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制衡 作者:少言

字体:[ ]

  《制衡》作者:少言
  文案:
  老子是一,不要觊觎。
  傅砚(攻)X夏璟(受)
  器大活好海归作家攻X玩得太嗨把自己玩进去了的牙医受
  >>>
  两攻相遇,必有一受。
  夏璟:我不做下面那个。
  傅砚:这么巧,我也是。
  无反攻。
  排雷:
  双方前期都很浪,PY众多。
  作者对职业不了解,职业不是重点,瞎掰的。
  大体上还是个无脑小甜文,逻辑死。
第1章
  很多倒霉故事的初遇地点都在酒吧,尤其是厕所。
  但夏璟以为这些破事不该和自己扯上关系,至少不是现在这样。他刚放完水,还敞着鸟,被某个不认识的男人掐腰压在墙上,胡乱拧着两片臀,恨不得立马插进去。
  后面这人与他身高差不多,醉得离谱,估计是认错人了,含糊不清地叫着宝贝儿,我忍不住了,让我进去。
  脖子埋在他的肩上,说话间酒气散逸,熏了夏璟一脸,味儿呛人得很。
  都他妈醉成这样还能硬得起来?夏璟扭头往下一瞥,好家伙,裤子已经半开,漂亮的腹肌覆着薄汗,两条人鱼线没入丛林,尽头蛰伏的大家伙尺寸可观。
  亏得对方神志不清,力气虽大,但虚有其表,攻势毫无技巧,夏璟处理起来绰绰有余。他肘子往后一顶,撑墙借力转身,得了空隙,抬腿猛踹出去。
  那人实打实挨下这脚,跌跌撞撞退开稍许,一张酒气上头的脸不怒反笑。
  神经病。
  夏璟不想过多纠缠,见好就收,恢复自由就往外走。谁知那人反应极快,看他要跑,方才那股迷糊劲登时没了踪影,三步并作两步,欺身而上,压实了门板,把他堵在出口。
  夏璟叹了口气,没意思,他约了人,况且他是Top,没兴趣给人捅菊花。
  可和一个醉鬼毫无道理可讲,更可况这王八似乎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拿他泄欲。
  瞅着这张脸,剑眉星目,万分英俊,这身材,宽肩窄腰,雄劲有力,横竖都是极品,何苦与他纠缠不休。别说遍地飘零,就算一打一站在这里,这人也该是傲视群雄的那个。
  就这么多看了几眼,竟从眉眼间看出几分熟悉。
  待那人探出舌尖,色情地添了下牙齿,顺势要向他索吻时,那股熟悉感突然与记忆中某个画面重合。
  这人他真的认识。
  没记错的话,叫傅砚。
  要说起两人的关系,也算是一段孽缘。
  初次见面,都还是毛没长齐的初中生。傅砚大夏璟一届,夏璟读书早,但中间休学过一年,算下来两人依然差一岁。
  傅砚从外市转来,一进学校就是个小霸王,到处惹是生非,偏偏成绩优异,稳坐全年级第一,叫老师又爱又恨。这样的学生,配上一张好看的脸,总能轻易博得长辈私心,调皮捣蛋都能说成活泼机灵。
  夏璟长得也不赖,奈何当年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在老师眼中的地位,自然比不上能代表学校出去参加竞赛的傅砚。
  因而他与傅砚的数次交锋,总是落得下风。
  即便如此,少年人仍高傲得很,丝毫不见惧色。于是谁也不服谁,互相看对方不爽,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而两人矛盾的焦点,不得不提到夏璟同班的一个男孩。
  青葱岁月,十几年过去,名字早就没了印象,依稀只记得是挺眉清目秀的一张脸,长相不算太出众,但胜在安静乖巧,是夏璟喜欢的类型。
  大概也是傅砚喜欢的类型。
