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网恋后我翻车了[电竞]+番外 作者:雨夜沉眠

字体:[ ]

  《网恋后我翻车了[电竞]》作者:雨夜沉眠
  文案: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富家公子钱多多,从来都是他家里人的心头肉,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过的事事顺心如意,唯独对死对头聂韩不满。
  肩不能提手不能拿的钱小公子生活啥也不会,唯一会的就是pubg,但奈何在游戏里他也是菜鸡一枚。
  某日钱小公子点了个美女陪玩,声音好听,游戏技术还吊,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妹子从不嫌他坑,还愿意当他亲亲老婆。
  春心荡漾的钱小公子好说歹说终于约了美女见面,本以为会是一场世纪网恋,谁知却是车祸现场!看着走进酒店房间的聂韩,钱小公子差点没当场暴毙。
  第二日钱小公子强撑着酸麻不已的腰悲愤的发了个贴:千万不要网恋,你老婆掏出来说不定比你还大!!
  吧友A:奔现车祸现场?
  吧友B:男男才是真爱啦!
  腹黑醋王攻x直男菜鸡受
  1、此文1v1,he
  2、此文绝对没有玻璃渣,非常甜
  3、不玩吃鸡也不影响阅读体验,请放心食用
  一句话简介:我网恋对象居然是我死对头!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竞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钱多多 ┃ 配角:聂韩 ┃ 其它:电子竞技、绝地求生、富二代、伪装大佬、pubg、吃鸡、网恋
第1章
  这是一间看上去十分雅致的咖啡厅,四周用暖橘色的光照亮着,对面的女子皮肤很白,笑起来双眸弯弯的,看上去很是可爱。
  “钱多多?”,女子弯着眼睛叫他名字,钱多多稍显圆润的脸上立马飞上两抹红晕,其实他很少接触女生,更何况是漂亮又可爱的。
  面前的女子叫刘小航,是陪伴自己两年的网恋对象,今天,他们终于见面了。
  他点点头,藏在桌子底下的手飞快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彪子,别来了。
  对面的人立马回了信息:怎么着?是个美女?用不着哥们儿我救场了?唉,钱多多你真是有异- xing -没人- xing -啊,哥们儿我现在还在外面蹲着,连口水都喝不着,你却在里面泡漂亮妹子............
  对面还在捶胸顿足的感叹,这边钱多多瞟了一眼,直接将手机锁了屏。
  他红着脸将菜单递给对面的女生,“小航,你看看想喝什么?”
  白皙的女子面庞绯红,“我都可以。”
  钱多多索- xing -将菜单拿过来,给对方点了一杯热牛奶。
  两人这边说着话,殊不知角落里正坐了个男人,狭长的双眸轻扫着对面两人。
  这男人斜斜靠在椅背上,面前的咖啡微凉,他头发有些长,微微打着卷,右耳垂上一点黑色,隐隐泛着危险的光芒,斜飞的两道剑眉微挑着,看上去- xing -感又邪气,黑色衬衫被他松开两颗扣子,露出微凸的锁骨和喉结,引的不少服务员来来回回偷看他。
  舌尖轻轻在自己虎牙上舔了一下,双眸锁定住对面的男人,他拿起手机,上面是助理发来的一条信息:小老板,查到了,这人叫刘小航,女,23岁,恒州大学在校学生,父母都是普通人,家境一般,有个弟弟。
  他轻笑一声,关掉消息,点开某人的头像打了几个字,不多时,对面坐着的男人手机响了,钱多多拿起来一看,备注是神经病,屏幕上只有简短的两个字:在哪?
  钱多多微笑着的脸僵了一下,果断退出锁屏,将手机放回原位,动作一气呵成。
  对面坐着的女子似乎看出他的异样,不解的问:“怎么了?”
  钱多多看也不看手机,脸不红心不跳的吐出四字:“卖保险的。”
  “哦!”
  只是两人话音还未落,钱多多的手机又响了,这一次对方似乎发了不少条信息过来,提示音响个不停,他额头隐隐爆出青筋,这个该死的聂韩。
  索- xing -直接将手机拿过来调成了静音,咖啡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在抬头,对面的女人正盯着他看,钱多多立马干笑着说,“这卖保险的还挺能推销的。”
  对面的女子不疑有他,端着牛奶喝了一口,甜腻的滋味刺激味蕾,女人眉头微皱,钱多多松了口气,心下却将聂韩的祖宗三代都问候了个遍。
  坐在角落的俊美男子勾了勾唇角,卖保险的?一颗尖锐的虎牙露了出来,轻咬在下唇上,透出些许危险的气息,很好,背着他见女人就算了,还敢不回他消息。
  修长的手指动了动,在手机屏幕上按下一串数字。
  对面坐着的男人刚消停下来的手机突然发出嗡嗡的震动,险些将喝咖啡的他呛的半死,钱多多手忙脚乱的将手机拿起来,神经病三个大字在屏幕上不断跳跃,就像他隐隐跳跃的青筋。
  “又是卖保险的?”,刘小航看着对面面色难看的钱多多。
  男人尴尬的拿起手机果断关机,世界终于安静了。
  他第一次见网恋对象,钱多多早就做了准备,他从包内拿出一个礼盒,放到刘小航面前。
  女子的视线定格在漂亮的礼盒包装上,意外的挑了挑眉,要知道他和钱多多网恋的这两年,对方可谓是直男中的典范,看来今日总算开窍了。
  女子欢天喜地的接过,还挺有重量,想来里面的东西应该不差,可等她将礼盒拆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把泛着银光的98K模型!
