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养的崽都黑化了+番外 作者:闲豆花(下)

字体:[ ]

怎么了?”
  “……”
  安室透犹豫了一会儿,眼神忽明忽暗,最终,他无奈的叹息着,用极为严肃的神情看向叶廉:“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行动了,先到此为止吧。”
  ……我们叫警察来收拾残局怎么样?
  安室透张了张嘴,暂时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出口。
  这可是个极为危险的赌注,警察与黑衣组织是绝对相反的存在,对于组织的成员说,是怎么也不可能在犯罪后想着叫警察的。
  就算安室透做卧底的时间不长,还没有摸清组织内部的规矩和任务,但是这一点他还是心知肚明的。
  跟在他这里的要是是除了叶廉的任何一个人的话,他都不可能说出这么天真的话,也不会做出这种会留下把柄的事情。
  但正是因为叶廉,正是因为身后的这个人是他觉得可以信任的存在,他才敢纠结着,要不要将这个想法告诉对方。
  啊……明明是敌对组织的成员,在这几乎每天都相处的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在这种他每日都要担忧身份是否会被暴露的不安中……他竟然真的在与叶廉的交往中产生了一丝快乐,也付出了自己的一点点信任。
  并且,如果可能的话,他想说服叶廉离开组织,与他一起真正的走到光明之中。
  ……要赌一把试一试吗?
  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没等安室透终于下定决心将心中的话全部讲出来,一只温柔的手掌却倏地摸上了他的头顶。
  眼前的金发青年眼睛微微眯起,唇角带着柔和的弧度,朝他绽放了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头顶传来的温热的触觉,以及这有些熟悉的轻抚感,都让安室透怔在原地。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还在孤儿院时候的生活,那个人就是这样缓缓的抚摸着他的头顶,给予他无限的爱意。
  ‘你还真是个爱撒娇的孩子啊,零。’
  “你还真是爱撒娇呢。”
  就连两道声线也在现实和记忆的夹缝中重叠。
  安室透紫灰色的眼眸中恍惚了起来。
  ‘……可以啊,尽情的向我撒娇吧,我可以实现你的心愿,想要什么圣诞节礼物,零?’
  “可以啊,如果你这么决定了的话,我会遵从你的选择的。”
  涣散着的瞳孔中,倒映出被帽檐遮挡住上半张脸、以及只剩下下颔棱角分明的曲线弧度。
  唇角浅载着暖暖的笑意,将安室透拖入朦胧与梦幻中,一个人的名字呼之欲出。
  ——砰。
  然而下一秒,耳边炸响的枪响声令他猛然睁大了双眼。
  在他的视野内,叶廉的右手正端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他的身后,枪口还散发出一阵烟雾。
  难、难道?!
  安室透下意识的就想回头看去,但是叶廉的左手已经下移到了他的脑后,并穿过他浅金色的发丝,牢牢的扣住他的头颅,不让他有能够回头的机会。
  因此,他只能看见叶廉唇角勾起的弧度,以及碧色的眼睛中流转的诡异的光芒。
  “不用担心,也不用在意。我会替你完成任务。”
  倏地,青年俯下身,用磁- xing -的嗓音在他的耳边呢喃:“……所以,你只要注视着我,就足够了。”
  “……”
  尽管青年的声线一如既往的温柔,像是弹奏着的悦耳的大提琴的音符,但是在安室透的耳中,此刻却宛如恶魔的低语。
  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眸,某种可怕的想法扎根在他的大脑,瞳孔深处中也浮现出几分恐惧和紧张。
  一道寒冷的凉气沿着他的脊背直直往上钻去,让他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那刹那间映入眼帘的,冰冷到了极点的眼眸,以及说着最温柔的话,却毫不犹豫朝四周开枪收割着人命的动作,都矛盾到让安室透脑海中乱糟糟缠成了一团。
  尤其是,耳边那萦绕着的敌人的求饶声、谩骂声、哭泣声都混成了一团,所有人都在拼命的祈求着叶廉能够饶恕自己一命,但是叶廉却完全视而不见的、甚至连犹豫也未曾犹豫的收割着众人的- xing -命。
  这哪里是什么误入凡间的天使,反倒是坠入地狱的堕天使。
  没有慈悲、没有同情,只是一味的完成命令。
  脑中赫然浮现出那日同时风见裕也对他说的那些话,安室透的身体逐渐的僵硬起来,即使在青年的怀抱中,还能感到那身体传来的热度,安室透也仿佛身处冰窖一样,冰冷和无措几乎将他淹没。
  于是,经过那一日,安室透最终还是明白了叶廉那隐藏着的冰冷的本- xing -。
  叶廉依旧对他笑的十分温柔,也依旧会对走失的儿童施以援手,陪宠物玩耍,但在安室透的眼中却完全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原来叶廉也是只黑衣组织中最普通的那一个,他跟组织的成员没有什么不同,一切都只不过是安室透自己臆想出来的模样。
  经过此事而成熟了的安室透越发的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卧底,能够自然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在笑容之下。
  他也逐渐开始与叶廉拉出一点距离来。
  叶廉是那么的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让他掉入编织着甜蜜的陷阱中,不可以在与之深交了。
  因此,渐渐地,安室透只有对待叶廉时,才会露出嘲讽和不耐烦的语气,当然,这是他故意挑了几个叶廉的过错,这才能够合理的扮演出闹掰了似的关系,借此远离叶廉。
  他们的关系从警惕到利用,从利用到友善,又从友善退到了警惕。
  叶廉一如既往的对他展露出温柔的一幕,甚至不会在意他的冷嘲热讽,这也是安室透根本无法想明白的地方。
  为什么对所有人都冷酷无情的叶廉会单单对自己那么特别呢?
