东风归故国。不曾想,到头来,终是丢了国,失了心…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庭宇,朱子深 ┃ 配角:迟十七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与君三年一诺,终是错付了真心
  ==================
第1章 离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梁庆两国素来友好,现庆日渐昌盛,大梁自当习之以自强。皇三子梁卓自幼颖悟绝伦,特代国使庆,钦此。”
  梁庭宇接过李公公手中的圣旨,心中松了半口气,想到一会要去跟母妃道别,不日便要离开梁国,定又是一翻争吵,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无奈。
  遣身边的小太监十七送走李公公,梁庭宇转身回到寝宫,换了一身暗红色的蟒袍准备到华妃娘娘宫中请安道别。
  十四五岁的少年,面冠如玉,嘴角噙着一丝笑,身材高挑,四肢修长,少年人特有的单薄身子衬着暗红色的蟒袍更显风流肆意。
  从安和宫中出来,一路上宫女太监忍不住的偷偷打量。梁庭宇早就见怪不怪,迈着从容的步伐直接往永和宫走去。
  梁庭宇虽已经成年,却尚未分地建府,仍居宫中,想来待去了庆国,短时间内也不必出宫立府。
  站定停了脚步,抬头盯着永和宫的牌匾深呼吸了几回,在心中做了半天准备,梁庭宇才迈步进了宫殿。
  他的母妃--华妃生于梁国京师洛城,是首富舒旺的独女名为舒华,自幼便聪明早慧更是生得玉雪可爱,其父视之为珍宝,早早便请了名师教导,不待及笈之年,才名便誉满京都,与之相伴的是她极爱牡丹的美名。
  永和宫的院子中摆放的只有牡丹,魏紫,姚黄各色名贵的牡丹应有尽有,占满了空闲的地方。
  才才过了满园牡丹春色,琳琅彩瓷的茶杯从屋中摔出落在梁庭宇的脚边。
  梁庭宇看了一眼摔的粉碎的杯子,心中知晓这次自请去庆国,名为习强国之法,实则是为人质,确确触到了母妃的逆鳞。
  当即一撩衣袍跪在了青石铺就的台阶上。
  华妃站在雕梁画柱的房檐之下,脸上再没有和梁庭宇如出一辙的温暖笑容,冷眼看着他,“卓儿,你可清楚你做在什么?”
  梁庭宇低着的头一直未抬起“儿臣知道,自幼,母妃便教导孩儿为王之道,为民之法,寄希望孩儿有朝一日能为父皇分忧。只是母妃亦教导孩儿要明是非辩黑白,皇兄是嫡长子亦有大胸怀智慧,从小便对孩儿爱护有加,孩儿实在不愿兄弟阖墙,弄得梁国大乱。”
  华妃静默了许久,看着落日后昏暗的宫墙,半晌才深深叹了口气“你自幼便聪慧,学什么都是一点就通,常常能举一反三,只是- xing -子实在散漫了些。如今你已成年,能够自己拿主意,既然做了决定,母妃便不再干预。”
  顿了顿,看着梁庭宇抬起那张风华绝代像极了自己的脸,却说起了往事。
  “十六年前,庆国皇帝突然仙去,未来得及立下太子,七位皇子中,四子尚幼,余有三子势力相当,庆朝堂一时大乱,虽五皇子最终登上皇位,朝堂上下亦是内忧外患。”
  “庆国地幅广阔,土地富饶,内忧之时西边的耿狄,北边的犹真族对庆国虎视眈眈,我们大梁亦在静观其变。随后庆国除了内忧,为解外患,送庆国公主到梁国和亲以换取南部边境和平,也就是庆云皇后。”
  “而当今的庆帝雄才大略,野心勃勃,十六年间庆国早已平定边境,同时强大到让我等忘尘莫及啊。我们大梁的国土尚不足庆国十之一二国力尚弱,然梁国富饶天下皆知,怀璧其罪啊,只怕此次学习之途是醉翁之意。”
  说话的功夫,廊下的灯笼已经亮起来了,华妃往后退了半步,柱子的- yin -影遮住了她的侧脸,
  “你此去庆国。。可让十七随行,他的父亲是庆国有名的高手,因早先受过你外公的恩惠,当年为救本宫与你外公而死,你且需好生对待十七。恩,对了,你外公前些时候外去耿狄经商,你不必去同他告别了。起吧,。。我累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华妃说完便转身进入寝宫中,梁庭宇的一声母妃卡在喉咙中还没来得及喊出就只看的到华妃的背影。
  “母妃保重身体,儿臣…”梁庭宇知道母妃今天说得话有些奇怪,却只当是母妃在气自己自作主张请命去庆国。
  月光洒在院子里的牡丹,显得熠熠生辉。台阶上已经跪了个把时辰的梁庭宇腰杆依然挺直,光洁的额上却早已布满冷汗。
  母妃自小疼爱他,从来不曾惩罚过,这次跪得如此久,母妃也未出来。
  梁庭宇自知这次伤了与母妃感情,直到午夜时分,足足跪了三个时辰,梁庭宇从浸骨的青石台阶上起身,还未站直,一个趔趄差点又摔倒在台阶上。
  早已候在一旁的十七上前一步扶住梁庭宇的手臂“殿下,步撵停在外面。”
  月光打在十七冷峻的面容上,庭宇侧目打量着十七,虽身着太监服微弯了腰身,仍是略微高于自己。
  梁庭宇五岁时初见十岁的十七,当时的十七便是每日面无表情,十分严肃,虽是华妃带来贴身照顾他,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只是如今看来,十七也许并非是宫中的公公。
  “十七,你可会武功?”梁庭宇站在十七身边,显得身子愈加单薄。
  “习过,家父善长使刀,属下从小便学习刀法”梁庭宇扶着十七坐上步撵,
  “母妃既是让你跟着本宫,本宫此去庆国,你也同去。”
  黑暗中传来一首低沉简洁的声音“是”。
  梁庭宇暗笑一声,没想到十七竟是个这样闷的- xing -子,之前居然没有发现,也是有趣!
