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猎证法医2悬案组 作者:云起南山(上)

字体:[ ]

  《猎证法医2悬案组》作者:云起南山
  文案:
  刑侦单元剧,一卷一个案子
  忠心耿耿行动派年下大金毛攻VS看起来没什么脾气实则心里住着只小老虎受
  简介:
  失去七位同僚的那天,林冬收到一条警告——【你停止追踪我,我就停止猎杀你的同伴】。
  面对隐藏在暗处的恶魔,他唯一的选择便是退入孤独黑暗的角落,静待复仇的时机。
  两年后,热血警探唐喆学从分局调任市局,本以为大展拳脚的时候到了,结果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原来他被分配进的是个连门牌预算都没有的破!部!门!
  组长林冬,是他来此之前悬案组唯一的成员。
  位于法医办公室隔壁的悬案组办公室,里面堆满了尘封的案卷,大部分都已泛黄,被无数双手翻得破破烂烂。
  在这里,一桩桩沉睡多年的谜案正待还冤昭雪。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喆学,林冬 ┃ 配角:市局同僚客串,还记得祈老师和楠哥么 ┃ 其它:暂时不知道还有啥
  一句话简介:专职敬业办案,兼职黏糊恋爱
第一卷:血手印
第1章
  雨幕滂沱,压顶的乌云突被闪电刺破,雷声滚滚而至。
  疾驶而入的越野车拖出长长的刹车带和刺耳的刹车声,堪堪停于急诊大楼门口。司机仓促下车,连车门都来不及关,顶着暴雨冲入急诊大厅。
  下车到进门,几步之遥的距离,来人却是浑身- shi -透。雨滴因奔跑自发梢坠落,划过猩红的双目,混着眼眶里的热,没入紧绷到颤抖的嘴角。那原本清秀俊朗的面容,此时略带几分狰狞之色。
  守在抢救室外面的几个人看见他,沮丧的神情纷纷紧绷。
  “林队——”一人迎上前,被猛地推开。
  冲到表情最凝重的人跟前,林冬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声嘶力竭地质问道:“方岳坤!我队上的人在哪!?”
  “林冬!你要冷静!”方局长攥住林冬颤抖不止的双手,悲伤地注视那双眦目欲裂的眼,“没人希望发生这种事!没人!”
  “我就问你人在——放开!你们他妈放开我!”
  旁边的人围上来,七手八脚将林冬拽开。他们都能理解林冬此时此刻的心情,但媒体正闻讯而来,绝不能让他们拍到警察打警察的画面。
  林冬彻底陷入狂躁之中,十来只手都难以压制他的挣扎。他嘶吼不绝,声音里彷如带上了血——
  “人呢!我的人呢——”
  “林队,人都没了!”
  刚被他推开的年轻刑警泪洒当场。前后三辆押运车,被满载的重型卡车撞落盘山公路。连带被押送的嫌犯在内,八个人,无一生还。另外七个,都是与林冬并肩作战的战友。
  杀人灭口,不计代价。
  事实被血淋淋地呈到眼前,林冬的喊声与挣扎骤然停止。他瞪大了双眼,死死盯住方局长的脸,视线瞬间模糊。下一秒,天旋地转。陷入黑暗之前的最后记忆,是那头顶之上光芒清冷的天花板。
  没了,什么都没了。
  ————————————
  睁开眼,自噩梦中惊醒的林冬急促呼吸,扯动被药物驯服的肌肉发出声嘶哑的低吼。热泪不受控制,滚滚而下,没入颊侧雪白的枕套。无声的哭泣,无声的颤抖,愤怒与悲哀交织成刚出炉的铁网,在那剧烈跳动的心脏上烙满疤痕。
  “重卡司机行凶后被一枪毙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方局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苍老而又疲惫,“我跟分局的其他几位领导商量过,决定把你从这案子里撤出来了,转交市局重案组,等你歇够了,跟陈队那边交接一下。”
  视线模糊地望着天花,林冬喃喃道:“这是我的案子……谁也不给。”
  “你最好是放手。”方局将林冬的手机递到他面前,给他看屏幕上显示出的未读信息——
  【你停止追踪我,我就停止猎杀你的同伴】
  “来源不详,技术部正在追查,不过别抱太大希望。林冬,终有一天我们会将其绳之于法,但在那之前,无论是我还是你,都不能再承担任何一点损失。”方局的声音里充满不甘与无奈。
  “我没的可损失了。”林冬闭上眼,最后一滴热泪顺势滑落,“你老了,方局,以前的你从不会胆小怕事。”
  “七条命,我宁可背上胆小怕事的名声,也不希望再看到有人死了!”方局的拳头重重擂在床边,眼角的皱纹狠狠堆起,“干警察的可以视死如归,可他们的家人呢?林冬,为你这七个战友的家人想想,为局里其他同僚的家人想想!放手吧!”
  “——”
  齿尖深深没入唇肉,血珠细密涌出,染红了毫无血色的唇。方局眼睁睁地看着林冬额前的一束黑发缓缓失去光泽,发灰褪白。在极度的焦虑与重压之下,人是会一夜白头,可他从来不知道速度会如此之快。
  “我辞职。”林冬侧过头,望向目瞪口呆的方局,“不会给局里的任何一位同僚添麻烦,我单干。”
  方局眉头紧皱:“你要知法犯法?”
