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嘘,听,有声音 作者:杏花闲疏影

字体:[ ]

  《嘘,听,有声音》作者:杏花闲疏影
  文案:
  身为名侦探的优天被所谓“天道”选中,成为了死亡游戏的npc,这个游戏中的所有人都没有选择,只有接受任务,逃离戏。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好像昭然若揭的真相,模糊不清的记忆,还有一直陪伴在身边的,那个阳光一般的男孩。
  ——————
  赵文瑄:天哥我好怕!(趁机缩怀里,暗暗冲对面妖魔鬼怪使眼色)
  优天:啊我的小太阳你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一定要守护好你!
  游戏里一众妖魔鬼怪:又是那个暴力大魔王快跑!(瑟瑟发抖)
  ——————
  优天:根据这个线索加那个线索加我的合理想象,真相是……
  赵文瑄(放下被自己揪着领子暴打的妖魔鬼怪):天哥好厉害!
  妖魔鬼怪:别打了我都招,真相就是balabala
  智多近妖.高武力攻X痴汉.武力值爆表.装柔弱受
  一句话简介:今天也是努力生存的一天
  内容标签: 强强 恐怖 无限流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优天,赵文瑄 ┃ 配角:张佳敏,高觉,陈思等 ┃ 其它:
第1章 初入游戏
  笑声,畅快肆意的,充满恶意的笑声;泪水,滑落脸颊的,包含仇恨的泪水;哽咽,喉咙里挤出的,不敢出声的哽咽;尖叫,迷茫的,夹杂着灵魂深处恐惧的尖叫……一切一切,充满- yin -暗的声音汇集,夹杂着辛辣的嘲讽,夹杂着饱含媚意的□□,一团一团的从四面八方涌来,疯狂的想要挤进优天的大脑,却又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屏障挡住,不甘的挤出种种恶魔的姿态。
  似乎,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啊……优天揉揉太阳- xue -,环顾着四周,黑暗,无边的黑暗,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啧,真吵。
  “优天。”一个慈爱的声音好像从远处传来,“优天。”
  “谁!”优天警惕的看着四周,怀疑着那片黑暗。
  “你想我是谁,那我便是谁。”声音愈发柔和,朦朦胧胧的,像是长辈看着充满警惕的孩子,心中溢满的只有怜惜。
  “啧,真是无聊的设定啊,我可没有闲心思猜测你是什么。”优天盘腿而坐,一只胳膊挨着膝盖,撑着头,好像有点昏昏欲睡。“说吧,就是你把我搞到这个吵人的地方吧,你想干什么?”
  “是个有些懒散的孩子呢。”那声音眷恋温柔,符合所有人心底对于美好的幻想,“玩个游戏吧,优天,在这个游戏世界里,你就是王者。”隐隐约约带着些引诱的腔调,仿佛天使在指引迷途的山羊羔。
  “哈?对我有什么好处吗?”优天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红辣椒,咬了一口“游戏……不如朝天椒。”
  “优天不想找回失去的记忆吗?而且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无聊哦,有很多人陪你玩哦。”好像是哄着别闹孩子的语气,温柔,纵容,带着点微不可察的宠溺。
  “记忆啊。”优天摸了摸下巴,再怎么糟糕也不会像现在这个世界这么糟糕了,大不了就是死了“好吧,优雅的名侦探决定答应你,那么,是什么样的游戏呢?”
  “死亡游戏哦,不过放心好了,优天是不会死掉的。用年轻人的话来解释,就是有六个游戏副本,优天会随机和人组队,寻找有关的线索碎片,也许有时候需要动用武力呢——打破副本,当然不是字面意义的打破,每个副本结束都会有相应的积分奖励,优天可以用积分在商城里兑换有用的东西,当然,如果在副本里发现有用的东西,也可以带走哦,悄悄告诉你,打败游戏里的小怪也是有积分的。”那声音温柔的向优天解释着游戏规则,仿佛一位正在向不谙世事却即将远行的孩子讲解社会百态的母亲,“游戏中,有着名为‘避难营’的地方存在,它的特征就是会在门口挂着避难营的标志,如果想要休息,最好在那里,不过避难营是有使用次数的,要节省使用哦,游戏开局会有一定的提示,我相信对于优天来说,解密不是什么难事吧?游走在黑暗中的商人思科会卖给你们食物和水,但你们有的东西他不一定会要,所以这个要靠运气啦,对了,开局送给优天一点防身用品吧。”
  话音刚落,优天面前凭空出现一把剑,剑鞘上有着复古繁复的花纹,优天挑挑眉,越来越有趣了啊,伸手接过,拔剑,寒光凌冽,锋芒毕露,吹毛断发,“好剑。”
  “自是好剑。”
  “你怎知我会用剑?”
  “我无所不知。”声音里微不可察的骄傲倒是让优天对这声音增加了些好感度。
  “不过啊,”优天将剑配在腰侧“玩游戏穿西装?不太方便啊。”
  “哎?优天不喜欢吗,衣服也可以变哦!”
