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十维公约[无限] 作者:方便面与调料包(下)

字体:[ ]

“你不反对我带上樊茵茵?”
  渝州转着匕首,悠悠地打趣道:“可不是,你明面上是在和樊远山说话,暗地里却在敲打我,喂,渝州,你这个卑鄙小人过去曾经害死过他们,现在是时候回报了。我要是不答应,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萧何愁赶忙解释了一句。再望去,却见渝州眉宇间全是揶揄之色,哪有半分不快,他郁色一松,嘴角微微上扬,如明月清风,拂面而来:“谢谢。”
  “先说好,这事是你揽下的,我可不会帮忙。”渝州散漫地转动着匕首。
  萧何愁轻巧一抓,便从他手上抢回了匕首,又将三用榴莲枪塞入了他的怀中:“当然,若是遇到危险,交于我便是,你只需要……”
  他在想用什么说辞更加婉转。
  渝州就帮他接上了:“抱头鼠窜即可。”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就在两人漫无边际的闲聊时,樊远山带着双眼红肿的樊茵茵出来了。但看情况,男人并没有劝服他的妹妹,两人依然相互拉扯着。
  “哥,我不要,我可以一个人……”
  “别胡说,有高手保护,这是多少人求不来的事。”樊远山表情严肃地打断了樊茵茵。
  “可是……”樊茵茵看了眼端坐着的萧何愁,又是窘迫又是难堪。
  萧何愁站了起来,想要过去说几句安慰的话。却被渝州一把拉住,他淡淡道:
  “妹子,那解药是在支线副本中,可不是放在超市置物架上,你一伸手就能够的到。你哥他要与许多外族生物共同争抢,在刀光剑影中厮杀出一条血路。
  “即便这样,你还要因你可怜的自尊心让你哥担心,在他沉重的心理负担上在加上一块大石头?”
  “什么!哥,那个副本有危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樊茵茵紧张地拽着樊远山的手臂,“我,我陪你一起去。”
  眼看两人又纠缠在了一起,萧何愁叹息道:“一个傻哥哥,一个傻妹妹。”
  “妹妹可不傻,”渝州懒散地笑着,低头用指甲刀轻轻拨弄指甲,“支线副本哪有不危险的,哥哥的谎言很拙劣。妹妹没有发现,只能说明,她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
  “她刚刚受到了……打击。”萧何愁将失恋换了一种说法。
  渝州耸了耸肩,没有再反驳。很快,兄妹两人的谈话也到了尾声,樊远山拉着泪眼婆娑的妹妹来到两人面前,“茵茵就拜托你们了。”
  樊茵茵低着头啜泣,活像一个被送给太君的花姑娘。
  “好,”萧何愁点头。
  渝州却伸出五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我们也不是做慈善的。5天,我只保护你妹子五天时间,要是你没有回来,可别怪我翻脸无情,把她丢出去了。”
  “你!”樊茵茵气得浑身直哆嗦:“哥,我不要跟他们走了,我一个人……”
  樊远山没等妹妹说完,就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好。就五天,五天之内我一定会回来。”
  渝州点了点头,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对樊远山道:“手机带了吧,把蓝牙打开。”
  樊远山没有多问,顺从地拿出了手机。
  十张图片发了过来,正是这个城市的地图。
  渝州指着水族馆道,“待会我们就会动身去这儿,办完事你来这找我们。”
  “好。”樊远山没有多问,他又嘱托了樊茵茵几句,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便打开了屋门。
  萧何愁去送行,在门口墨迹了5,6分钟,才将人送走。
  大门打开又合上,干燥的暖风拂入,吹起渝州多时未剪,已有些半长的头发。
  “走吧,我们也紧快上路吧。”
  “这么急?”萧何愁有些惊讶。
  “中心区已经被黑雾包围,我们想要穿过这里直达水族馆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渝州点了点手机上的地图,“因此我们只能从外围绕过去,保险起见,这个弧度越大越好。”
  萧何愁点了点头,对樊茵茵道:“茵茵,去收拾一下,我们要出发了。”
  三人将铺在地上的被褥,枕头收拾了一下,又翻出了一些当地的纸币,这才关了门,朝水族馆而去。
  樊茵茵一语不发地跟在两人后头,安静的像是只小白兔。
  两人大大方方地走在路中央,即便有小股玩家缠斗在一起,喊杀声震耳欲聋,但看到两人,看到两人头顶上的字符数,都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即便是是同样拥有许多字符的玩家,一个照面之下,也都安安静静离开,没有想要挑起争端的欲望。
  “三天过去,看来大家都学聪明了。”渝州道。
  “别大意,这里除了新手玩家,还有不少降格者。”
  “哎,也不知道那些降格者是进来干什么的,莫非也是来带新人过考核副本的?”渝州想起了山风,想到他穿着保姆服,带新人过副本的样子,就打了一个哆嗦,“不可能不可能。山风绝对不可能。”
  “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不是说他是黑暗佣兵团的成员吗?既然是佣兵自然是要接任务的,或许有人花了大价钱请他出手。”萧何愁道。
  “有点道理,不过,论他是来干什么的都与我无关。”
  渝州话音刚落,便听到前方拐弯处响起一串激烈的打斗声。
  枪炮的轰鸣与碎石砸落地面的沉闷响声交织在一起,刺鼻的血腥味飘然而来。
  “高手。”萧何愁脸色一凝,机当即捂住身边两人的口鼻,一手一个将他们拖到了- yin -影处。自己则半探出脑袋,朝拐弯处看去。
  然而,还没等他看个分明,那边就传来两个男人的对话。
  “快点,子虫死了,离开的时间到了。”
  “切,我还想多玩一会儿呢。”
  渝州真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瞧他这个乌鸦嘴,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这不就是山风和那个墨镜男吗,他们两个居然是一伙的?
