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被迫成了他的替身男妻+番外 作者:安曦(下)

字体:[ ]

开,浑身散发着一股廉价的铜臭味。
  当时的傅庭轩很瞧不起这个瘦巴巴的男人,左右不过是个出来卖的,一夜?情玩玩,第二天绐张支票,就好聚好散。
  傅庭轩心里清楚着,他喜欢的是凌秋,不管过多少年都不会变。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但傅庭轩没想到过了两天他又在夜总会上看到了娃娃脸。
  他的身子好像还没有好,走路一扭一扭的,他高兴的走到了一个老总身边,然后拿着话筒唱了一首日语歌。歌词他听不懂,就听他全程嗯嗯啊啊,一不小心就把他给听硬了。
第159章 处男情怀
  也许是有处男情怀,傅庭轩看不惯第一次被自己上过的人再被别人碰。
  眼看着那老男人的手要碰到夏杨的屁?股了,傅庭轩走过去一把将男人搂到自己的身边来。
  他人很瘦,全身仿佛只剩下骨头,手腕很细,一点都不像男人的手,没有一丝力道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断。夏杨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他,眼神微怔,反应过来后试图推开他。
  被他一推一蹭,下面更yingT,傅庭轩忍着怒火,本来还挺看不起这人的,没想到再次碰面他居然敢推自己。
  傅庭轩少爷脾气蹭蹭往上冒,和合作方谈完合同后,便拽着夏杨去了事先定好的房间。
  夏杨依旧挣扎的厉害,小胳膊小腿往他身上打,嘴里喊着“放开。”
  出来卖的还喊着放开,这不就是欲擒故纵吗?
  他将夏杨扔到床上,随后打开钱包扔出支票甩到了男人脸上。
  “我买你今天晚上。”
  果然,只要钱到位做什么都可以。
  傅庭轩当时莫名升起一股烦躁感,上去就将他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也不做任何调情直接占有了这个瘦弱的男人。
  夏杨在床上依旧青涩的厉害,疼得身体颤抖,嘴里发出刚才他唱的日语歌,嗯嗯啊啊不停。
  调子五音不全,却意外的让他觉得好听,到最后傅庭轩已经分不清他是在唱歌还是真的很痛苦的发出呻?吟。白晃晃的灯光照在他那张娃娃上,让他逐渐变得透明,看起来越发不真实。
  之后……傅庭轩便包?养了夏杨。
  他脾气很不好,会冲着他乱发脾气,一有不快就会把他按到床上去折腾他。
  夏杨一直很乖,准确来说只要给够了钱,他就会乖乖的任由你摆布。
  慢慢的……傅庭轩发现了夏杨除了在他床上唱歌呻?吟外,还会意识不清的求他。
  他只会说一个“求”字,却不会具体去说求他什么。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更恶劣的欺负他。
  求我轻一点还是重一点?”
  床上的人没有动静,经不住折腾,没两下就晕倒了。
  他越来越瘦,傅庭轩将人抱在怀中,莫名的觉得这人和凌秋很像。
  可有不知道像在哪里?明明俩个人天差地别,一个满身铜臭味让他烦躁,而另一个会时不时让他心疼。
  过了腊八,他爸打电话让他回家,傅庭轩并不想回去,打算就在外面过年。
  他爸气得在电话里骂他,问他和谁在外面过。
  当时,他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夏杨,和他包养的小情人一起过。
  这样的想法让他惊了一下,他和夏杨认识四个多月。
  他从不去过问夏杨的事,而夏杨也不会去关注他。
  他们俩个虽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对彼此都不了解。
  其实这样也挺好,本来就是个出来卖的,了解那么多做什么?到了后面还不是得散。
  又过了几天,夏杨主动问起他,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我不回去了,就在这边过年。”
  夏杨顿了顿,吃过晚饭,躺在床上支支吾吾的和他说:“傅先生,我这几天要回家过年,我能不能请几天假?”
