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梦里什么都有,包括老公 作者:甜甜甜饼

字体:[ ]

  《梦里什么都有,包括老公》作者:甜甜甜饼
文案
小天使,嘴硬心软,敲级甜!√
细皮嫩肉的暴发户小少爷丁柳云,铤而走险地抄了又高又帅的转学生贺沈试卷。贺沈认真说:我是学霸。
成绩出来,丁柳云倒二,贺沈倒一。
丁柳云:(╯‵□′)╯︵┻━┻
丁柳云挨了自家暴发户老爸的狠狠一顿揍,表示,不让贺沈哭着喊自己爸爸,他跟贺沈姓!
打架前一天晚上,丁柳云梦里,他以后和贺沈在一起了。
对方打完篮球,一身汗,澡也不洗地把自己压在身下亲,开始扒裤子。粗声粗气:“艹,叫老公!”
丁柳云:Σ( ° △ °|||)︴
丁柳云表示:这不应当。
——小剧场——
聚会上,贺沈看着自己的对头丁柳云老是输,喝醉了酒不想受惩罚,当着众人面抱着自己不撒手。声音清亮又甜又腻地地喊自己老公,哭着说不想再喝了
心想,这贼他妈的可爱!!!!
※骚气学霸富二代攻X怂浪健气暴发户受。√
※本文又名《每天都和死对头在梦里谈恋爱》√
※受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和死对头he了。
第1章
  梦里什么都有,包括老公
  甜甜甜饼/晋江文学
  ————————
  “丁柳云,23分。”
  “下降了,记得拿回家签字。”
  丁柳云双手颤抖地从老师手上接过开学模拟考的试卷。
  “是不是暑假玩疯了?”老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数落了丁柳云一顿。
  而丁柳云想杀他那个新同桌的心都有了。
  海港九中每学期开头会举行一次模拟考试,以对学生的假期学习情况小做总结。
  他一脸菜色地往最后一排,他的位置走过去。
  班上人多,座位是双排,丁柳云停住脚步,猛地地踹了同桌桌子一脚。
  哐的一声,桌子摇了摇,头埋在臂弯中的男生抬脸,浓密的眉毛英挺,弯了弯薄唇,冷漠地看了丁柳云一眼。
  “贺沈!”老师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语气有些不善。
  “16分。”
  男生起身,挪开位置去拿试卷。
  贺沈,十六分,全班最低。
  丁柳云在听到贺沈的分数之后,脸色变化,五味杂陈,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贺沈拿到试卷之后,回到位置上,对气鼓鼓的同桌说:“给你垫底了,不用谢。”
  他声音低沉带着磁- xing -,带着变声期的沙哑,说着欠揍的话。
  丁柳云咬牙切齿地说:“我谢谢你大爷啊。”
  开学那天。
  贺沈穿着海港重点一中的校服转学过来,重点一中的招生要求特别严格,以分数定生死。
  能考进去的,都是学霸中的战斗机。
  因为学习压力大,或者父母工作调动,一中每年都会有学生转出。丁柳云对于这一点这并不奇怪。
  贺沈穿着一中校服,里头搭配了一件白色T衫,脚上套了一条黑裤子,脚上踩了一双白色运动鞋。
  人高马大地站在讲台上,双手插兜,双肩包单背着。
  正在临时抱佛脚,疯狂看书的丁柳云歪头看了看,转学生那鞋子上面还沾着几滴五颜六色的油漆。
  丁柳云根据已知条件,判断出,这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学霸,家庭无力承担一中的学费。
  从而因为九中对外尖子生学费全免,除国家助学金之外,还附赠高额奖学金的人才招揽计划,带着一颗赤子之心,来到新学校。
  当时的丁柳云看贺沈的眼神,左眼是学,右眼是霸。
  在老师给转学生找位置的时候,十分积极地推荐了自己身旁。
  在一个小时后的开学考试过程中,丁柳云成功地和冷漠的转学生认识,并约定好学习中“互帮互助”。
  并且在开学考试中,二人也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贺沈在变声期,声音低沉沙哑,不爱说话,但在考试结束后,一脸正气地如此对丁柳云说:“我是学霸。”
  丁柳云心中的石头放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
  如今发试卷,丁柳云恨不得一石头砸死这个混蛋!
  “学霸”同学一本正经地说不用谢,丁柳云火气蹿到了头,涨红了一张脸,平时眯起似猫的眼睛,此刻睁大成了杏眼。
  圆溜溜的。
  贺沈打了一个哈欠,将试卷反面垫在桌子上,趴了上去,侧头眼神带着笑意,看着丁柳云。
  “摸着良心说,我真是学霸……”
  丁柳云猛地一拍桌子,砰!
  “你还敢说!”
