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十维公约[无限]+番外 作者:方便面与调料包(上)

字体:[ ]

  《十维公约[无限]》作者:方便面与调料包
  文案
  一场没有邀请人的神秘晚宴,将渝州引向了一方异土。
  “欢迎来到十维公约。我是你们最可爱的新手指导员咯咯哒。请问你想加入解密,侦探,密室逃脱,探险还是恋爱副本?”
  渝州不假思索:“当然是恋爱副本。”
  咯咯哒:“好的,除恋爱副本,全给你安排上。”
  渝州:“……”
  在指导员的悉心安排下,好不容易适应了游戏的渝州一不小心做了次大死,瞬间被送入高手遍地走的正式副本。
  瑟瑟发抖的新手玩家渝州:打架是不可能打架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架,只能骗个高手抱抱大腿这样子了。
  某不幸被欺骗的高手:???(黑人问号脸)
  傲娇海鲜武力值爆表攻(谎言拆穿前忠犬,拆穿后傲娇) x心机深沉但行事有一套自我准则受
  卩(jie,第二声)恕x渝州
  粗体警告:攻不全能,攻不聪明,攻不是幕后大boss,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无限流 星际 悬疑推理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卩恕,渝州 ┃ 配角:萧何愁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无休止的死亡,隐秘层层递进。
第1章 序(上)
  Z国,n市五星级酒店御膳房 花好月圆厅。
  “萧何愁,你怎么会来这里?”宋阳诧异地看着门口的人。
  薛冰也一脸疑惑地转向刘方圆,“你怎么把他叫来了?”
  “什么意思?”刘方圆不明所以,“宋阳,这聚会不是你发起的吗?你装什么大头儿子。”
  “胡扯!”宋阳将请帖拍在桌子上,邀请人一栏上明明白白写着刘大河三个字。
  见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自己的脸上,刘大河慌忙摆手,憨头憨脑地解释道:“不,不是我,真的。”
  他将自己的请帖拿了出来,上面赫然写着薛冰的名字。
  一时间,整个花好月圆厅陷入了混乱。
  肖文武看着争论不休的老同学们,默默地夹了一块波龙肉。
  关于这场摸不着头脑的聚会,还得从两天前说起。
  那天,肖文武同往常一样干了一日的活,像狗一样被公司的前辈们呼来唤去,腰都快累断了,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却被告知,他们小组的方案在数据上有点问题,需要修改。
  组长刘姐细眉一簇:“今天晚上我约了新亦的马总一块吃饭。李力,你有时间吗?”
  李力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没有时间,于是,这项工作理所应当的压到了肖文武的肩上。
  等他完成工作后,已经是半夜11点了。他踩着空荡荡的楼梯下了楼,疲惫压的他眼皮子直往下坠。然而,路过传达室时,一丝微弱的灯光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么晚了,公司居然还有别的人在,肖文武有些好奇地看了眼传达室,然而里面并没有人。
  忘关灯了,肖文武嘟哝了一句就要离开,却意外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件,它被随意丢弃在传达室靠玻璃挡板的桌子上,通过挡板上拱形窗口就可以任意拿取。
  一封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色信件,放在平日里,根本不会引起肖文武的半点注意,然而现在,却彻底点燃了他心头的炸药桶。
  因为收信人的署名正是他肖文武。
  “cnmlgb。”肖文武狠狠地咒骂了一句,领导不把他当人看也就算了,连传达室那头肥猪李茉莉都敢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
  她要是敢把刘姐的信件随意丢在外面,不锁进柜子里,明天就该卷铺盖走人。
  肖文武又狠狠骂了两句,这才觉得心里痛快了些,他点上一根烟,深吸了一口,毕业三年,换了四份工作,至今一事无成,连骂人也只敢在没人的地方。
  不怪李茉莉都敢在他头上撒野。肖文武自嘲的笑了笑,拿起了他的信件。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浅紫色的邀请函,纸料很考就,上面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恬静深邃,沁人心脾。
  他打开一看,上面写到:
  文武,三年不见,你过的怎么样了?这些天,我经常想起大家,想起我们在大学时的青春岁月。
  正好校庆的日子快到了,我就自作主张安排了一场聚会,这周五晚上6点,n市御膳房花好月圆厅,我订了一个包间,有空过来坐坐。
  ps我最近硕士毕业,自己成立了一个工作室,目前有一个大项目,但苦于人手匮乏,不知你是否愿意帮我一把,报酬方面一定令你满意。
  落款:你的老同学 渝州。
  肖文武的心咚咚跳了起来,这些话简直落在了他的心坎上。琐碎的杂活,微薄的薪水,远去的女友与恨铁不成钢的父母,他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而现在,这一切都有了转机。
  肖文武兴奋的满脸通红,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下来了,当年他们13届05班,比他厉害的人比比皆是,他虽与渝州是一个寝室的,但关系也说不上铁,且从三年前,他俩一个工作,一个考研,便渐渐断了联系,怎么现在又突然想起他来了?