  他赶忙掰开萧何愁的手,示意赶快开溜。
  然而战局结束得比两人想象还要快上几分,只听墨镜男话音刚落,6声惨叫,6道人影化白光而走,整片街区顿时安静下来。
  一墙之隔的地方再无人说话。片刻之后,两个脚步声却不紧不慢地朝- yin -影处走来。
  一步,两步,声音越来越近。
  渝州的心脏抽动了一下,麻烦了,掉一个字符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现在中心区很危险,若是落在其中,免不了又要参与一次支线副本。
  更何况……他看了眼脸色煞白的樊茵茵,还有这个大麻烦。
  可是即便转身就跑,又如何能逃过这俩人的狠辣手段。
  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张- yin -仄仄的笑脸从拐角处探了出来,黝黑发亮的外骨骼上沾满了飞溅而起的血液,正一滴一滴落在尘埃中。
  “你好呀,又见面了,新手玩家。”他裂开了嘴,三层蠕动着肉芽的口器向两侧张开,露出沾着碎肉的血盆大口。
  渝州听见这个称呼微微一怔,低头看了眼袖子,宽松的外套将他细瘦的胳膊遮掩的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出半点端倪。那么,山风究竟是从哪得知他不是降格者的?莫非是卩恕那个傻子说漏了什么?
  渝州心中暗道不好,却听樊茵茵再也忍不住,尖叫出声:“啊!”
  她想跑,可浑身上下没有半分力气,跌撞着摔倒在地。
  “带着她,快走。”萧何愁将两人挡在身后,拔出短刀横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姿势。
  “想走?”带着墨镜的男子双手抄在口袋中,信步出现在几人面前。
  樊茵茵的小腿肚哆嗦的更厉害了,哥哥不在,若是这次死了,会不会有人冒着危险,满世界的来找她?若是没有,她一个人,又能活多久?
  渝州自知跑不了,在心底叹息一声,笑着迎了上去:“哈哈,这不是山风兄弟吗,我们真是有缘啊,短短一天居然又见面了,要不我做东,我们坐下来喝一杯怎么样?”
  “你跟他认识?”墨镜男问道。
  “参加过同一个副本算是认识吗?”山风反问道。
  墨镜男:“不算,顶多只能算是萍水相逢。但是我不一样,我与他们很熟。”
  “哦,是吗,那老弟可得替我介绍介绍。”山风不怀好意地看向三人。
  萧何愁用后脚跟踢了踢渝州,示意他找机会快跑。渝州却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力差距太大,他前脚刚走,后脚就能被送去西天。
  那边,墨镜似乎根本不怕两人玩什么花样,不紧不慢地向山风介绍道:“这三位设下计谋,双狼互踩,不仅趁机杀了我,还狠狠羞辱了我的智商。”
  “你的智商需要羞辱吗?”山风道。
  墨镜男被他一噎,冷冷道:“你觉得你的肉体需要羞辱吗?”
  山风摊了摊镰刀状的手臂,示意他无所谓。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时间紧迫,墨镜并没有和山风多做纠缠,而是转向萧何愁:“你们说我该如何处置你们,我的老熟人?特别是你……”
  墨镜男笑着对萧何愁伸出手来,“萧。”
  听到这个字,渝州浑身一颤,狭长的双目顿时闪过狠厉之色,没有半分犹豫,他掏出榴莲枪,贴着萧何愁的后背,扣动扳机,不由分说就是一枪。
  炽灼的激光束从萧何愁的后背穿过前胸,在他的心脏上开了一个拇指大的孔,血液飙溅而出,泼洒在墨镜男的脸上。
  萧何愁脸上的茫然之色还未退去,渝州抬手又是三枪。
  暗红的心脏被打成了一个筛子,再也无力泵出生命体所需要的氧气,萧何愁就这样化成一道白光离开了。
  “啊!啊!啊!”樊茵茵疯狂地大叫着,狼狈不堪的向后挪去,尖锐的石子划破手掌,血液在地上划成了一道细线,可她却无力感知痛楚,弥漫在心间的只有恐惧,恐惧那个前一秒还与人称兄道弟,后一秒就枪杀自己人的恶魔。
  墨镜男面无表情地舔了舔脸上的血珠,“好决断,倒是我小瞧你了。”
  “还不是您猜的太准了?吓得我手一哆嗦,就开了枪。”渝州笑道,他并不意外墨镜能猜出萧何愁名中有一个“萧”字。
  因为当日在旅店,墨镜追来时有樊茵茵吸引目光,他们两人只需逃跑就万事大吉,可两人却偏偏演了那一出戏,偏偏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大敌。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