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养的崽都黑化了+番外 作者:闲豆花(上)

字体:[ ]

  《我养的崽都黑化了》 作者:闲豆花
  文案
  叶廉捡到了一个脆弱的少年。
  乌黑微卷的发丝,鸢色漂亮的眼眸,精致如同洋娃娃的五官。
  他朝少年温柔的伸出了手:“要成为我的部下吗?”
  于是,世界有了光。
  ——
  受养崽系统的要求,叶廉开始尽心尽力的照顾他捡到的崽儿,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几乎将一切奉献给了他。
  按照旁人的视角,那真是宠到了天上,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溺爱孩子的老父亲。
  然而有一天,有许多不认识的崽子忽然来到他的面前,指着一些合影告诉他,他们才是他真正的崽子。
  看着照片上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叶廉一脸懵逼。
  这些崽子为了争夺叶廉的抚养权,逐渐演变成了一场可怕的大型修罗场。
  叶廉:……救命QAQ。
  他再也不想养崽儿了!
  食用指南:
  1.练笔文,这次尝试走文艺风,主要侧重点是爱情。衍生!!不是原创!!【很大幅度侧重哒宰的养成!】
  2.终极修罗场在79章,柯南篇在55章,前情提要都标注了。
  3.一定要看第一章 作话排雷!!!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成长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廉 ┃ 配角:预收《横滨芳心欺诈师》 ┃ 其它:横滨、崽子们
  一句话简介:修罗场,走起!
第1章 笼中之鸟
  在十四岁那一年,自杀未遂的太宰治被人救起。
  借助朦胧的光晕,他能看见那人一头如阳光般灿烂的金发,和偏侧着脸时那线条分明的下颔曲线。
  青年穿着一身灰色的西服,微微掀起的袖口露出一截劲瘦的手腕,上面戴着价值不菲的金表,而那只修长的手指轻轻戳了下他的脸颊,唇角自然而然挑起一抹弧度。
  “我很喜欢这个孩子。”
  他听见青年偏过头跟身侧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人说话,声音温和仿佛弹奏的乐章。
  倏地,他动了动鼻尖,似乎嗅出了空气中几丝游离的消毒水味。
  “我想留下他,森先生,你不会介意吧?”
  “叶先生的命令自然不敢不从,这个孩子的脸蛋确实很好看。”穿着白大褂的人声音更加成熟,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股老谋深算:“不过关于那件事,还请叶先生不要忘记。”
  就这样,短短几句话间,太宰治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被眼前这位名为叶廉的二十岁青年捡了回去,告别了灰暗不堪的过去,迈向了崭新希望的重生。
  呵……事实上却真的如此吗。
  太宰治坐在沙发上,漠然的双眸紧盯着在他身前单膝下跪的青年,以他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见叶廉头顶每一根漂亮的金发,偶尔还会对上那双如同湖底般翠绿的瞳孔。
  叶廉掀起他的袖子,用那双灵活的双手反复将雪白的绷带缠上他手臂的伤口。
  他的动作轻柔,严谨,像是在包装精美的礼盒,每一个姿势都能看出他的认真。
  当然,如果他不再玩弄着将绷带打成蝴蝶结的模样就更好了。
  太宰治默默看着扎在他手掌上的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紧绷的唇线再次抿紧了一些。
  “怎么样,很漂亮吧。”
  偏偏青年还微笑着仰头看着他,如同绿宝石似的眼眸中闪烁着快乐的光芒:“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啊。”
  太宰治不想回答这么蠢的问题,他微微扬起眉眼,用一种轻松自在的口吻说道:“我的脸就这么符合你的审美吗?”
  他的眼底微弱的闪烁着讽刺的火焰,唇角的笑容犹如被刻上去一般,极为疏离。
  “嗯……”叶廉一边盯着他的脸,一边捏着下巴尖思索了一会儿,遂又露出了个漂亮的弧度:“确实很符合呢。”
  没等太宰治的讽刺之意更盛,叶廉已经提前一步补充道:“如果要长期相处的话,选择一个拥有不错脸蛋的人,想必也不会那么反感,对不对?”