  彼时年幼,心智还不成熟,直到毕业分别,夏璟才嚼出些味道,为何傅砚总喜欢找那男孩麻烦。
  长得再俊,也逃不开青春期幼稚的表现欲,爱在喜欢的人面前逞强,哪怕以尴尬的方式刷存在感。而夏璟自以为是的保护,不过是断了别人示好的道路,也难怪傅砚看他不顺眼,处处刁难,原来那点针对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事到如今,夏璟早就不喜欢那一卦清纯人设,也不知道那么多年过去,傅砚有没有改变择偶品味。但不论如何,两人曾经针锋相对是事实,单凭这一点,夏璟也不想再与对方有所牵连。
  因此他一心想着快些离开,揍人的力气没收敛。
  没想到把傅砚揍进了医院。
  常年健身练拳,夏璟的拳头果断干脆,本意是叫人知难而退,他可以趁机开溜。谁知傅砚脚步虚浮,迎面挨下一拳,紧接着一个趔趄,竟直接往后倒去。那后脑勺与地面坚硬的瓷砖亲密碰撞,顿时鲜血直流。
  夏璟看这阵势,吓了一大跳,他还不想年纪轻轻就扯上人命官司,第一时间就拨打120,在周围吵吵闹闹的议论声中,把傅砚送上了救护车。
  还好傅砚脑壳硬,受伤不算严重,到了医院,诊断结果为轻微脑震荡,缝了几针,尚无- xing -命之忧。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夏璟鞍前马后照顾了一夜,把昏迷的人伺候到床上躺平,这才拖着满身疲惫与倦意,在傅砚旁边空着的病床上昏睡过去。
  他在酒吧也喝了不少,一躺下就觉得脑袋晕乎乎,实在没精力再去管傅砚安危。这一觉睡得很沉,反正次日是周末不用早起,没有心理负担,哪怕是医院的床位,他也睡得十分舒坦。
  半梦半醒间,听到隔壁动静不停,某人似乎不太安稳。夏璟睡意沉沉,眼皮黏在一起怎么也扯不开,全身力气仿佛都被身下的床吸了进去。他没强迫自己起来,一想到傅砚可能是受头痛所困,就觉得痛就痛吧,是他先招惹的自己,也算是活该了。
  等夏璟再度清醒,天已经大亮。他侧躺在床上,身后贴着一具火热的身躯。病床不算太小,但容纳两具成年男- xing -的身体还是捉襟见肘。为避免造成二次伤害,导致对方摔成痴呆,夏璟忍着把傅砚踹下床的冲动,从对方臂弯中挣脱而出,翻身下床。
  这一动,傅砚也跟着醒了过来。
  男人半眯着眼躺在床上,向脱离自己身体的热源望去。
  夏璟的背影瘦高挺直,肢体舒展,露出一截窄腰,嵌着一对可爱的腰窝,隐藏在衣物下的皮肤光亮细腻,看起来手感极佳。
  傅砚眸色暗了暗,正欲行点不轨之事,却没抵住一阵头痛。突如其来的阵痛,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把大脑捅穿,他不禁泄出两声低喘,因痛苦而起的嗓音很是- xing -感撩人。
  夏璟闻声扭头,与对方的目光相遇。
  他盯着傅砚微微敞开的领口,精致的锁骨线条,隐隐透出的胸肌轮廓,晨间躁动的欲望瞬间活络起来。这样堪称完美的身体,如果被压在身下,该是一副怎样的美景。
  想到这里,夏璟不禁浅浅一笑。他转过身,曲起指节,刻意放缓速度,携着不加掩饰的撩拨,一粒一粒,慢条斯理地扣上纽扣。
  身体虽然被妥帖地收拾进衣物内,然而满室春色,又岂容几片布料束缚。
第2章
  纽扣扣到最顶端那一颗,夏璟上前两步,居高临下挑了挑眉:“解释下你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像是认真指责,也像随口发问。
  傅砚视线随着他移动,漫不经心,又因深邃显出几分专注:“不如你先解释下,我为什么会在医院?”