  刘小航嘴角抽了抽,关掉礼盒盖子,钱多多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喜欢吗?”
  对方僵硬的点点头。
  坐在角落里的男子发出一声轻笑,狭长的桃花眼危险的眯了眯,他轻动了动手指,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
  他凑近在服务员耳旁低语片刻,随即将几张红色钞票递到服务员手中。
  对方脸红心跳连连点头,不多时只见那服务员一不小心,将一杯温热的咖啡尽数洒到对面的那个男人身上。
  聂韩露出得逞的笑容,看见钱多多起身去了洗手间,他这才慢慢起身走到女人面前。
  刘小航嫌弃的将模型拿起来细细打量,这才发现枪托上镶了两颗细碎的钻石,她神情这才好了许多。
  有人从身后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刘小航手腕一颤,手上模型跌落在地上,紧跟着被人狠狠踩了一脚。
  “你干嘛?”,女人赶忙弯身去捡,可模型已经坏了,她顺着那支笔停的腿看上去,是个高大的男人,背着光,看不真切。
  “哎呀!踩坏了呢?”,那个男人似在感叹,可怎么听都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边说边在女人对面坐下,高大的身子斜靠在椅背上,双腿随意的搭放着。
  刘小航正要同他理论,这才看清对方的长相,是个十分俊美的男人,她不由看的愣神。
  聂韩心中不屑的嗤笑一声,优渥的出生,俊美的长相,挺拔的身高,从小到大,聂韩不知道收获了多少这样的眼神。
  “刘小航,23岁,恒州大学在校学生。”,他微笑着爆出一连串信息。
  刘小航这才回神,女人略微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
  聂韩不答,“你不用知道,我来只是想告诉你,离开钱多多。”
  刘小航皱眉,虽然对方并没表现出什么敌意,但她总觉得对方对钱多多的态度有些奇怪。
  “你是钱多多什么人?”,她认真打量着前面的男人。
  聂韩恶劣的勾了勾唇角,“我说,我是他男人,你信吗?”
  刘小航一愣,虽然对方说的是疑问句,但她总感觉对方似乎说的是一个事实。
  聂韩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口,他没太多耐心和面前的这个女人耗。
  索- xing -不在遮掩,直切主题,他将一把车钥匙放到女人面前。
  红润的舌尖勾了勾尖锐的虎牙,像个俊美的恶魔,“只要你和钱多多分手,外面停的那辆车你马上可以开走。”
  刘小航看着车钥匙上的豪车标志,又看了看坏掉的98k模型,突然笑了,毫不犹豫的将车钥匙收入囊中。
  聂韩不出所料的轻嗤一声,不知是不是在替钱多多感到不值。
  女人站起身想离开。
  “等等。”身后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聂韩抬了抬下巴,示意对方把模型留下。
  他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把钱多多送的东西带在身边,他就感觉心中十分不爽。
  女人得了豪车到没在纠缠,将那模型随手一抛,头也不回的走了。
  聂韩接过模型收入囊中,这才站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咖啡厅的洗手间不大,昏暗的房间内点了一盘熏香,钱多多正站在洗手池前清理污渍。
  有人推门进来,起初钱多多并没在意,可当他感觉身后有人在慢慢贴近时,转身已经迟了。
  穿着黑色衬衫的俊美男人正低头邪笑着注视着他,对方的身形占了足够的优势,他双手一左一右撑在洗手台上,强而有力的臂膀将衬衫折角撑出一个弧度,胸膛宽而厚实,此刻正随着呼吸不断起伏。
  他死死将钱多多圈在中间,上身不断靠近施加压迫感,被围在怀中的人像只受惊的小鹿般,只能不停往后仰,以此拉开距离,可他的腰都已经抵到洗手台上。
  “聂、聂韩?”,他赶忙伸手抵住对方下压的身子,小心翼翼的咽了口唾沫。
  袅袅而升的香气让整个氛围霎时间染上暧昧的色彩,“钱多多,你很不乖哦。”
  聂韩声音里自带了一股慵懒的气息,“手机为什么关机?”
  他闭嘴不答,心说自己的私事干嘛同这个神经病报备。
  可对方只是微挑了挑眉,身形又往下压了压,两人胸膛几乎贴合在一起,高挺的鼻梁内哼出一个音节,“嗯?”
  钱多多立马怂了,双手死死抵在胸前,圆圆的眼睛紧闭,长而翘的睫毛微微颤抖,“没电了,我才关机的。”
  对方轻笑一声,眼中带着得逞的笑意,不知怎的看着对方邪邪的笑容,钱多多有些心虚。
  “哦?关机了?我怎么记得某人称呼我为卖保险的?”,聂韩恶劣的提问,钱多多先是本能想要解释,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
  这人分明就全都看见了,他有些羞恼,将靠近的身躯推开。
  “聂韩,你有病是不是?”
  那知对方十分无赖,连连点头,“我得靠你续命呀。”
  钱多多打了个冷战,激起一身鸡皮疙瘩,“神经!”,他心知和对方斗嘴只有自己受气的份,索- xing -不说了,直接推门出去,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