  “况且。”他指了指自己的脸,双眸弯弯:“我似乎长得也不错,配你的话也不算吃亏。”
  他的台词实在是过于自谦了,因为即使以太宰治的审美来看,叶廉的五官掺杂着欧洲的深邃以及亚洲的精致,英俊的足以让任何一个小姑娘沉迷,尤其是那双碧绿色的眼眸,深深注视的时候,仿佛能够投身于一潭汪洋的碧水中。
  但是一想到眼前这个人着迷的正是自己的脸蛋,太宰治就暗暗作呕,打从心底厌恶对方。
  长得倒是人模人样,可惜,也是一个黑手党中的人渣,呸。
  太宰治鸢色的眸中浮现出浓郁的黑暗,他看着那双似乎要触碰他手背的修长手指,身体往后一仰,不偏不倚正好躲过了那手指划过的轨迹。
  “啊,真是不好意思呢。”迎着叶廉那有些微怔的神情,太宰治弯唇笑着,将心中一切的恶意掩盖其中:“我的伤口还没有好。”
  他现在身处别人的地盘,虽说不能太过刻意的表达自己的厌恶,但是在微笑的细节中拒绝一切,也正是他所擅长的。
  先用不轻不重的讽刺来试探叶廉的反应,这是太宰治最先使用的计谋。
  “说的也是。”
  出乎意料的,叶廉并没有露出不满愤怒等情绪,他的眼底干净的如同一潭清水,仿佛可以洗净世间的黑暗。
  叶廉站起身,比太宰治高出不少的个头异常显眼,他微微侧过身,微笑的做了个请的手势:“早点休息的话对伤口也好,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太宰将眼底的困惑小心藏好,站起身,没有在试图挑衅叶廉的命令。
  他是一个智商极高的孩子,懂得进退的当,以自己的舒适为主。尽管他刚刚还打算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却不意味着,他愿意在一个喜欢少年的变态手里生活。
  叶廉生活在港口黑手党偏楼的最顶层位置,整整一层都是他的领地,这是他身为五大干部之一的优质待遇。
  同时,最高层被改造成包含客厅、厨房、卫生间、办公室、卧室等等房间,就连客房也有几间是空的。
  叶廉就在其中一间客房前停了下来,进门前,太宰下意识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当瞥到右侧间隔五个房间的距离的门口有两个黑手党守卫着时,顿时闪过一丝了然。
  恐怕那就是叶廉的房间,还真是……相当的近啊。
  明明其他的位置也有客房,却独独选择了这个,他是被偏爱着吗。
  心底泛起一丝冷意,太宰治面无表情的推门而入,但在那眼眸中映入一片樱花粉的装饰时,他的脚步猛然一顿,表情也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这间房间的布置似乎很用心,也许可以说是太用心了,粉色的墙壁,粉色的床铺,就连衣柜也是死亡芭比粉的颜色……
  这对于直男来说最恐惧的颜色,竟然要成为他未来居住的房间什么的……
  这·该·怎·么·忍!
  他的手掌下意识的紧紧攥紧,额前的碎发挡住他晦暗不明的双眸,整个身体也开始微微的发颤。
  这是羞辱吗?这是讽刺吗?
  象征着他即将成为人偶一样被对方所控制吗?
  讨厌……恶心……令人作呕……
  “怎么了?”偏偏这个时候,身侧的青年压低身子,细细打量着他的神情问道:“是不喜欢这个颜色吗?”
  呵呵,你说的是人话吗。
  太宰治心中暗骂,但仰起头时,却露出了个与往日无差的笑容:“怎么会呢,我很喜欢。”
  “是吗。”叶廉眨了眨眼睛,补充了一句:“不喜欢可以换另一个风格。”
  “不需要哦。”太宰治的表情没有任何松动:“这样就好。”
  叶廉这才点了点头,将身体挺直,他简单向太宰治介绍了下周围的房间,亲眼看着太宰治躺上床后,才轻声的合上了房门。
  当清脆的关门声传来后,太宰治的唇角的弧度倏地落了下来,那双像是泥潭的眼眸一眨不眨的扫过四周的摆设。
  半晌,突然讽刺的笑了下。
  笼中之鸟……么。
第2章 遵循系统
  安安静静的在房间里静躺了两天,太宰治几乎没有出过房门。
  吃饭的时候有人会将餐盘送到门口,房间里也有独立的卫生间,身为病患的太宰治也不宜乱动,躺在房间里反而更能让他冷静下来。
  只是每当夜晚降临的时候,太宰治都会神情紧绷的盯着房门,不知道何时会有人推门而入,尽管他已经将房门反锁好,不过对于有钥匙的主人来说,根本不具有任何威胁。
  但是太宰治也有自己的考量,为了保护自己,他动用了所有的智慧。
  他的房间里没有尖锐的器物,只有摆放在床头的白色花瓶可以当钝器使用,太宰治悄悄的将花瓶摆在触手可及的距离,如果叶廉敢半夜偷袭他,他就一边释放异能人间失格,一边将花瓶狠狠的砸向对方的脑袋。
  地面的地毯可以让花瓶的碎片悄声无息落下,这样他能够争取足够的逃跑时间。
  然而即使是这样准备周全,傍晚时分他也相当紧张,手掌松松紧紧,有时都会渗出黏着的汗液,就连晚上睡觉也只是浅眠。
  两天仿佛被遗忘了的间隙并没有让他感到放松,反而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一样,有种不好的预感。
  终于到了第三天,他的房门被熟悉的声音敲响,太宰治连忙提起有些困顿的脑神经,微笑着将门打开。
  “叶先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话一说出口,太宰治就感到其中的讽刺过于强烈,顿时有些懊恼的抿了下唇,似乎浑浊不清的思绪令他的情绪不能有效控制。
  没等他想出可以挽回的机会,叶廉却突然轻轻笑了起来,并以一种太宰治都没有料到的动作,突然弯下腰,轻轻抚摸了下太宰治的头顶:“抱歉,这么久没看你,原谅我吧。”
  那温热的触觉一触及离,快的仿佛只是一道幻影,但是太宰治的瞳孔却猛地扩散了下,紧张、怔然、不安等复杂的情绪拧成一股乱麻涌上了胸口。
  而且回荡在耳边有些苏的轻笑声,不含带任何愤怒,清澈的宛如流淌着的小溪。
  “今天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好好休息。”叶廉收回手,目光跳跃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朝太宰治轻轻一笑:“我们出去看看吧。”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