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桃色枷锁+番外 作者:鸡毛啾

字体:[ ]

  《桃色枷锁》作者:鸡毛啾
  文案:
  周渐青只想做个普通人,可偏偏方遇安不让。
  自恋娇气没脑子的臭屁小傻逼攻×冷淡自卑的双- xing -大美人受
  很俗一梗,很俗一文
  前排避雷:双- xing -受,有生子。强制爱,攻是傻逼攻是傻逼攻是傻逼(高亮!)
  周渐青被方遇安拽着手腕推进工具…
  娇气小傻逼攻×自卑美人受 校园文
  Original Novel - BL - 短篇 - 完结
  双- xing - - 现代 - 强制爱 - 生子
第1章
  周渐青被方遇安拽着手腕推进工具室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
  心脏下意识剧烈跳动了起来,随着对方的迫近,黑暗逐渐侵袭了视野所属的全部。
  一小节裸露在校服之外的纤白的脖颈上,微细的绒毛随着方遇安灼热呼吸的喷打,不可遏制地立了起来。
  他像只被扣紧了喉咙的动物幼崽,强烈的恐惧刹那间化为了实形,干脆利落地斩断了大脑对身体的控制。
  他梗着脖子,无法动弹了。
  “哟,小周儿,刚刚体检去哪了?”少年玩味的语调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突然响起。
  方遇安的一只手还没松开对周渐青手腕的桎梏,另一只手掌便又暧昧地顺着对方瘦削的下颌向上,轻佻地拍在了没有一丝肉的脸蛋上。
  他像个单纯无辜的大男孩在和自己的好朋友开玩笑一样,似乎根本不知道身下人的恐惧,亲昵地叫着对方的名字,甚至还在话尾带上了一丝奶气的儿化音来。
  周渐青浑身都绷住了,来自不属于自己的男- xing -荷尔蒙气息毫不留情地缠绕上了他畸形的身体,在听到方遇安问题的同时让恐惧推上了顶峰。
  胃部传来的反胃感源源不断地顶上了嗓子眼,周渐青想要干呕,想要躲开方遇安在自己脸上又拍又掐着作乱的大手,他还想要推开对方大声告诉他让他滚远点。
  可最终,他什么都做不了。
  方遇安几乎把整个人都压在了周渐青的身上,身体与对方严丝合缝地贴在了一起,几乎可以闻到周渐青身上残留的沐浴乳的味道。
  像奶味。
  方遇安感觉鼻子有些痒痒的,口腔也一瞬间干涩了起来。不知怎的,他看着眼前周渐青衣领下面的一小片光滑的皮肤,突然很想上嘴尝尝,是不是跟不停往自己鼻子溜的这股香气是一个味道。
  沉默了半天,也没等到周渐青的回答,方遇安有些不爽了。
  他有些用力地捏了捏周渐青的脸颊肉,把对方紧抿在一起的唇瓣也捏的不得不微微张开了一个小口,方遇安这才重新高兴了起来。
  他挑了挑眉,笑得像个偷了腥的小狐狸,眼睛里满是得意道:“你以为不说就没事了?”
  “我听说你去年高一体检的时候也溜了,小周,你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呀?”他眯了眯眼睛,陡然逼近了身下的男孩。
  周渐青闻言,脸色越发苍白了。
  直到方遇安的手不规矩地扯上了身下的校服裤,周渐青才猛然惊醒了过来。
  他一瞬间拼命挣扎了起来,纤细的手死死地掰着方遇安的手指,用力到指关节处发白,手背也暴起了青筋。
  “方遇安!”周渐青红着眼尾瞪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要哭了。“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方遇安见原本死鱼一样的周渐青突然挣扎了起来,再也保持不了平静,心尖上的火一下子就蹿高烧了起来。
  他有些欣喜地想,这次还真瞎猫逮到死耗子,戳中他的弱点了呀!我就说这家伙每年一到体检就跑有什么问题,难不成是下面特别小?哼,看这家伙瘦的,不小就怪了,我看你这次还跟不跟面前在这装。
  一边这么美滋滋地想着,方遇安手上动作没停,将周渐青更紧地困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他用肩膀摁着对方不让他逃脱,空出来的手则毫不留情地将少年的两只手腕握在了一块,举过头顶,按在了墙壁上面。
  另一只手不顾对方无意义的反抗,伴随着周渐青越发奋力却也只是徒劳的动作,轻松地拽下了宽大的校服裤子。
  “不要!不要!我错了!我错了!”周渐青终于哭喊了出来,随着裤子的掉落而露在外面的两条腿又细又直,在昏暗的小房间里白得像是上好的羊脂玉,瑟瑟发抖着,害怕地紧紧并在了一起。
  方遇安的呼吸慢慢沉重了起来,口腔传来阵阵渴意,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却也只是徒劳。
  他看着周渐青哭红的眼睛,看着他狼狈的- shi -漉漉的小脸,内心肆虐的欲望愈发暴增。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弄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一只手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没入了紧并的双腿缝隙,试探- xing -地摸上了对方软成一坨的- xing -器。
  周渐青像是被扔上岸的鱼,浑身痉挛着抖动了一下,再次不管不顾地挣扎了起来。
  “方遇安!方遇安!”他崩溃地叫着方遇安的名字,一遍遍的,“别!求你,我求你了……”
  “……不,害怕了吧。你下面确实好小哦,怪不得你自卑不敢去体检。”方遇安浑身燥热,连眼眶都染上了红丝。头脑昏涨地胡乱说道。
  其实也不算非常小,正常尺寸吧,只是比起自己,那当然要小很多。
  突然的,游离在会- yin -的手指不经意没入了一个小口,周渐青的挣扎瞬间僵住了。隔着内裤的布料,似乎也能清楚的感到下面的- shi -润和温暖,方遇安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什么?这是什么?”前半句还有点卡壳,后半句已经非常流利地问了出来。
  他紧紧盯着面前一脸死灰的周渐青,脑海里突然有个近乎不可能的想法浮现了出来,也不顾要按紧周渐青防止他挣扎了。他两手并用,手忙脚乱地就想脱掉对方的内裤。
  周渐青像个失去灵魂的木偶,双目无神,任由方遇安脱去了身下的最后一道屏障。
  他发现了,他要知道我是个怪物了……
  方遇安屏住了呼吸,半蹲下身子呆呆地看着周渐青的下体。
  男孩的下体- yin -毛稀稀疏疏,淡色的- rou -棒蔫头蔫脑地垂在草丛之间,甚至还有点可爱。
  可这都不是最吸引方遇安的。
  他像着迷般伸出了手,挤到男孩纤白的双腿之间,摸上了那片小小的肉瓣。
  他的额头冒出了密密的汗水,咽了下口水,“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手指轻轻地在肉瓣的缝隙间摩挲,“嗯?”
