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番外 作者:乔陛(下)

字体:[ ]

思,也不知道他如今对咸笙是什么想法,会不会把咸笙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当天晚上,暴雨铃声,一骑踏着地面的积水直冲而来,宫门口穿着雨披的侍卫忽然抖擞精神:“是陛下亲军,快,开门。”
  骑兵策马而入,一路来到新搬的永和殿,晋帝被廖公公喊醒,直接坐在床上打着哈欠:“让他进来说话。”
  那人将雨披脱下,靴子在地上踩出水渍,行礼后道:“属下奉命前往南梁彻查长公主之事,未曾发现疑点。”
  “这么急着赶回来,是有旁事要禀?”
  “是。”
  “说来听听。”
  “梁帝遭遇刺杀,- xing -命垂危,大都群龙无首,已经秘密派人送信给商太子,约摸这会儿已经收到了。”
  晋帝侧目,道:“何人下的手?”
  “一江湖客,身手了得,属下也没能抓住。”
  晋帝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那看来,只能让他走了。”
  “父皇遇刺?!”咸笙浑身一震,被湛祯一把扶住,他看着咸商,道:“他怎么样了?”
  “你不必担心,若有事,哥哥会写信告诉你。”咸商其实也不清楚具体情况,但在咸笙面前,他只能做出成竹在胸的样子,道:“只是哥哥不能陪你过生辰了,这就得启程回去。”
  “这边……”咸笙眸色闪动:“肯放人了?”
  “两国如今达成盟交,我昨日连夜进宫告别,陛下念在我父子情深,又心念大都,已经答应让我回去了。”
  咸笙点了点头,道:“今日便走?”
  “事出紧急,已经在收拾了。”咸商看着他,咸笙眼睛泛红,他点了点头,道:“我送哥哥出京。”
  使团来的缓,走的急,一行浩浩荡荡。
  咸笙一路送到城郊十里亭外,被咸商劝住:“乌云压顶,- yin -风阵阵,就别跟着了。”
  湛祯拱手,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便送到这儿了,他身子不好,孤回去还得按着他好好休息。”
  咸商一笑,又看了一眼咸笙,道:“好好照顾自己,有时间,哥哥再来看你。”
  咸笙今日不知道几次红了眼圈,他再次点头:“烦劳转告父皇……儿,女儿不孝,不能回去探望……”
  话音未落,泪水便潸然而下,把湛祯看得心里狠狠一揪。
  他从未见过咸笙哭的这般可怜,也从未见他露出如此悲伤的表情,他伸手,咸商却先一步将咸笙抱在了怀里。
  “父皇不会有事的,你不要伤了身子。”
  咸笙揪住他的衣角,哭的很轻,却很认真的在抽泣。
  咸商摸着他的头,咸笙却慢慢松了手,他轻轻的哽咽,道:“哥哥……回吧。”
  他说:“一切小心。”
  咸商将他交给湛祯,道:“你也是。”
  他们对视,咸笙蓦然后退一步,推他道:“走吧,快走吧。”
  只要回去,就安全了。
  咸商上马,汤礼却忽然道:“公主,千万小心秦易……我本想再寻他劝诫一番,事发突然,只能请您保重了。”
  湛祯皱了皱眉。
  咸笙则点头,他脖子里都被眼泪沾- shi -,眼睛鼻子都通红,对汤礼道:“你们也要保重。”
  斗篷与裙摆被风吹起,北国的风还是刺骨的冷,使团驾马离开,咸笙静静看着,湛祯拉住他的手,咸笙却忽然往前追了两步。
  他眼睁睁地看着亲人越走越远,恍惚之间,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直到有人将更大的斗篷搭在他身上,他微凉的身子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好笙儿,回去吧。”
  “你会派人保护哥哥么?”
  “会的。”湛祯跟他保证:“他会平安回南梁的。”
  “……父皇会有事吗?”
  “不会。”湛祯低声道:“他也一样会平平安安的。”
  咸笙知道,这就是他帮助哥哥回家的计,从听到消息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但他心里还是无法抑制的感到难过。
  因为他知道,父皇若真的有事,他也回不去,如果有一天他可以回去,那么必然只能是参加葬礼。
  因为两国之间太远了,而他的身子又差,山高水长,至少要走上三个多月。
  更别说,自己可能活不了几日了,如今秦易也知道了他的身份,他- yin -魂不散,而自己一旦败露,就是死路一条。
  “是怎么骗过你父皇耳目的?”
  “孤有自己的门路。”
  咸笙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晚上孤命齐子由出来,一起去酒楼吃饭散心好不好?”湛祯说罢,又贫了一句:“你也好好跟他娘子学学。”
  咸笙反应很淡:“好。”
  “还吃便炉么?”
