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予我荣光[电竞]+番外 作者:邢之初

字体:[ ]

  予我荣光[电竞]
  作者:邢之初
  文案:
  WXCC联赛为电竞圈贡献了很多传奇的男人。
  几度面临退役却永不放弃最终夺冠的“联盟最老选手”KING神;凡是比赛必拿冠军的“联盟最强锦鲤”大腿;还有“这辈子除了AD你别想让我打其他位置”的“联盟第一- she -手”韩凛……
  但不得不提的,却是被黑子粉丝都叫做“蓉一块”的男人——丁晟嵘。
  记者A:蓉神,请问您是怎么走上电竞这条路的呢?
  丁晟嵘:家里穷没钱读书辍学了,打工被老板辞退了
  记者A:……
  记者B:蓉神,听说您和当红爱豆应延一是情侣关系,请问两位是怎么认识的呢?
  丁晟嵘:被人丢在高速公路上,被他捡回去做司机了
  记者B:……
  记者C:蓉神,请问您对“蓉一块”这个称呼怎么看呢
  丁晟嵘:文里写了,自己看。
  记者C:……
  ————
  主攻,CP应延一。
  前十章可能有点无聊,但为了后面的剧情,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写下来,所以文比较慢热。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感谢收看。
  内容标签: 强强 竞技 成长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晟嵘,应延一 ┃ 配角:陈悦燃,赖广深,王久鑫,韩凛,任重山 ┃ 其它:电竞
  一句话简介:电竞大佬背后的故事
  ***
第一卷:山水复,疑无路
第1章 Tree1 楔子
  今天整理东西的时候,翻到了爸爸当年和妈妈等着我出生的时候,为我写的名字,原来爸爸写字真的很好看啊。
  ——《丁晟嵘的日记》
  7月份的荣县,真真的是当得起骄阳似火四个字。
  荣县公安局外,一个六十来岁的奶奶正哄着怀中的小婴儿,一边排队等候着。
  老奶奶叫丁善,是丁家村人,祖辈和丈夫都姓丁,是世代驻扎在荣县丁家村的普通农民。今天是她孙子出生后,办理新生儿登记的日子。
  队伍慢悠悠的减少,终于到了她,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窗口前,忙不迭的和里面的工作人员打招呼,“您好您好,您好您好。”
  窗口内的工作人员伸头看了一眼她怀中的小婴儿。小婴儿看不出什么美丑,只是脸嘟嘟的,眼睛又大又圆,小手在空中小幅度的摆动,偶尔蹭一蹭奶奶的领口,偶尔抓一抓奶奶的头发,看着着实可爱。
  工作人员看着小婴儿有些傻气的动作,又看着身后没两三个人的队伍,原本因为炎热和繁忙的工作而升腾起的焦躁与不耐烦少了很多,还颇为友善的对丁善笑了一下,“来办新生儿登记吗?”
  “是是是。”丁善赶忙答应,把二儿子吩咐的要准备好的几个本本拿出来递给窗口里的工作人员,“我儿子说需要这些东西,您看看齐不齐?”
  工作人员看着一沓证件有些奇怪,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么多?”可翻到第三个证件的时候突然有些说不出话了。
  “母亲死亡?父亲残疾?”工作人员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窗口外那个小婴儿,他刚和太阳接触不久的皮肤还有些白嫩的过了头,黝黑的眼里看到的还都是什么都不懂的世界。
  工作人员又转头看了看抱着小婴儿的老奶奶。
  这个老奶奶和普通路上能见到的老奶奶没什么区别,斑白的头发,因为干多了农活而略微佝偻的背脊,很瘦。
  工作人员突然升起了一些恻隐之心。
  她忍不住挺起了腰背坐直了身体,用最顺畅的速度办完了手续。
  “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丁晟嵘。”
  “丁,盛大的盛,荣耀的荣吗?”因为这里叫荣县,很多人家在取名的时候,可能是为了让孩子记住自己是从哪里生长起来的,都会给自己孩子名字里取一个“荣”字,工作人员也下意识的以为是这个了。
  丁善不识字,也不知道工作人员说的是哪个荣,她从口袋里颤颤巍巍的掏出一个小布包,把布包里妥善保管的纸条拿了出来,“您看,是这个丁晟嵘。”
  工作人员从狭窄的窗口处接过纸条,这是一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纸的边角还有些泛黄。
  但就是这张纸上,用不甚清晰的墨迹,清清楚楚的,用正楷工整的写着三个字:
  丁晟嵘。
  工作人员忍不住赞叹道,“名字取得真不错,字也好看。”
  丁善听到有人夸自己儿子,瞬间开朗了起来,“是啊是啊,我家老二,可有文化了,这孩子的名字就是他取的。他当年在镇上教书的时候,一直都是最受欢迎的老师。他的字也是,从小到大都获过奖的!”
