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渴情昼夜+番外 作者:东寻问酒

字体:[ ]

  《渴情昼夜》作者:东寻问酒
文案:
  咸鱼A的信息素是霸道成熟的龙舌兰,高冷O的信息素是甜蜜多汁的蜜桃。
  写个反差梗。
  主角:楼渡X迟景(咸鱼AX高冷O,前两章用的代称)
  有生子情节,剧情简单俗套且狗血。
  未成年人请勿观看。
第一章 不想吃饭
  一个渴望发情的Alpha
  咸鱼A很渴望发情,这样就有充分的理由不上班,不处理公务,沉沦欲海了。
  他也渴望自己的老婆——高冷O发情,但是高冷O不喜欢发情期,因为觉得浪费时间,耽误工作。
  所以他只能渴望自己发情了。
  咸鱼A上了一天班,早上军部和政部吵架,下午政部和工会吵架,他坐着听了一整天,脑壳嗡嗡疼。
  一回家就瘫着了,饭也不吃澡也不洗。
  脱了身上束缚他的西装,全身赤裸地躺在客厅沙发上,抱着光脑网上冲浪。
  一直等到高冷O回家。
  咸鱼A和高冷O都不喜欢家里有很多人走来走去,所以白天他们上班的时间里,管家会带着仆人把别墅都清扫干净,做好晚餐恒温放着,再全部离开别墅。
  故而咸鱼A和高冷O回家时是没有外人在的。
  高冷O一回来就看见自己的丈夫瘫在沙发上当一条咸鱼,而且全身一丝不挂,还大咧咧地敞开腿,中间那坨东西嚣张地对着他。
  结婚一年了,高冷O看到这个画面依旧觉得扎眼睛。
  “洗澡了吗?”
  “我累了。”咸鱼A看到高冷O回来立马抛了光脑,跟他撒娇,“老婆你带我洗澡吧?”
  高冷O不为所动,甚至有些凶:“没洗澡你就这么躺在沙发上?”
  咸鱼A哭泣,不敢惹老婆生气,不情不愿地拖着疲惫的身躯独自洗澡。
  高冷O放下包,又解开领带,脱了外套,边解衬衫的扣子边走到餐厅,见餐桌上的饭菜完整,一点没动,皱了皱眉。
  转头看到窗台边上的空花瓶里,插了几束新鲜欲滴的红玫瑰,怔了一下,走过去。
  抬手轻轻碰了碰花瓣,柔软棉绒。
  咸鱼A正头抵着墙,暗自神伤地抹沐浴露,觉得自己孤独又寂寞,十分渴望自己能有发情期,但这玩意儿只有Omega有,他们Alpha只有被动发情的权利。
  太苦了。
  他们Alpha为什么不能也拥有三个月一次的发情期?
  不想上班,不想离家,不想和老婆分开。
  老婆怎么就不喜欢和他啪啪啪呢,难道他技术不好?没让他爽到?
  也不是啊,每次不都挠得他满后背红痕,边哭着叫老公边高潮的么?
  他对高冷O来说,怎么就没工作有吸引力了呢?
  因为会耽误工作,每次发情期一开始就不高兴,发情期一结束就拔X无情,马上回公司工作,半点不留恋。因为会耽误休息,影响第二天工作,他每次晚上求欢都被高冷O毫不留情地拒绝,他还在继续撒娇,高冷O就已经睡着了。
  他只能失落地去洗个冷水澡,再蹦哒热乎了,回房间抱着高冷O睡觉。
  唉!
  咸鱼A又挤了一泵沐浴露给自己抹后背,突然一只柔滑的手触碰上他的后背。
  咸鱼A激灵了一下。
  没回头。
  “老、老婆……”
  “嗯?”
  高冷O还是没有温度的样子,咸鱼A脊背的肌肉都僵硬了。
  虽然咸鱼A是一条咸鱼,但是他作为Alpha来讲,身材还是绝佳的。
  高冷O的手指沿着他的背脊一路下滑,快到腰间时,猛然将双手都贴紧他的皮肤,一寸一寸抚摸。
  咸鱼A过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高冷O是在为他抹匀后背的沐浴露。
  他鸡儿梆硬,握拳忍着,战战兢兢地问:“老婆,我今天做错什么事了吗?”
  高冷O手上动作一顿,“为什么这么问?”
  咸鱼A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他怕说不好,老婆更生气。
  但高冷O何其聪明,一下就猜透了他的想法。
  他有些好笑地说:“怎么,和你一起洗澡不乐意?”
  咸鱼A敏锐地捕捉到高冷O话语里的不高兴,赶紧转身抱住他,解释自己就是受宠若惊!其实非常乐意!
  说完看到高冷O竟然没有脱去全部衣服,身上挂着解了三颗扣子的白衬衫,下身光裸。被水淋- shi -的衬衫变得半透明,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
  咸鱼A赶紧捂鼻子。
  - cao -,这也太刺激了!
  *
  作者的话:
  攻受有名字,只前两章用代称。
  大部分的章节标题是攻or受的os。
第二章 不想做人
  虽然咸鱼A恨不得当场撕了高冷O的白衬衫,不做人了。
  但碍于高冷O拒绝他求欢的余威,他还是假模假式地询问:“老婆,我可以吗?”
