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刑侦档案+番外 作者:清韵小尸(上)

字体:[ ]

  =================
  书名:刑侦档案
  作者:清韵小尸
  文案:
  本质破案爽文,感情水到渠成甜甜甜。
  每起凶案都有其背后的理由。
  借助刑侦手段,复原凶手样貌,预测凶手心理,剥丝抽茧还原真相。
  刑警队长宋文凭借一手模拟画像的技术屡破奇案,花季到来,南城市局迎来一位新的实习警员陆司语,
  沉默寡言的他却总是能够堪破真相,而他的背后也掩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宋文:哪里来的富二代新人,不要不要,我要七天无理由退货。
  一个星期之后——陆司语写的报告总结真好,陆司语做的饭真好吃,陆司语你破案子真快……
  半年以后,媳妇你说的都对……
  哪怕是宋队也逃不过真香定律。
  强势傲娇队长攻×呆萌冷漠腹黑小变态
  1v1,绝对HE。
  1、文中设定皆为架空,私设如山。
  2、主角都是正义的。。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制服情缘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司语,宋文 ┃ 配角:林修然,傅临江 ┃ 其它:刑侦,破案,犯罪心理
  一句话简介:硬核刑侦单元剧
第一案:分尸
第1章
  “那个……男人……大概比我高半个头。下巴很短,好像是有双下巴,颧骨高,他带了一顶全黑的帽子,就是普通的棒球帽,呜呜,我……我记不清了。”
  “别害怕,你慢慢想,关于他的长相,你还记得什么?”
  “……眼睛凶,脸色有点黑,我……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当时都吓傻了……好多血……”
  “他还有什么身体特征?”
  “他的脖子好像有点短,而且粗,有点驼背……”
  “有长胡子吗?”
  “呜……胡子……好像还是有胡子的,又好像没有,我记不清了……我真的记不得了。”
  目击证人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长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她刚进城不久,身量还没长齐,没有正式的用工合同,在同乡开的发廊店里面打工帮忙,算是个非法童工。她早就被之前遇到的事情吓坏了,哭哭啼啼的,全靠警察安慰才断断续续把话说完。
  整个凶案的过程发生在昨天凌晨,整个过程在五分钟内,她当时躲在洗头发的池子下面,被鲜血和死人吓到了,只记得那行凶的男人长了一张令人憎恶的脸。从案发起,那张脸就印在了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所有的特征明明都在那里,可是细细想起来,却只有零碎的碎片。
  “如果画出来,你能认出来么?”
  女孩迟疑着点了点头,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看向对面画图的人。坐在审讯室里面的男人翘着二郎腿,用铅笔在速写纸上涂涂画画着。
  那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此时低着头,神情专注,从这个角度看去,五官深邃,鼻梁高挺,面相干净。尽管是坐姿,依然可以看得出,他的身量很高,双腿修长。拿着画笔的手骨节分明,运动的很快,看着是肆意放纵,其实对笔锋的掌控力很强。小指的第二个关节偶尔在铅笔处划过,作为恰到好处的晕染,不多时,一个人物轮廓勾勒了出来……
  .
  就在七个小时前,凌晨十二分,南城城西的一家正准备打烊的小发廊中发生了一起恶- xing -杀人案件,一个矮胖的男人忽然冲进来数刀捅死杀了发廊店的老板娘。
  嫌疑人带走了凶器,没有留下毛发,只留下了半个血色的脚印,雨水把其他的痕迹冲得干干净净。发廊里的洗头妹是目击证人,可是这小姑娘吓破了胆,能够提供的信息非常有限。尸检发现是数刀刺入腹部,伤到了肝脏,失血过多立刻毙命,除此之外,也没有太多的信息。
  嫌疑人不是求财,店里的各种现金分文未动,受害人的社会关系看起来简单,可是仔细摸排起来却是十分复杂,想理清楚要花费大量时间。能依赖的有效证据就是这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姑娘,以及一段发廊店门口摄像头拍下的视频。
  可是这视频太模糊了,只有一个带着帽子的男人的模糊侧脸,凶手在镜头中扭转了一下头,转成了正面,依然是一片移动着的黑白光影。
  田鸣作为负责侦破这次案件的刑警队长,拿到这些材料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他第一时间就去找了警局影像科的负责王睿,这人是特招进入警局的,擅长人物头像模拟。
  王睿的独立办公室安静得像是一间画室,墙上却是贴满了各种只到肩膀的素描头像或是3D模型——男的,女的,老的,甚至还有小孩子,这些人或是穷凶极恶的凶手,或是案件的关键人物,或是失踪已久的人员。那些图形把整个房间贴得密不透风,光是被这无数双眼睛看着,田鸣觉得自己就快疯了。他急忙低垂下眼皮,和王睿说了基本的情况。
  王睿看了他递过来的东西一筹莫展:“田队,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就凭这些东西,杀了我我也模拟不出来啊。”
  田明心知自己这资料的确是大有欠缺,却嘴硬着:“怎么模拟不出来,有监控,有目击证人描述,还不够吗?”