  他又贪婪地往前上了一步,微- shi -的鼻尖几乎要贴在了男孩的会- yin -。
  “我知道了,”手指已经开始不满足于肤浅的浅尝辄止,想要拥有更深更亲密的接触了。
  “你是个怪物。”
  周渐青双腿一软,险些跌坐到地上。
  他的思维乱成了一团,身体秘密被人发现的恐惧充斥在脑海的每一个角落,让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方遇安用手指猥亵了。
  他抖着唇瓣,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颤抖着说:“……够了,你现在知道了,想怎样?”
  方遇安一片混沌的大脑下意识重复了一遍周渐青的问题,想怎样?是啊,然后我要怎么做?
  他的视线里只看得到眼前这个狭小的肉唇了。
  “啊……”短促的一声尖叫突兀地卡在了嗓子眼,周渐青疼得拱起了背,却把自己更深地送入了对方怀中。
  修长的食指猛地刺入了稚嫩狭小的花- xue -,大大咧咧地造访着这个从未被人探访过的幽密之地,一大股黏腻的甜水迫不及待地喷了出来,流了方遇安一手。
  方遇安这才重新站了起来。
  他看了眼沾满了粘液的手掌,食指与拇指来回摩擦了一下,像是在回味什么,然后才亮着眸子看向了周渐青。
  周渐青的上半身,校服严丝合缝地拉到了最上面那颗扣子,下半身却不着片缕,两条细白的腿无力地站着,半硬不软的- xing -器微微挺起,恰好把下面神秘的花瓣露了出来。
  “你说你这种不男不女的家伙也配喜欢李成馨吗?”把一条腿挤进了周渐青的双腿之间后,方遇安双手撑着墙壁,低下头嘲笑道。
  周渐青听到“不男不女”四个字,猛地握紧了拳头。他咬紧了牙,努力睁大眼睛,不想让眼泪掉出来。
  “你看看你,骚成什么样了?”方遇安举着自己- shi -漉漉的手,笑得露出了一侧的小虎牙来,“我不过随便碰了几下,你就- shi -成这样了。”
  --------------
  鸡毛揉了揉寄几毛茸茸的小肚子抬起头打了个招呼,是新文哦
  “……我没,”周渐青咬着下唇,…
第2章
  “……我没,”周渐青咬着下唇,“我没有。”
  他有些太瘦了,方遇安这么环着,都能看到男孩低下去的一截脖子上,过分凸起的骨头。
  他一边红着眼睛反驳,一边难堪地想要躲开方遇安伸到自己面前的,泛着晶莹液体的手。
  “小骗子,”方遇安的唇瓣贴着他后颈的骨头,暧昧不清地呢喃:“你就有。”
  周渐青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发抖。他被方遇安身上的热量烧得神志恍惚,只能竭力保持平静:“如果你只是想要羞辱我,你已经做到了,还不够吗?”
  方遇安下意识就想反驳。
  谁说我要羞辱你?
  可不对,他就是想要羞辱他才对。
  方遇安愣在原地,圆溜溜的眼珠转了转,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兴奋地开口:“对!我就是想要羞辱你!现在我手上捏着你的把柄,你也不想被别人知道你是个怪物吧?那你以后就要乖乖听我的了。”
  周渐青麻木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我以后不会和李成馨接触的,满意了吗?”
  方遇安听他提起李成馨就是眉头一皱,可好像又挑不出话里的什么毛病,只好不甘不愿地恶狠狠道:“还不够,以后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周渐青轻轻“嗯”了一声。
  方遇安见着他眼下乖巧的模样,也高兴了起来。
  他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周渐青,抬了下腿把他的身体抬高把抱进了自己怀里,略带讨好地对他说:“那我帮你穿衣服吧?”
  “不”字还没出口,方遇安已经捡起了地上揉成一团的内裤,摆弄了两下,一边嗤笑道:“这什么内裤啊,跟抹布一样。”一边抬起周渐青酸软的一条腿,便像哄小孩子那样给他穿上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