  高冷O没说话,双手搭着他的肩膀,来回摸那块儿的肌肉。
  咸鱼A之所以想要发情期,最重要的就是和高冷O欲海缠绵。
  此时高冷O松了禁锢,他顿时狼- xing -大发,当个畜生。
  Alpha臂膀有力,即使是腾空托着一个男- xing -,也照旧打桩。
  高冷O被按在光洁的墙壁上,除了Alpha以外没有任何依靠,他却不怕Alpha将他摔了。
  傻狗就算是摔,也会让自己给他垫着。
  高冷O攀着丈夫的肩膀,因为身下的冲击力而不停颤抖,喘息着开口:“轻点儿……”
  Alpha此时像是换了一个人,不复之前的疲惫和懒散,动作一下比一下有力。
  高冷O终于受不住了,眼角溢出生理泪水,颤巍巍地求饶:“老公,轻点儿……受不了了……”
  Alpha满意地吻他的眼睛,吮他的泪,手臂用力,换了个姿势,让高冷O趴在他肩上,带着人随意冲了一下热水。
  拎了条浴巾给高冷O披上,就着插入的姿势,出了浴室,倒在卧室的大床上。
  ……
  ……
  咸鱼A被高冷O一脚踢下床时已经将近凌晨,他毫不在意,拍拍屁股迤迤然走去餐厅,端饭菜给老婆。
  一打眼就看到被转而摆到餐桌上的玫瑰花。
  Alpha食指中指微屈,挑了挑花瓣边,笑得满足又狡诈。
  *
  咸鱼A和高冷O的相识是非常老土的相亲。
  他们两个都经历了数十场相亲,不说咸鱼A,就连高冷O都被折磨得受不了。
  最后一场相亲,高冷O穿着绣金丝的白衬衫,坐在咖啡店的窗边。
  咸鱼A停车经过,一下就看见了这个样貌出众,气质特别的Omega。
  心想这要是我的相亲对象就好了。
  没想到还真是。
  咸鱼A本来很累,很不想出门相亲,这两个月一直应付那些男男女女BBOO,他快烦死了。
  但当他坐在高冷O面前,知道面前这位的Omega是他的相亲对象时,他后悔莫及。痛恨自己今天出门没有认真打扮成一个沉稳可靠精英型的Alpha,而是随便套了一件非常宽松休闲的连帽卫衣,一条破洞牛仔裤,搭着运动鞋。
  在他暗自打自己巴掌的时候,高冷O也很惊讶对面的Alpha是他的相亲对象,是那个新闻里雷厉风行,冷酷决断的政部部长。
  因为对方看起来更像是,校园里被小女孩儿小男孩儿追着递情书的阳光学长。
  那天相亲结束,高冷O是被咸鱼A开车送回家的。
  也不是什么要照顾Omega,或者相亲礼仪之类的原因。咸鱼A单纯地有些心动,想和高冷O多待一会儿。
  高冷O没有拒绝,到家时,还在车里坐了一会儿,和咸鱼A说下次再见。
  待咸鱼A走了以后,高冷O对出来接他的管家说:“我的车还在市花园边的那家咖啡店门口,明天让人帮我开回来。”
  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他们不约而同地没有再和其他人相亲。两人一个从政一个从商,都是大忙人,硬是一周见了四五次。
  见面的活动很单调,不过是吃饭,吃饭,吃饭。
  有时候更短暂一些。高冷O实在挤不出时间,咸鱼A提着高冷O喜欢的咖啡果汁还有点心给他送去。没说一会儿话,高冷O就又要工作,咸鱼A也要回军政大楼。
  不过就算如此,咸鱼A也乐此不疲。
第三章 不做人了
  相处了几个月后,咸鱼A撞上了高冷O的发情期。
  中间其实还有一次发情期,不过那时他们还没到那个阶段,高冷O打了抑制剂。
  而这一次,高冷O本来在前两天要打抑制剂,结果打开盒子一看,抑制剂上一次用完后忘记补了。
  他呆呆看着空盒子,想了很久很久,缓缓盖上,没有去医院买抑制剂。
  本来Omega发情前两天都应该在家休息,然而高冷O不是一般的Omega,他直至发情前一天还在谈合约。
  合作公司临时换了的一位公子爷来谈合作,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Alpha,十分看不上Omega,对高冷O不屑一顾。因为高冷O指出他们拟定合约中的问题,顿觉没面儿,大放厥词,说高冷O一个Omega对着他指指点点什么,身为Omega就应该回家相夫教子,怕不是没人要吧,也是,你这副模样看着就没意思。
  高冷O冷脸,却没有回话,任他侮辱。
  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但大家见高冷O没有说话,就诡异地保持了沉默。
  高冷O等对方说完以后,起身正要离开,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咸鱼A神情不豫地站在门外。
  方才大男子主义A的声音非常大,加上会议室的门并没有关紧,他所说的话就穿过会议室传到了外面。
  “迟景,过来。”咸鱼A叫高冷O。
  高冷O难得有些呆,今天的咸鱼A很不一样,冷厉疏离,气势惊人,和以往与他相处的模样相差甚远。他第一次有了这个整天在他面前献殷勤的咸鱼A,是身居高位的政部部长的认识。
  高冷O走到咸鱼A身边。咸鱼A握了一下他的手,安抚地用指腹揉了揉,抬头对着大男子主义A,声音微凉,“你刚刚说什么?”
  大男子主义A自他出现就噤声了,他就算是再公子哥,再花天酒地不知政事,也知道面前这位面色冷峻的Alpha是政部那位很有手段的楼渡,楼部长。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