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猎证法医2悬案组 作者:云起南山(下)

字体:[ ]

这点儿孝道我总得尽吧?不能说我为自己小日子过得舒坦,就丁点儿不顾我爸妈的心情,那不成混蛋了!”
  唐喆学点点头:“我觉着你还是得跟祈老师好好商量商量,毕竟将来孩子得叫你爸爸。”
  “那肯定,他不点头我哪敢——”话说一半,罗家楠绷住表情,咳了一声岔开话题,“离耗子家还多远啊?这都快出市区了。”
  假装没听见他前半句话,唐喆学看了眼导航说:“五公里。”
  “得,坐稳喽。”
  罗家楠一脚油门轰到底。
  —
  耗子住的地方,是政府专门为安置出狱后无处落脚的人员所建,地处城乡结合部。两栋光板楼,外墙灰秃秃的,风吹日晒导致墙皮大量剥落,远远看去略有年代感。楼底下净是无照摊贩,五块钱的凉皮儿八块钱的炒面,一块钱一串的烤麸,倒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下车撞上车门,唐喆学眯眼迎着光看向不远处拔地而起的商品楼,心说要是买房的知道得跟一帮出狱的劳改犯做邻居,不知会不会跟开发商闹起来。
  耗子的电话打不通,系统提示号码是空号。俩人只好按着卢凯发来的地址直接上门找。二号楼五单元八零三,电梯上行的过程中哐啷哐啷直响,让唐喆学莫名有种随时会掉下去的感觉。
  到房门口,罗家楠抬手敲门。敲了半天,门从里面拉开条缝,露出耗子那张尖嘴猴腮的脸。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带匪气的罗家楠和保持职业微笑的唐喆学,没好气地问:“你们干嘛的啊?”
  一看门里带着链子锁,罗家楠下意识地抬手抵住房门,朝对方亮出警徽:“警察,找你了解点情况。”
  耗子抽抽鼻子,看起来是没开门的打算:“我没什么好跟警察说的,你们就他妈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当初说好了不用坐牢,结果呢?还不是给我送进去了。”
  罗家楠登时唬起脸:“你哪那么多废话!开门!”
  像是被他吼松了骨头,耗子垮下脸说:“等会,我把链子锁摘了,这狗X的破地方天天闹贼。”
  罗家楠收手等他关门摘锁,结果门一关,半天没动静。反应过来被蒙了他立马抬脚猛踹房门,然而门里铸了水泥加分量,根本踹不开。
  “楠哥,”唐喆学朝左上方一指,有个一人来宽的通气窗,“我托你上去。”
  踩着唐喆学的肩膀扒上窗框费劲巴拉地挤进窗子,罗家楠探头一看屋里的状况,火儿腾地就冒起来了,暴吼一声:“孙子!你丫别动!”
  耗子正把分装中的药片往一起收拾找地方藏,听见罗家楠的吼声吓一激灵,手里抱着的药哗啦撒了一地。眼瞧着要被逮个正着,他也顾不上收拾药了,冲到门口拽开链子锁夺门而出。
  唐喆学这边顶着罗家楠爬窗子,冷不丁旁边门忽然开了窜出个人来,反应了一下拔腿就追。这下可给罗家楠坑了,半拉身子挤窗户里卡着肩膀胳膊使不上劲,脚底下空悬也没个着力点,进退两难。
  “唐二吉!”罗家楠这个恨,从警多年就没这么丢人过,“你大爷的!回来!”
  堪堪差半步没追上窜进电梯的耗子,唐喆学立刻折返回来,抱住罗家楠的腿把人从窗框里拽下来,俩人一起顺楼梯往下跑。罗家楠是顾不上骂他了,蹭蹭往下窜,几乎不踩楼梯,手撑扶栏一层层往下跃。唐喆学也一个路数,要不真跑不过电梯。
  前后脚窜出楼门,俩人在后面追,耗子在前面玩了命的跑。别看他瘦,腿倒腾的还挺快,而且对地形熟悉知道往哪钻,跑着跑着一转身就奔进了胡同里。
  罗家楠腿长步子大,眼瞅着人拐了弯他却没刹住差点扔一跟头,情急之下朝后边喊道:“二吉!给来个顺手的!”
  唐喆学知道他是要砸人,弓身从旁边水果摊上抄起个大个的家伙就朝罗家楠丢了过去。
  “楠哥!接着!”
  感觉旁边“呼”的飞了个黑影过来,罗家楠条件反- she -地抬手一抓,脸色立时涨成猪肝,一秒没敢多拿朝着狂奔的耗子猛拽过去,正中膝盖窝给人砸一跟头。
  追上去把人摁地上铐住,铐完罗家楠蹦起来甩手,转脸大骂跟过来的唐喆学:“唐二吉你大爷!- cao -!这他妈都扎见血了!”
  唐喆学自己也手疼,定睛往耗子腿边一看,后背倏地抽紧——他刚从水果摊上抄起来扔给罗家楠的是颗榴莲!
  照脸扔的,还好罗家楠反应敏捷,要换个人估计得毁容。
  TBC
  作者有话要说:楠哥:我特么太南了。
  庄组长的玫瑰花,呵呵,不知道谁送的可以看看专栏里没写的那篇《致命卧底》的简介就知道了
  感谢订阅,欢迎唠嗑。
第69章
  耗子腿上被榴莲扎出好几个血窟窿, 一路上跟后座嚎个不停。把人押回局里, 先送法医办治疗。罗家楠的手也扎冒了血, 进门就往祈铭身上挂, 说自己受了重伤洗澡手不能沾水,得按特护级别照顾。
  一把给罗家楠推椅子上坐下,祈铭的镜片上反过道白光:“臭着吧, 反正你最高记录半个月没洗澡不也照过?”