  “既然他家娘子有孕,就看她想吃什么吧。”
  “哎,都听笙儿的。”
  咸笙心情还是很低落,被他抱上马车眯缝了一会儿,回到家还又睡了一个时辰,醒来的时候,湛祯正坐在床边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但他很快就换了表情,道:“哟。小娘子醒了?看你这嗜睡的模样,不知道的还当是真有孕了。”
  咸笙白了他一眼,缓缓坐起身子,湛祯嘴上贫,动作却不含糊,轻轻扶了他一把,然后蹲下去给他穿鞋,道:“定在了段家楼,听说他家娘子喜欢吃那家的糕点,正巧,孤也带你过去尝尝。”
  “嗯。”
  咸笙洗了把脸,稍微打起了点精神。他并不是会拒绝出门的人,相反,他还很喜欢出门,反倒是湛祯不太乐意带他出去。
  到了段家楼,齐子由已经提前到了,身旁坐着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小美人虽娇,却贵,不愧是上京第一美人,容貌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好。
  这世上只怕没人不喜欢美人,咸笙也一样,毕竟有些人光看着就赏心悦目。
  湛祯忽然拽的他转了过来,咸笙被逼的不得不面对他,不满道:“干什么呀?”
  “你怎么一直盯着她?”湛祯神色冷峻:“莫不是第一美人跟第二美人看对眼了?”
  又在瞎吃飞醋。
  咸笙忍俊不禁:“别闹了,待会儿再给人看了笑话。”
  “不许盯着她。”
  “不是你让我学她?”
  那厢齐子由已经站了起来,礼貌的等着他们进去,湛祯一脸冷淡,叫他一头雾水:“殿下,这边。”
  两人走过去坐定,对面的小美人浅浅行了礼,声音轻轻柔柔,道:“给两位请安了。”
  她多看了咸笙几眼,笑道:“太子妃殿下果真名不虚传,本来我还觉得被人抢了风头,心里怪不平衡,今日一见,不得不甘拜下风。”
  她容貌娇娇柔柔,说话却大大方方,很轻易就能让人产生好感,咸笙还没接话,湛祯就道:“这话孤都听腻了,坐吧。”
  这第一美人姓薛,名薛琇,父亲官职倒不大,但她生的实在出挑,听说当年晋帝还曾亲自登府看过,特别跟薛府尹说,想拿她给湛祯做太子妃,结果湛祯后来见了之后,评价说:容貌有余,气势不足,不是他心中美人之选,他不愿娶,有的是人抢着,这事儿也就给吹了。
  薛琇眸光流转,看出来他对咸笙的占有欲,识趣的没有再多说,扭头看齐子由,后者道:“今日难得殿下赏脸,敬殿下。”
  湛祯在小辈里可谓是风头尽出,众星拱月,无人能压的过,他端起杯子,齐子由主动来碰,一饮毕,笑道:“这楼里今日还挺热闹,殿下可喜欢听书?臣寻来说上一段儿?”
  湛祯寻咸笙,问:“你可想听?”
  “那就听一段儿。”
  他话落,齐子由当即喊了人过来,那楼下,很快有说书先生上了台,台下有人吆喝:“不是走了吗?”
  “齐大少爷阔气,小老儿再给大家来一段儿!”
  “说点儿新鲜的!”
  齐子由贴心问:“太子妃想听哪一段儿?”
  “我这还是头一回,那就听大家的,听段儿新鲜的。”
  湛祯盯着齐子由,面无表情喝了口酒,薛琇急忙来扯自家相公,轻声细语:“殿下在这儿呢,你问太子妃做什么?”
  “瞧着殿下还得转脸儿,我就直接了。”
  薛琇瞪他一眼,台下说书的道:“那既然这样,就说件新鲜的,就讲咱们上京实事儿如何?”
  “好!”台下有人吆喝,实在热闹的很。
  楼上小包,却忽然来了个人,是邱勿论,他陪笑道:“殿下也在呢?我方才在楼下瞧见顶上蓬荜生辉,就说肯定不是齐子由这破石头发的光。”
  齐子由冷脸道:“你来干什么?”
  这俩人祖传的死对头,齐子由偷偷摸摸见了太子殿下,邱勿论心里头自然不舒服,万一齐家比邱家得未来帝宠怎么办?
  他道:“都说了看顶上蓬荜生辉,我特别来瞧瞧的。”
  湛祯当场就笑了:“行了,进来吧。”
  他倒也不介意多个人,邱勿论赶紧坐了下来,湛祯又去看咸笙,后者正一脸兴味的朝楼下看,“他说这上京里开来了个道士,随手给皇家批了命,竟还有这等事?”
  湛祯挑眉:“孤没听清,怎么说的?”
  齐子由一皱眉,正要喊人再重新说一回,邱勿论忽然一拍手:“我知道!殿下,就西南鸿桥巷子口儿,听人说来了个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只给有缘人算,这消息就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咸笙当即道:“什么消息?”
  “他说啊,这上京不日将降下神子,那神子命里贵气得很,出世之姿也将不同凡响,未来可一统天下,如今大家都在猜测,此子只怕是皇室血脉,都说太子妃可能要有孕了呢!”
  他说这话明显就是为了跟齐子由争宠,湛祯却眉头一跳,咸笙道:“我们不过去了趟皇陵,这消息竟慢了这许多。”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