  夏璟好笑,不确定他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糊涂,往深了说,是否认出自己。直觉告诉他,这人戏谑的眼神中唯独不缺拥有昨晚记忆的笃定。既然如此,还这般装模作样,想必不是真心在乎自己脑袋开花这件。
  夏璟本就不打算为此担责,若要仔细追究,- xing -骚扰未遂的傅砚才是该反省的那一个。也许因为昨晚太累,困意未消,他没来由一阵烦躁,笑意也跟着变浅:“你不知道?”说完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又顷刻生出这是在医院的自觉,然而还是憋不住烟瘾来犯,缓缓抽出一根,放在鼻尖下用力一嗅。
  这动作把傅砚逗乐了,男人礼貌地笑了笑,声音低沉悦耳,听起来诚恳动容:“不太记得,不过谢谢你把我送到医院,留个联系方式,我把费用打给你。”
  这话倒是无可厚非,夏璟掏出手机,两人互留电话。他报出姓名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下,不见对方有何异样,大约是不记得自己这个昔日的情敌。
  夏璟收回手机,微信跳出提示,是傅砚的好友请求。这人名字就用了本名,头像是一只猫,慵懒高贵的布偶,眼睛漂亮得让人心软。他犹豫片刻,在当事人面前不好装作没看到,划了几下屏幕,把人扔进通讯录。
  他自己的微信名单单一个璟字,头像是家里养的小短腿。
  傅砚发来一条消息,内容就是“傅砚”两字。明明微信名片就是本名,却还要多此一举,那两个字安静地躺在屏幕上,堂而皇之彰显存在感。夏璟没多想,同样以自己名字回复。两人一猫一狗,分居对话框两侧,看起来竟异常和谐,好似年轻人常用的情侣头像。
  夏璟的头像一直是自己爱犬的照片,小短腿又萌又傻,和本人- xing -格严重不符。反观傅砚也一样。高大英俊的男人,与公主般优雅的布偶,显而易见的反差,又有奇异违和的相似。或许正是那一线端起来的优雅如出一辙,放在这个印象中张狂肆意的男人身上,顿时显得矛盾又迷人。
  虽然主观印象强烈,但他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傅砚,只有记忆里的敌意始终保留。彼时少年还未完全长开,但英俊的底子已经显露出七八分来。如果放到现在,比起那个同班的男孩,傅砚这张脸无疑更讨夏璟的喜欢。
  只不过,经过昨天那一出,显然傅砚也是Top。这倒没什么意外,他看起来也不是甘为人下的- xing -格。这么一来,就算夏璟有意撩火,但这事终究讲求你情我愿的臣服,强人所难之事,他是断然做不出。
  想必傅砚也是如此。
  夏璟恢复笑容:“既然你没有大碍,我就先走了,”扬起手机,“有事的话,电话联系。”
  他还没转身,就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响,几个一看就是宿醉刚醒的年轻人,顶着一脸憔悴鱼贯而入。
  为首那人脸上焦虑万分,看到病房里的情况明显一愣,视线在傅砚与夏璟身上来回探寻,最终却是以沉默咽下情绪。几个人来到床边,将傅砚围得严严实实,为他的出事感到自责不已。
  原来这伙人昨晚在酒吧为刚回国的傅砚接风洗尘。阔别已久的聚首,主角自然是被着重关照的对象。敬到眼前的酒一杯接一杯,傅砚仗着酒量好,面对起哄来者不拒。到最后所有人都喝嗨了,包厢里横七竖八躺着,都以为傅砚有了艳遇才消失,直到天亮醒来,才知道昨晚闹出的动静。
  傅砚笑说自己醉得太厉害,不小心撞破了脑袋,幸而得到好心人出手相助,及时把他送来医院,这才免于上社会新闻。众人于是纷纷将目光投向傅砚口中的“好心人”,夏璟因此受到热烈感谢,几个人恨不得给他发一面锦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