  说着,他拧开瓶盖, 夹出浸满碘伏的棉球往罗家楠清理干净的伤口上抹去。其实罗家楠没耗子伤的重,就左手被扎破了, 右手不过破点皮, 都没见血,说他皮糙肉厚一点不亏他。
  “我那不是没办法么?要有功夫我能——”掌心的创口被祈铭狠抹了把碘伏, 罗家楠嗷一嗓子,“嘿!这人手不是猪蹄儿!”
  在旁边看着高仁给耗子上药,唐喆学听罗家楠一声叫唤, 顿感心虚地转过头。大亏那榴莲没砸罗家楠脸上, 要不真给毁容了,估计祈铭得弄死他。
  弄不死也不会让他活痛快了。
  “我们组长还没回来?”唐喆学问高仁。刚路过办公室门口,看门关着,门缝底下没透出光来。
  “没吧,反正我没瞧见人。”高仁处理好耗子的伤口,直起身歪头看看自己的成果,拍拍不停“哎呦”的耗子说:“行了别装死了, 没伤着骨头和韧带,能走路。”
  耗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控诉道:“暴力执法啊……我要告你们……哎呦……疼死我了……”
  唐喆学回手从旁边拎起包证物袋,递到耗子眼前,一脸正直地说:“这是从你家里搜出来的止疼药,来,张嘴,都吃了保证不疼了。”
  “——”耗子立马将嘴巴抿成一条直线。
  “非法倒卖处方药,按《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属于诈骗公私财物的行为。”唐喆学几乎把证物袋怼到耗子脸上去了,“你有前科,还拒捕,加上这个数量,十年起步上不封顶最高无期……你刚说,想告我?没问题,咱拎着这袋儿东西,你去哪告我,我都陪着你。”
  耗子立马怂了:“我没有……我不是……我……”
  “甭跟丫废话!”罗家楠抽手指着耗子那张嘬腮脸,磨着后槽牙说:“待会就移交给缉毒处,这把无期没跑了!”
  祈铭皱眉拍了他的胳膊一把——缠绷带呢,瞎扑棱什么爪子?
  “我——我——领导!我要立功!我要立功!”耗子紧紧抓住唐喆学的胳膊,鼻涕眼看着要蹭到人家手背上,被唐喆学嫌弃甩开。他本来就又瘦又小,勉强一米六的个头,这会儿更是蜷成个团缩在椅子上,拖着哭腔问:“你们想知道什么啊?问吧,我什么都说!”
  和罗家楠对视一眼,唐喆学抬手朝外一指——
  “跟这儿说什么啊?走吧,移驾审讯室。”
  —
  罗家楠包完伤口上来跟唐喆学一起审讯,往椅子上一坐,横眉立目地开了口:“姓名?”
  “耗子……”
  “本名!”
  “陈洪冰。”
  “身份证号!”
  耗子报出一串号码,眨巴着乌豆眼看着他俩。唐喆学用笔记本电脑登陆内部系统,一看这哥们的“光辉事迹”,眉头顿时拧到了一起。才三十三岁,在牢里待了够三分之一的岁数,犯的事儿都跟药品有关。上一次他坐牢,估计是庄羽他们在检察官那说了什么,要不不可能只关了两年多就出来。
  “这个,不归我管,你待会跟缉毒处的聊。”罗家楠用受伤不太严重的手拍拍那包药。他们刚才抓了耗子回去取证时,看到垃圾桶里满是“可普芬”的外包装盒。此药为阿片类制剂,没处方根本开不出来,止痛镇咳,长期使用会产生依赖- xing -。这帮药贩子从有医保的人手里买入,转脸卖给有瘾头又买不到药的毒虫,一进一出,利润翻番。
  “不是,领导……咱能不……不提这个么?”耗子那俩豆眼快挤没了,他也知道自己再被抓,肯定轻判不了,“你们想知道什么,我绝对知无不言,成么?”
  唐喆学挑眼看着他:“成,那你说,你以前跟着庞宁的时候,都替他做什么事?”
  耗子抿了下嘴唇,吭吭哧哧地说:“没干什么……就替他……管管姑娘……”
  唐喆学皱眉:“小姐?”
  “不不不,不是小姐,小姐有妈妈们管。”耗子权衡了一下措辞,“就是那种喜欢泡夜店,但是又不想自己花钱买酒的姑娘……你们应该知道,这夜场……姑娘越多,客人就越多……嗯……就有这么一批女孩,我负责保证她们出现的频率和……数量。”
  “所以你其实就是个拉皮条的。”
  “别说的那么难听嘛领导……”也不知道耗子是哪痒痒,跟椅子上蹭了几下,赔笑道:“她们跟不跟店里的客人走,我不管,我只管她们第二天能不能准时准点儿出现。”
  “也不保证她们的安全?”
  “富贵险中求嘛,再说我跟她们也没合同,真傍上个富二代什么的,她们也不给我提成啊。”
  突然想起甩了自己跟富二代去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生孩子的前女友,唐喆学稍稍糟心了一瞬,搓了把眉毛又问:“那么据你所知,庞宁和什么人有过节没有?”
  “这个我还真……”耗子忽然顿住声音,转转眼睛说:“哦,有一次,有个挺丑的女的,在他办公室和他吵架来着,说什么……什么……他送去的姑娘有病,体检后被客户发现了,要赔好几十万。”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