  肖文武脑海中浮现出渝州当年的模样,高高瘦瘦,很有气质,对谁都是温声细语。
  只是身体不太好,容易过敏,很少参与户外活动,连聚餐也很少参加,即便去了,也几乎不吃外面的东西。久而久之,便没人喊他一块出去玩了。但那人也不在意,还是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
  理论上讲,这样的人应该很好相处,但不知怎么的,肖文武就是有些怵他,每当看到那张苍白的脸上,突然扯出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总让他心里毛毛的。
  往事翻江倒海,肖文武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送信人真的是渝州吗?为什么时隔三年,会突然想起他?
  骗局?可他一个年近三十还一事无成的小人物,有什么可骗的,肖文武想不通,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打电话确认一下,他翻出通讯录,找到了那个许久不曾联系的号码,按下了拨打键。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熟悉的机械女声传来,肖文武皱起了眉,还真是有人耍他不成?他不死心,又用Qq联系了渝州,然而都没有回音。
  肖文武心中坠坠不安起来,该不会真的别有隐情吧?
  但是这次机会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千载难逢,他现在所在的公司,不是老油子就是关系户,想熬出头,不知猴年马月。
  肖文武思前想后,还是咬了咬牙,决定先过去看看,毕竟他这样的小人物,身上有什东西么值得人觊觎。
  况且御膳房的大名他还是略有耳闻的。n市最有名的五星级饭店,价格高的离谱,像他这样的工薪阶层,进去吃一餐,怕是得用上三四个月的工资。
  就算另有所图,还能在那种公共场合动手不成?
  想到这,肖文武就放心了,他将邀请函塞进包里,骑着他的小电驴回家了。
  到了周五下午,肖文武咬着牙请了半天假,回家换上了从前为面试准备的西装,虽然款式旧了些,但毕竟做工好,穿在身上还是有模有样的。
  在镜子前打理了一番,他不再迟疑,坐上了去n市的动车,他所在的b市与n市本就属于同一个省,又相互毗邻,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他转了一趟车,很快就来到了御膳房。
  充满古韵的酒店坐落在n市最繁华的地段,门口停驻的保时捷,劳斯莱斯无一不在诉说这里的身价。
  来来往往的人群,无不带着成功人士的笑容,或呼朋引伴,或商业磋谈。
  肖文武咽了下口水,心里有些打退堂鼓,但想起昨天又被刘姐当众训斥,他还是克服了心中的怯懦,努力挺了挺胸,进入了酒店。
  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肖文武一路走到了花好月圆厅前。
  隔着门,就听见了宋阳爽朗的笑声,肖文武那颗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宋阳是他们的班长,平时为人仗义,极具领导才能,有他在,肖文武最后一点疑虑都消失了。
  他笑着打开了门。
  包间里已经坐着六个人了,接着陆陆续续又来了5个,都是他们13届5班的老同学,肖文武坐在宋阳边上,听着他和刘方圆,韦笑谈论毕业几年间发生的事,眼睛却不住地朝渝州那边瞥去。
  三年不见,那人消瘦得厉害,浑身上下没剩几两肉,那张脸尖的好似蛇精怪,整个人摇摇欲坠,好似一阵风就能吹倒。
  仿佛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渝州停下了同赵志明,刘大河的交谈,转而对他笑了笑。
  像鬼一样。肖文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下意识转开了眼,然后他才觉察到这样实在太失礼了。
  还好此时服务员开始上菜了,肖文武装作被菜肴吸引,兴致勃勃地看向第一道冷菜,想要及此化去刚才的尴尬。
  第一道菜叫海鲜捞拌,由海参,瑶柱,扇贝,鲍鱼,青口等各式海鲜,拌以松露,蒜泥,辣椒,小葱所制,色泽诱人,鲜香四溢。
  接着菜翠竹报春,菜千手观音莲这两道菜也被端上来了。
  肖文武本来只是装模作样,此刻也全然被吸引了。
  不怪这御膳房人均3000的价格,里面的菜确实有点东西。
  “菜都上来了,大家还干坐着干嘛。”倪芳婕大大咧咧地夹了一块,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
  一时间,包厢里的气氛冻住了。
  这sb,请客的人都没发话呢。肖文武紧紧皱起了眉头,他偷偷朝渝州看去,见那人还是一派云淡风轻的笑容,这才安心动了筷子。
  剩下的人也接连动了筷子。短暂的沉寂之后,包间里的气氛又活跃起来了,毕竟是三年没见的老同学了,大家都有很多话题可聊。
  圆桌的南边是女生的聚集地。
  “冰冰,你这口红的颜色好正,哪个牌子,什么色号的?”包亚男问到。
  “是香奈儿炫亮魅力系列,99号色。”薛冰轻笑,眉目中是掩不住的得意。
  “好厉害啊。”包亚男,王小恬,曾可儿异口同声道。
  只有倪芳捷撇了撇嘴,一心扑在了美食上。
  “这很贵吧?”包亚男羡慕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男朋友给我买的,说是跟我很配。”薛冰优雅的挽了下刘海,不经意地漏出了她手上3克拉的钻戒。
  果然又引起了一片惊呼。
  男朋友?怕是有妇之夫吧。肖文武在心中嘲讽,大学时就是个交际花,跟谁都有一腿,现在毕了业,又重- cao -旧业,为了钱跟那些4,50岁的老男人上床,真是令人作呕。
  肖文武不屑地收回目光,看向了男生这边,宋阳和刘方圆已经喝上了,几杯酒下肚,什么方的圆的,扁的宽的,完全是天南海北的吹。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