  “三维模拟,总得给我前侧的数据,目击证人也得有详细的描述。”王睿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实在是爱莫能助:“信息太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功力不够,总不能想象着给你胡乱搞一个。回头你抓不到人,还是回来怪我。”
  就在侦破陷入僵局的时候。来看进展的顾局给田鸣出谋划策,轻飘飘说了一句:“宋文刚才把上个案子的结案报告交了,他现在有空呢,要不,你去找他帮帮忙?”
  那王睿也不嫌事大:“对啊,宋队一定行,他比我牛逼多了。”
  帮帮忙?!田鸣只觉得胸中浮起一股恶气,他瞪了王睿一眼:“小老弟,那我们市局要你何用,干脆和宋文的工资合并得了。”
  王睿委屈道:“田队,我可是一天到晚八小时坐在这里专职的,宋队他是个大忙人,做得到吗?唉,你要是嫌弃我,下次别来找我了。”
  得,一个一个都是大爷,得罪不起,田鸣无奈地端着笔记本走出门去。
  提起宋文这个名字,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南城市局刑警支队下共三只小队,一队长宋文,二队长田鸣,三队长程默。三个队之间,说是同事队友,内部却有着激烈的竞争,原因是现在上面的支队长空缺,谁做的好,谁就可能坐了这个位置。这三人之中,三队长圆滑而佛系,加之岁数大了,表面上不太争抢。主要竞争就发生在二队长田鸣和一队长宋文之间。
  田鸣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争强好胜,万事喜欢拔尖,他的名字就是取自一鸣惊人,从小也不负众望,出类拔萃,进了警校也是一路尖子。宋文刚升队长的时候,田鸣忍不住把自己和他进行比较——田鸣,三十二岁,工作时间十年,正值壮年,经验丰富,屡破大案,受过两次嘉奖,连续三年市局破案率第一;宋文二十五岁,工作时间两年半,初出茅庐,一队没人能担重任,破格提升的刑警队长。
  明眼的都知道谁更优秀吧?
  田鸣本来以为自己压个毛头小伙子绰绰有余。没想到去年的评比结果被宋文按在地上摩擦,不仅是破案率比他高了六点五,年终个人考核他也差了宋文一大截。
  更可气的是,这宋文预备测试的时候还比他差呢,也不晓得怎么练的,正式考核无论是- she -击还是格斗体能样样都比他分数高,而且,这宋文还有一手嫌疑人画像的绝技。警局里专门养着的技师王睿画不出来的图,他却手到擒来。
  对此,田鸣只能发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平日里受气就罢了,现在,让他找宋文帮忙?除非把他的姓倒着写!
  气归气,半个小时后,田鸣还是乖乖去了宋文的办公桌前,心平气和地笑着说:“宋队,帮个忙呗,我们队遇上个难题,帮我们画张人像。”
  目击证人的记忆,现场的线索,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难以还原,田鸣在心里知道,顾局的建议是对的,第一时间把案犯的画像确认,能够对破案大有帮助。只要为了案子,大丈夫能屈能伸,委曲求全。
  于是,现在的审讯室里坐着三个人,一位目击证人,两位刑警队长,小姑娘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在那里无声抽泣,田鸣也一时安静,狭小的审讯室里,只能听到宋文手里的笔和纸摩擦的沙沙声。
  田鸣有些紧张地坐在桌子前,看着宋文运笔如飞,时不时停下来,看一眼一旁的笔记本上的监控画面再继续画。
  田鸣揉了揉眼睛,也想看出点有效信息,可是那画面上都是马赛克,甚至连哪里是眼睛都看不清楚,更别说辨认面部特征了。看着一旁画着的宋文,田鸣心里想说,这人不会是坑我瞎画呢吧?
  这么想着,田鸣的心里有点后悔起来,他不应该那么听顾局的话,万一这姓宋的给他使绊子,随便一画,让他更抓不着人,或者是做了无用功怎么办?正想着,宋文停了笔,弹了弹画上的铅笔屑,拿起来问那女孩道:“还有哪里不像?”
  那张铅笔画像画的有些肆意,不像美术生画的那么仔细,看起来既不是大师之作的艺术品,也不像是科班出身的学院派,可是仔细看来,却是特征分明,一笔不多,一笔不少地把人物特征勾勒了出来,五官更是鲜活,一双眼睛有些- yin -冷,仿佛直勾勾盯着画外的人。
  女孩看了一眼,哇地又哭了,指着那画道:“像,太像了,就是这个人杀的云姐。”那画说不上多好,但是特别传神,让她顿时又想起了几个小时之前的那场血光之灾,就是这张脸,是她的梦魇。
  宋文把画放下起身道:“那这边没我事了。”审讯室里灯光昏暗,他这一抬头,那小姑娘才看清他的眉目,觉得此时这人扬起头来,眼睛不大,却是年轻英气,还有种特有的少年张扬,竟然比刚才低着头看的时候还帅,忍不住止住了哭声多看了几眼。
  田鸣这才放下心来,有些自己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的羞愧,他看了看那画,又看了看那段监控,再想想之前证人的描述,不由得啧啧称奇:“谢了宋队,不过,这……是怎么画出来的?”
  “天赋。”宋文眉毛一挑道,简短地吐出两个字,言语中没有半点的谦虚。
  田鸣的脸瞬间挂不住了,险些吐出一口老血,此时他非常想给自己一个嘴巴,没事瞎感慨什么?
  还好宋文并不介意他是否下的来台阶,门一关就转身出去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