  庆国皇帝朱南城多年来勤政爱民,在他的治理下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这年平定了北边边境多年来的外敌犹真族,普天同庆,改国号庆厉以自勉,警醒后人。
  庆厉元年四月初,梁国皇三子梁卓由洛城出发,至庆国学习强国之策。
  梁庭宇站在紫金城宫门口,环视一圈,有些失望没有看到母妃的身影。拜别梁国皇长子梁庭轩,带着护送的侍卫,十七,和梁庭轩送的十八个侍卫高手,开始他到庆国的学习之途。
  只是,梁庭宇远远没有想到,永和宫与母妃一别,竟是见母妃的最后一面;他没有想到原来自己身边豺狼环饲,危机四伏;他也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际会遇到一个人,为了他倾其所有,一败涂地。
第2章 入庆
  在马背上奔波将近一个月,梁庭宇这行人终于到达了庆国都城咸城城外几十里外的怀河。梁庭宇喝令众人河畔休息整顿,待明日一早便入咸城。
  五月的风舒爽宜人,梁庭宇站在庆国于怀河边上修建的堤坝之上举目四望,无边无际的庄稼还带着泥土的芬芳。让梁庭宇数月来马上奔波的劳累一洗而空,一路上遭遇的数场刺杀虽然最终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却让得他的精神持续紧绷。
  明日便可入咸城,这让十五六尚未经历过这些暗杀的少年微松了口气,想来到了庆国咸城便不必这么每日提心吊胆的。
  梁庭宇看着蔓延至天边的田地,不由想到打梁国出发后一路上的经历,心中很是疑惑,路上遇到数次被黑衣人劫杀的情况,这些在梁国出发前,他心中已是有了些准备。
  令人不解的是,根据留下线索看来,暗杀的黑衣人无论从衣物穿着,武功路数来看都不像是一批人。
  然而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点,对待随从侍卫都是出手狠辣,招招毙命,却无意伤他- xing -命,倒像是特意留着他的- xing -命一般。
  “殿下,请用膳。”听到声音,梁庭宇压下心中的不解,转头看向一身黑色劲装直起腰身后身材高大了不少,手中托承着食物的十七,轻笑了声答应道,“恩。”
  接过十七手中的食物,不经意瞥到十七手上的厚茧。
  其实一路上最让梁庭宇意外的便是这十七,母妃十年前送十七到他身边后,十七便一直跟在他身边,脸上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 xing -子也是沉默寡言,梁庭宇对十七的印象就是个沉默的小太监。
  路上遇到的刺杀完全打破了这种固有的印象,十七的武功深不可测,杀起人来干净利落,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动手,也看不出来在梁国时是那幅寡言的小太监样子。
  梁庭宇有些不解得问“你当初为何会进宫?”
  十七脸上淡淡的答道“我十岁时,父亲去世,舒老爷与父亲是故交,便接我过去照顾,后来华妃娘娘让我进宫陪伴你左右。”
  梁庭宇一双桃花眼笑得弯了弯,微仰着脸看着十七的古水无波的黑眸“原是如此,你父亲既与我外公是故交,你即是我的兄长,只是不知十七你姓氏是哪个?”
  十七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迟。”
  梁庭宇笑得眉眼弯弯,更显风流“迟大哥,你的- xing -子可真的是闷。”
  十七仍是眉眼不动,只掀起眼皮,看了一眼笑得乐不可枝的他一眼,似是不解。梁庭宇自幼聪慧,又生的俊美,- xing -子更是随了其母妃时时挂着一张笑脸。
  自打从梁国出发,一路上风餐露宿,他打小锦衣玉食自是有些娇贵吃不消,虽是从未表现出来,像今天这般笑得开怀却是出了梁国的第一次,或许是明日便要抵达庆国皇宫。
  但是对十七来说,是什么原因并不是特别重要,跟随梁庭宇数十年,时时见他便是一张笑脸,这些日子以来再次见到他笑得开心,十七心头也莫名松了口气,便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夜,静悄悄的,月初的月亮只漏出一小牙的的月光,梁庭宇一眨不眨的盯着望着月亮,心中思绪万千,迷迷糊糊刚刚有了睡意闭上眼睛,就听到侍卫们收拾东西的声音。
  梁庭宇坐起身接过侍卫递来的刚刚从河边打起带着清晨特有微凉的水,洗漱换衣,骑上马下令出发。
  不过半日,一行人便在马上远远的看到了咸城的轮廓,高大威峨。
  等到了城墙边下,就看到咸城的城墙巍峨绵延数十里,城墙高有十数米墙面光滑无缝,坚固无比,城墙上面每隔一会就有士兵手持□□巡逻来过,可供数十匹马并列而行的城门,左右排列着身穿轻甲的士兵,打眼看过去在明处的守门士兵便有数十人。
  梁庭宇心中暗暗惊叹,虽说听外公说起过早年各国的都城状况,眼下看来庆国早强大到非昔日可比。
  让侍卫拿出准备好了的通关文碟和国书,交与守城的的侍卫说明。
  梁庭宇看着守城的侍卫转头看了自己一眼,走近马前,只拱了拱手道,“皇子殿下,前些时候皇上下令命太子负责皇子在庆国的学习安排,现接应殿下的侍卫已在城门内,殿下可随下官来,只是庆国律法,城门一里内禁止骑马,请皇子殿下先行下马。”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