  丁善说起自己儿子的时候,满脸都是遮不住的自豪与喜悦。
  工作人员把办理好的证明和处理完的证件交回丁善手中,由衷的祝福道,“这孩子很可爱,希望他可以健康长大。”
  丁善抱着丁晟嵘到丁家村的时候已经黄昏时分了,正好是晚饭点,走在路上,家家户户都传来饭菜的香味。
  丁晟嵘大概是饿了,允着手指哭了起来。丁善一边哄着怀中陪她奔波了一天的孩子,一边加快了脚步往回赶。
  回到家的时候,丁善的大儿子丁正建和大媳妇赵秀正围桌吃着饭,桌上摆着一碗粉蒸肉和一碗青菜汤,丁正建正抱着一大碗米饭,沾着一小碟辣椒酱吃的正欢。
  丁善进了屋,问道,“吃上了?正康吃了吗?”
  丁正建夹菜的筷子动了一下,赵秀瞥了他一眼,他又往嘴里扒了两口饭,“妈,正康吃过了。”
  赵秀接话道,“妈,我们早给他做过了,但是你知道的,他吃不下我们也没办法。”
  怀里的婴儿不知道是不是近距离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更饿了,哭的更大声了。
  赵秀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丁善怀里的丁晟嵘,“妈,小孩饿了,先喂奶吧。”
  丁善默不作声的看了他们两一会,一边哄着丁晟嵘一边道,“我先去看看正康。”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就那样。”丁正建扒着饭嘟囔了一句,声音不算小,但没有留住丁善的脚步。
  丁善穿过前院到了丁正康的门前,她敲了敲门,“正康,妈来看看你,你在休息吗?”
  屋里传来一声应答,隔着门有些闷,“没有。”
  丁善推开门,丁正康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很薄的毯子。天气有些热,他的脸微红,额头沁出了汗珠。
  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床,一个小衣柜,床边有一个小桌子。
  小桌子上是一个缺了小口的碗,碗里是一些青菜和汤,汤没什么油,清的恍若白水一般。
  丁善走到床前,看着碗里的菜气的浑身发抖,“我不在家,他们就给你吃这个?”
  丁正康转了转头——这是他浑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地方了,“没有,有肉的,我吃了。”
  “别替他们说话了。”丁善把孩子放到丁正康床头,抹了抹眼泪,“是妈对不起你,妈应该给你更好的日子的。”
  “妈,你又这样了。”丁正康声音嘶哑,“是我对不起你,是儿子不孝。”
  “我今天带晟嵘去办出生证明了。”丁善颤巍巍的站起身,打开衣柜拿出放在柜子里的奶瓶,给孩子冲了些奶粉,“以后赵秀也好,你那个没良心的大哥也好,别想从你这里把晟嵘抢走。”
  丁正康转头看着躺在他旁边的小婴儿,丁善走过来给他喂奶,有了奶喝的孩子瞬间止住了哭声,抱着奶瓶吸的开心。
  “大哥想把晟嵘过继过去也没错。我是一个残废,没法赚钱,也不能再起来了,不知道哪天就死了。但大哥不一样,他没法生育,一定可以把晟嵘视为己出,最差也能让他有口饭吃,哪像晟嵘跟着我,可能连……”
  “我不准你说这种话!”丁善呵斥道,“你就算为了晟嵘,为了让他做一个好孩子,别和他大伯一样又小气又没出息,也要好好活着,看着他长大成人。”
  丁善凶了丁正康一句,又觉得自己话重了,怕伤着丁正康,声音放缓安慰道,“钱的事情,你不要担心,妈这里存了些钱,还有平日里卖菜卖鸡蛋都有钱。还有你以前的一些东西,卖了卖了都可以换钱,把晟嵘养大没有问题的。”
  丁正康闭上眼睛,没有再说话。
  丁善默默的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而房内的丁正康,在丁善走后,又缓缓地睁开眼睛。
  不足月的婴儿正挥舞着小手,轻轻抓着他额前的碎发。
  丁正康满是- yin -霾的眼底,终于有了一丝温柔。
  “会当凌绝顶,一……一……”
  稚嫩的童音回响在有些破旧的房子里,只是这诗背到最后一句,却卡了壳。
  “一览众山小。”
  坐在轮椅上的丁正康声音听起来有些严厉,但语速很慢,一字一顿非常清晰,让五岁的丁晟嵘理解起来也没有问题,“写诗人从望岳产生了登岳的想法,想往更高更好的地方走。通过描述再一次突出了泰山的高峻,写出了雄视一切的雄姿和气势,也表现出诗人的心胸气魄。”①
  丁晟嵘还不太能理解这些,只能眨着眼睛记了下来。
  “我希望你可以记住这些。我不求你以后变成一个多么登高的人,但你一定不能停止仰望高山,也要有可以背负自己爬上高山的责任感。”
  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丁晟嵘耳朵动了动,脚步声沉闷且重,应该是丁正建。
  果不其然,两三秒后,一个雄壮结实的身影推开门走了进来。
  丁正建把手里的字帖扔到了桌子上,不耐烦道,“字帖给你买回来了。小孩子家家读个书这么多事。”
  这么多年丁正康已经习惯了他这样,淡然道,“谢谢哥,晟峥也让他多练练字吧,现在考试都有卷面分的,字写好了能提好几分。”
  五年前丁正康不愿意把丁晟嵘过继给丁正建后,他就和赵秀从别的村子领养了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男婴,让丁正康取名字。丁正康想着峥嵘峥嵘,就给这个孩子取名叫丁晟峥了。所以丁晟峥明明比丁晟嵘还小半岁,名字听起来却反而像哥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