  “丁柳云,你发什么神经呢?!越考越差,你对得起家里人吗?出去站着!”老师被动静吓了一跳,呵斥人。
  丁柳云猛地把凳子拉开,出去之前,小声威胁贺沈:“我和你没完!”
  说完,老老实实出去罚站。
  贺沈趴在桌子上,看着丁柳云赌气的样子,眼神饶有兴趣,目光落在对方身上。
  九中的夏天校服是短袖,裤子没做要求,只一点,黑色就行。
  丁柳云穿着一条宽松休闲短裤,踩着一双白色球鞋,露出纤细的脚踝。
  一双又细又白的长腿,一个男生腿上愣是没腿毛,白白嫩嫩地比女生都好看。唔,人也长得好看……
  那天,考试的时候,丁柳云座位在自己后头。
  对方拿腿轻轻踹了一下自己,声音清脆,语气自来熟到不客气:“喂,选择题答案告诉我!”
  这样的语气,活该。
  贺沈想到这里,侧头打了个哈欠,看了看窗外。
  自己这个叫做丁柳云的同桌,还真是老实本分,站在门口,就跟一棵小白杨似的,挺直消瘦。
  呵~
  讲台上,老师开始讲题:“仔细听了,错了的给我改掉,等会检查!讲过还错,错几处就把这张试卷抄几遍!”
  贺沈提笔刷刷刷地写完,抬头看了看,老师还在讲第四题。
  把笔随手扔在桌子上,贺沈打了个哈欠,把桌子前的书叠高,头枕着试卷开始睡觉。
  *
  丁柳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拿着试卷回家的。
  他是单亲家庭,妈妈很小的时候就和人走了。作为最小的孩子,他上面还有一个大哥,二姐。
  父亲做生意,之前一直没赚到什么钱,后来运气好,成了暴发户。
  便将打小生活在农村奶奶身边,已经读初一的小儿子接到了城里。
  丁爸爸年轻时候,因为贫穷辍学,加上当初的妻子嫌弃他是个没文化的乡巴佬,所以他对孩子的成绩格外有执念。
  丁家就一个丁柳云还在读书。
  忙碌了一天的丁父的试卷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目光可以戳穿纸面。
  丁柳云站在宽大的别墅一楼大厅,感觉四面透风,双腿打颤:“爸,老师说签字……”
  “我打死你个龟孙算了!越考越差!”
  丁父火冒三丈,抄起拖鞋就开打。刚刚回到家。
  “你哥你姐都没在,没谁来救你小兔崽子。”
  丁父下手没轻没重,挨了一顿开花打的丁柳云回到楼上休息,都只能趴着。
  他越想越生气,给兄弟私人小群发消息,说这件事情。
  “不打那姓贺的,我出不来这口气。”丁柳云的朋友,和他自己不是校园小混混。
  不过小团体,自然是会被别人恐惧。
  丁柳云人缘不错,班上好几个男生和他关系好,建了小群,说一说青春期的躁动,谈论女生。
  很快大家都回复了消息。
  “卧槽,那姓贺的小子蔫坏啊。”
  “你没看出那是错误答案?”
  丁柳云恶狠狠地回答:“我没复习,这次的题目难,那小子长得太像个学霸了!而且,还是重点一中来的啊!”
  “估计在海港一中是个刺头,做了什么坏事,被劝退了吧。”
  丁柳云一听:“那就更应该打了,这种人,估计坏心思一堆。”
  一群人约好了,就着两天观察下贺沈的行动规律,找机会把贺沈堵了。把事情做的天衣无缝,还不招惹一身骚气。
  贺沈这种人就是讨打!
  丁柳云美滋滋地关掉了手机,打算翻个身,挨着了屁股上的伤,疼的龇牙咧嘴,一双眼睛沁出泪光。
  “贺沈,我们走着瞧!”
  ※※※※※※※※※※※※※※※※※※※※
  日更,日更,看我专栏,没有一篇文不是日更哒!日六日万完全不在手下,所以放心入坑吧!
  求收藏。2333
  ————————
  ————————
  新文求预收《不结婚就违法》
  成年不结婚就违法。轻松向,一根筋直男暴君攻x健气妖精受。
  从小魂穿,刚刚成年的林落函,被婚姻配对系统,强制分配了一个对象。
  林落函看着又高又帅又温柔又体贴的男人,头上的貂耳幸福地摇了摇。
  生熟稳重的男人说:“为了人类繁衍,三年抱两,基本- cao -作”
  林落函:???
  *
  &
  婚姻配对系统提议,一阵嘘声和骂声中,暴君力排众议,强行通过。
  “作为生育者,没有生育能力是她/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我坚信系统会根据情况,匹配最合适你我的伴侣!”
  之后,暴君的第一次匹配,配偶- xing -别为一名名为“林落函”的男- xing -。
  但全帝国人都知道,他不弯。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