  安室透始终找不到原因。
  他不想再与叶廉有什么牵扯,但是偶尔,叶廉的话却能无声无息的潜入他的心间。
  “安室先生,最近你的脸色不太好呢,很累吗?”
  安室透的笑容凝固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最近压力大而彻夜难眠,但是叶廉却只是一眼就能看穿了。
  哈……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安室透的心仿佛被分裂成两个部分。
  ……他讨厌叶廉的冷漠和自私,却又眷恋叶廉给予他的温暖。
  如此矛盾的,纠缠着的心情,该怎么安置呢?
  但是好在,在莫名其妙消失了一年后,当他再次遇见叶廉的时候,叶廉却已经失忆了。
  不记得有关于黑衣组织的事情,不记得他们之间的关系。
  即使他对他的态度也同样恢复成一视同仁的冷淡,但安室透却感到由衷的松了口气。
  最起码,不是敌人的关系。
  就这样吧,他没办法与叶廉拉开距离,那么最起码他们两个不再是敌人,也就够了。
  他可以遵从内心的想法,自然的朝走进波洛的叶廉露出笑容,说一句:欢迎光临。
  就足够了,对吧?
  ——
  “boss,好久不见,您终于回来了吗?”
  银头发的外国女- xing -朝他淡淡的勾起了嘴角,貌似恭敬的朝他点了下头,只是神态中透着警惕和防备,并没有表现的很亲昵。
  叶廉因为她的称呼下意识的皱了下眉,意识到女- xing -的态度不像说谎,这才疑惑反问道:“boss?”
  “你跟踪我的理由是什么?你又是谁?”
  面对他的一连串问题,银发女- xing -明显怔了下,也不由自主的蹙紧眉细细的打量着叶廉的眉眼。
  “您……不记得我了?”她犹豫了一阵:“还是说……”
  意识到她想要脱口而出的问题,叶廉思考了一瞬,便将现有的情况告诉了她:“我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如果你记得过去的我的话,我现在已经不认识你了。”
  她更加疑惑的抿起了唇瓣,像是要求证似的将目光围绕在叶廉身边打转:“稍微失礼的问一下,但是您的后背是否有一处疤痕?”
  “你指的是正对心脏的那个疤痕?”像是对接暗号似的,叶廉的神情逐渐放松起来,要不是很熟悉他的人,是不可能知道他后背的那道伤疤的。
  他缓缓收回了自己钳制着女人脖子的手掌,隐约放下了些戒心。
  而女人的眉眼也逐渐舒展,她现在很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我的名字是贝尔摩德,之所以先前在您的身边观察您,是想要确实求证您的身份……所以,您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叶廉摇了摇头,否决了她心底最后的希望:“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没有忽略贝尔摩德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的双眸,微微扶了下头顶的帽檐,呈现出一丝放松的状态,只是声音和神色都很冷淡:“既然你认识我,那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也了解我的过去才对,把这些情报都告诉我。”
  命令的语气,似乎他跟贝尔摩德以前的交往就是这种方式,而贝尔摩德几乎是下意识便遵从了他的指示,不曾有任何的迟疑。
  “那么,我们去隐秘的地方说话吧。”贝尔摩德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偶然走过的路人,“这种事情不能让第三个知道。”
  叶廉没有否绝,自从他对自己与安室透之间的关系产生好奇后,他便也连带着对过去的自己的身份产生好奇,如今正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他跟着率先往前面走去的贝尔摩德来到停靠在街边的一亮通身火红的玛莎拉蒂旁边,任由贝尔摩德帮他打开副驾驶车门后坐了进去,而贝尔摩德细心地为他系好安全带后,才独自走到驾驶座位里,自己系好了安全带。
  她做的动作极为熟练自然,就好像曾经多次做过一样,叶廉一时间竟也没有感到违和,两人就坐在车里往远处的街道上行驶着。
  “您是我们组织的boss。”
  酝酿了下台词后,贝尔摩德绷着一张严肃的脸,终于一边开车一边为叶廉讲解着。
  “组织没有具体的名字,不过组织内重要的成员都各自拥有着跟酒有关的代号,比如说我,苦艾酒。”
  “其他的譬如琴酒,伏特加,龙舌兰等等。”
  叶廉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名字:“君度。”
  闻言,尽管贝尔摩德的视线一直面向着前方的路况,此刻也不禁诧异的扭头看了他一眼:“这是……有谁告诉您的吗?”
  “你很聪明。”叶廉平静的称赞着她,转而问向了另一个人:“二十八九岁的男子,混血,皮肤比较黑,淡金色短发,你有印象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