  “抓我啊。”林冬惨笑,继而舔过嘴角的鲜血,咬牙挣扎起身,“我得给我这七个兄弟的家人一个交待,得让他们知道,是谁!害死了他们的儿子和丈夫!”
  方局的眼中掠过一丝惆怅,叹息道:“林冬,我见过不少警察像你一样,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以至于犯下不该犯的错误。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他们都后悔了。记着,一旦跨过那条红线你就堕落成罪犯了,无论你的目的是否正义。”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林冬压抑地嘶吼,“你是我的老师!你教我啊!”
  方局闭上眼,两颊的肌肉紧紧绷起,沉思良久,叹道:“你跟着案子走吧,去市局,我找人弄间办公室给你,没有搭档,没有后顾之忧。另外有个要求,你每天跟我联络一次,免得死了臭在哪我都不知道。”
  林冬凄然勾起染血的嘴角。
  “抓到那家伙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
  临近午夜,镇海夜市依旧人声鼎沸。油腻腻的石板路上,各色小吃摊、食档前坐满了辛苦一天犒劳自己的食客。炙烤食物的烟雾随香气、叫卖声、祝酒词,一同飘荡向星光零落的天空。
  “来啊,新鲜热辣的串串,祖传汤底,素的五毛荤的一串——呸!荤的一块!干净卫生!绝无地沟油!”
  摊主一边叫卖张罗,一边用锐利的目光扫视人群。与那目光不搭调的是打着绺的油腻长发,乱糟糟的搭在脸侧,恰好遮挡住耳朵的轮廓。
  “小唐,你这吆喝的不行啊,还荤的一串,妈呀,笑死我们几个了。”
  从耳麦里传来猪叫一般的笑声。这帮布控监听的也是闲的闹听,可算有点儿乐子了。
  唐喆学假装摸鼻子,实则对着表带内侧的通讯器低声道:“YOU YOU UP!”
  “那不成,我这一身正气,一看就是人民警察,哪像你,演服刑人员都不用化妆。”
  “滚!哪凉快哪待着去!”
  骂完猪队友,唐喆学放下手,继续往“祖传汤底”里填材料。同事的话有失偏颇,若非他连轴转一礼拜没刮胡子任由雄激素茂盛生长,其实是顶着张能做局草的帅脸。
  不多时,两个年纪约莫二十四五的女孩停到他的摊位前,其中一个好奇地问:“老板,你家这祖传的汤底,有多少年历史了?”
  “一百五十年,”唐喆学抄起两串毛肚,分别递与两位美女,“试试?不好吃不要钱。”
  俩人对视一眼,均摆出副敬谢不敏的表情,说声“抱歉”转脸奔了卖小龙虾的店面。唐喆学只好自己把那两串毛肚撸了,吃到嘴里后皱皱眉,偏头呸进垃圾桶里。
  “这谁调的料?”他咬牙切齿地问猪队友。汤底真跟放了一百五十年似的,幸亏打开张到现在无人光顾,否则人还没抓着,城管和防疫站得先抄了他的摊位。
  猪队友慢慢悠悠地说:“头儿让我去超市里买锅底,我不知道哪种好吃就选了十种口味的一起放进去。”
  “你滚过来自己尝尝!”唐喆学正欲发飙,忽然凝住目光,“目标出现,花衬衫白裤子,自东向西移动,靠!朝我这来了——”
  他立时换上副笑脸。
  “这位先生!来尝尝麻辣烫啊!祖传汤底,不好吃不要钱!”
  白裤子嫌弃地看着递到眼前的西兰花串,扬手推开:“不吃!”
  唐喆学纠缠道:“诶诶——您尝尝!尝尝!我今儿还没开张呐,您就当帮个忙——”
  “我说了不吃,你有完没完!”
  白裤子拔腿就走,眼瞅着就要混进夜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在这种情况下追捕嫌犯有可能造成无辜群众受伤,可包抄的队友最近的也在五十米开外。唐喆学急中生智,抬脚踹翻翻滚着麻辣烫汤底的锅,棕红色的地沟油精华将那条白裤子泼溅得一塌糊涂。
  “嗷——”
  白裤子被烫得发出声惨叫。
  ————————————
  两个小时后。
  “还想不想干了?!你又被投诉,这个月的第三次,可今天才四号!凌晨!”
  史队长愤然将医院出具的伤情证明擦着唐喆学的鼻子尖拍到桌上。刚去医院,眼瞧着急诊医生把嫌犯裤腿剪开还扯了块皮下来,饶是见惯了各色血腥场面的他也爬了一后背的鸡皮疙瘩。
  唐喆学垮着肩膀斜眼望天——天花板,两道浓眉不忿地挑着。又不是一天一张,而是一号那天被下了两张黄单子。全因他把俩嫌犯的脑袋撞到一起,那俩就一起给他告了。
  “我这训话呢!你给我站直喽!”
  史队长一声咆哮,唐喆学立马夹紧脚后跟挺直背脊。可这样一来他就比史队长高出大半个头,对方骂他还得仰着脸。身高差令史队长一时气结,到了嘴边的话翻出个跟头,就着唾沫星子呛得自己直咳嗽。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