  “行啊,我跟你一起回去。”
  傅庭轩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想和夏杨一起走,也许是一个人在c城无聊,又或许是想着这个小sao?货,没了他,指不定又出去勾引人卖钱。
  起初夏杨还不愿意,但他还得靠傅庭轩养活,便不情愿的同意了。
  在路上的时候,他才知道夏杨和一个年轻男人住在了一起对方还有个女儿。
  夏杨一路上都在叮嘱他,到家后不要说他在夜总会里上班。
  瞧他那点小心翼翼的样,傅庭轩心里嗤笑一声,夏杨一个出来卖的居然还会有喜欢的人,而且对方还有个女儿在。
  活到这么大,他就没见过比夏杨还贱的。
  他一边看不起他,一边又感觉心里发酸,他这个人占有欲强,虽然包?养合同上写了互不干涉对方。
  但夏杨是他出钱养的人,身是他的,心也是,他容不得他出轨半点。
  傅庭轩打好主意,遇到夏杨老相好,他就把夏杨被他包养的事给说出去。
  结果……没想到……
  夏杨喜欢的人,居然也是他喜欢的。
  凌秋,他设想过各种相遇的方式,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
  真没有比现在还要糟糕的了。
  吃过晚饭,凌秋正准备收拾碗筷拿去洗,刚拿进厨房,栖栖就哭了起来。
  夏杨走进来:“秋秋,我来吧,你去看栖栖。”
  凌秋露出歉意的笑,洗了个手急匆匆的赶进去。
  凌秋走后,夏杨熟稔的穿上围裙开始洗碗。
  为了节约燃气,他没开热水,直接用洗洁精洗,冬天的冷水冷到刺骨,洗了一会儿,手就冻红了。
  傅庭轩站在厨房门口看了一会儿,也跟着进来。
  厨房很小,傅庭轩站在夏杨身后几乎紧贴着他。
  “你干什么?”夏杨身子一僵,停下洗碗的动作看了他一眼。
  傅庭轩上身前倾,将下巴放在他消瘦的肩膀上。
  “之前怎么没告诉我,和你住在一起的是凌秋?”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话一落,屁?股上就传来一阵痛,傅庭轩掐了他一下。
  “你还和我说你叫杨夏,连名字都敢骗我,你知不知道那个合同你用的假名可是要吃违约金的,你赔得起吗?把你pi.股cao烂你都赔不起。”
  夏杨的脸一阵红,用假名也是逼不得已,毕竟他不想被凌秋发现。
  “我错了,傅先生。”
  傅庭轩笑了一下,他心里没生气,说的那些狠话,不过是想逗逗他,哪知道这么不经逗,一下子就和他道歉了。
  “也没什么。”傅庭轩伸出手指摸了摸夏杨他红润的耳垂,温声说道,“记住,不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和凌秋说。
  毕竟以后,他还想着要追凌秋。
  夏杨哪会不知道他的心思,一回来他的眼神就直勾勾的盯着凌秋看。
  在夏杨眼里傅庭轩可不算个好人,倘若他是个正人君子,一心一意的对凌秋好,那他愿意把凌秋托付给他。
  可这个男人经常逛夜总会,只见过一次面就把他给强了,后面还包养了他。
  傅庭轩要是真的喜欢凌秋,那他的感情也太脏了。
  夏杨小声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他。
  傅庭轩满意的转身退出了厨房。
  凌秋还在卧室哄孩子,软软糯糯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傅庭轩寻着声音过去,站在卧室门口往里看。
  橘黄色的灯光打在凌秋身上,他正抱着孩子喂奶,这个画面十分温馨,让他不敢去打扰。
  最后还是凌秋发现了他异样的目光。
  他抬起头,见是傅庭轩后微微一愣后叫了一声他:“傅庭轩?”
  “你女儿……最近是不是快过生日了?”
  凌秋回道:“嗯,就在这几天。”
  栖栖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叔叔有些好奇,停下喝奶的动作看向傅庭轩,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傅庭轩心里更酸了,他情不自禁的走进去,站在离凌秋半米处瞅着。
  都说女像爸,男像妈,别说,这孩子和狗- ri -的秦暮阳还真像。
  五官里面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继承了凌秋,黑白分明。
  感觉傅庭轩一直盯着他手中的孩子,凌秋说:“你要抱一下她吗?”
  “我看看就好。”这样的奶娃娃跟个易碎的水晶娃娃没俩样,他可不敢上前去抱她。
  俩人之前气氛有些尴尬,凌秋安静的喂完孩子奶后,抱着栖栖:“栖栖来,叫叔叔。”
  孩子不认生,傻呵呵的笑了一声后,口齿不清的叫了一声叔叔,听着跟兔兔一样。
  傅庭轩情不自禁的笑了。
  “这些年……你一直住在这吗?”他进来的时候打量了一圈,房子很小,周围的环境也一般。
  “嗯,一直住在这。”凌秋不打算告诉他之前住在桥洞下的事,怕他担心。
  “要不,换个地方吧?”
  “不用了,我觉得这个地方很好,我已经住习惯了。”
  养着一个孩子,还要上班,维持生活,这其中的艰难想一想都觉得难受,傅庭轩想帮助凌秋,比如绐他一笔钱,或者直接给他买套房。
  但他知道凌秋不会接受他平白无故的惠赠,要是真的接受,早在一年前就接受了。
  凌秋的自尊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你和夏杨是怎么回事?”
  傅庭轩没想到这话题突然就转移到了他身上来了。
  “只是普通朋友。”
  凌秋偏着脑袋眼神带着探究看着他,只是普通朋友的话,又怎么会过年的时候把人带回家里来。
  而且他明显感觉到了他们俩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动作时不时的同步,有种让人难以插入的契合感。
  凌秋没再多问,而是自顾自的说着:“我之前在监狱里的时候就和你提起过他,他曾经虽然在gay吧工作,但他特别单纯。”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处处为我着想,我带着孩子不方便工作,家里的开销全靠他一个人赚,就连这房子的租金还有孩子的奶粉钱都是他赚的。”
  凌秋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傅庭轩,看着他微怔的眼瞳继续说着:“可以说,要是没了他,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像他那样对我好的人了。”
  傅庭轩蹙紧眉头:“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