  奇怪,太奇怪了,如果看双方实力来说,自己怎么看也处于弱势,这么迎合,这么有求必应,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也更有趣了,真是无趣人生的惊喜啊。优天暗搓搓想。
  “?如果真的可以变衣服啊,希望穿着便于行动的运动装呢,对了,我还想要一支笔和一个小的便签本。”试探,对于这个声音底线的试探。
  “好的,请稍等哦!”声音轻快不少,好像优天的要求对它来说反而让它开心不已。
  一阵微不可闻的清风吹过,优天再低头看向自己时,已经变了装束——浅灰色的卫衣,黑色的运动裤,马丁靴,靴后还绑着一柄短刀,那剑稳稳当当的待在腰侧,卫衣口袋还是带拉锁的,里面放着一支碳素笔和一个巴掌大的牛皮纸小本。
  居然还擅自对要求做了完善吗?真是……令人感到不适的关照啊。不过,无所谓了,我现在就是光棍一个,除了这条命也没什么好图的。“好极了,那么,请快开始游戏吧,这个地方未免也太吵了,虽然对我这个强意志力的名侦探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对耳朵实在是一种荼毒啊。”
  “居然忽略了这个,实在是……”声音中有着一丝歉意“那么就开始吧,优天,进入面前这个通道就好了。”
  优天看着眼前的黑洞,难得陷入了沉默,好丑的通道,未免太不优雅了。他伸手进去,眨眼间整个人便被吸入了黑洞。
  回归黑暗,孤独的黑暗,那些声音在一瞬间消失了,曾经那些魔鬼似的东西都了无踪迹。
  “希望,这次,可以找到吧……”那声音又出现了,在寂寥的黑暗中显得有些空洞,仿佛耳边的呢喃,又好似云端的神语“再不成功,就真的会毁灭吧……”
第2章 第一局
  “啊啊啊啊啊啊!!!!!”一连串的尖叫声猝不及防的冲刺着优天的耳膜,本就因不适应第一次的隧道穿梭而略显晕眩的身体不由得歪斜了一下,优天稳了稳身形,向发出尖叫声的方向看去——
  是人,大概是,发出尖叫声的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扎着双马尾,脸蛋很清秀,却充满了恐惧,她正惊叫着看着昏暗的四周,半蹲在地上,倚靠着墙壁,瑟瑟发抖;她旁边是一个一身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脸色- yin -沉的可以滴出墨,靠着墙站着,手里攥着一根高尔夫球杆;男子斜对面,背对着优天,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踩着高跟鞋的女子。
  所谓的,随机分组吗?既然都决定参加游戏了,不如去打个招呼?
  优天思考了一下,刚准备走向那三个人,之前黑暗空间中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看来优天对游戏适应良好呢,那么,请好好享受吧,对了,优天,你和他们可是不一样的存在哦。”哈?既然是不一样的存在那为什么会有队友这一说呢?回想一下之前的经历,对比那些貌似是没有任何准备就进来的玩家们,自己应该是开挂的存在吧,与其说是玩家,对自己的定位更应该是游戏npc一类的吧?不会死还有装备什么,会降低游戏体验感啊!优天闷闷不乐的想。
  不过即使是这样,还是应该对游戏报以热情吧,毕竟干劲是成功之源啊,优天一边走向那几人,一边环顾着四周——目测应该是老旧公寓楼走廊的地方,通道很狭窄,大概也就是三个成年男子并肩的宽度,旁边还堆着些家具,非同一般的昏暗,迂回的走廊,摇摇晃晃的灯泡,有一下没一下发出暗黄色的光晕,闷热的不像话,优天只几瞬就出了一身汗。
  “什么人!”青年男子看到了优天,立马警惕的举起了高尔夫球杆,背对着优天的女子也立即侧身,优天这才看清她的脸,比优天想象的要老一些,大概四十岁左右,手中攥着一把手术刀。有点意思啊,既然是突然的游戏,为什么他们会有着防身工具?看来,比想象中的有趣。
  “嘿,伙计,如果我是你,我可不会向同是迷失在黑暗中的旅人举起武器,我以我死去多年的慈父发誓,我可绝不是什么坏人,好了,女士,放松一点,刀剑无眼呐,攥得太紧会划伤自己那娇贵的手哦。”优天轻笑着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男子却并没有放下警惕,紧紧盯着优天,眼神中充满审视和怀疑,中年女子倒是开口了,“你也是被拉进这个鬼地方的?”
  “嗯哼?”清俊秀丽的外貌,调节气氛的腔调,很容易引起他人的好感。女子已经放松了手中的刀,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我看他不像什么坏人,好了,既然都是被迫进入这个地方的,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战力。”女子冲优天绽放了一个浅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田雅雅,是一名外科医生,这个是我的儿子,他叫杨青,方才对你无礼,也只是处于安全考虑,毕竟这地方,看起来很邪门,”她顿了一下,瞥了一眼那个仍然蜷缩着身体呜呜咽咽的女孩,无奈道:“这个女孩,叫张佳敏,她吓坏了,还请你谅解。”杨青冷哼一声,放下了手中的高尔夫球杆。
  田雅雅笑了笑,好像是对儿子小孩子脾气的宠溺,“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优天,是一名侦探。”优天笑嘻嘻的答到,他看得出来,这个三人小团体中,田雅雅才是整个小团体的中心,虽然她没有明说自己和张佳敏有什么关联,但优天看的出来她们之间并不简单。
  “啊!那,那是什么!”张佳敏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短促的尖叫,一只手颤颤巍巍的她对面的墙壁。
  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几行暗红色的字迹——
  欢迎来到游戏世界,在这里,你会找到人生终极的乐趣
  提示:这里不欢迎没有礼貌的客人,带着礼物你会享受更好的待遇;走后不要留下垃圾,主人会生气;走廊是走不完的,不要白费力气;不要在中午吵闹,打扰了老人们休息。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