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被迫成了他的替身男妻+番外 作者:安曦(上)

字体:[ ]

  《被迫成了他的替身男妻》作者:安曦
  文案:
  “你求人的样子像条狗,哭的时候很丑。”
  凌秋喜欢秦暮阳,求而不得,舍而不能,直到被送进监狱,他才知道他一厢情愿的喜欢,不过是被秦家下了情蛊。想明白后,凌秋决定逃离他的身边,这一逃就是四年,等再次遇到秦暮阳后,没想到这渣男居然跪在他面前。
  秦暮阳这辈子从来没有求过人,他跪在凌秋身后紧紧抱住他的腰,哭哑道:“我把我的心给你,你把当初那个凌秋还回来好不好?”
  “你的心都烂掉了,能值几个钱?还想换回当初那个凌秋,做梦呢你!”凌秋脸上从漠然变成悲凉,再从悲凉化为漠然,最后他嗤笑一声。
  当初那个凌秋早就死了,在你随手把他送人的时候心碎而死,在被推入火坑下监狱的时候绝望而死,在桥洞下腹中坠痛吐血而死。这15年里你一点一点的把他给推入“地狱”早就回不来了。
  【现代架空】泰迪巨婴人渣攻x深情不负易推倒窝囊受
  1v1双洁,前期很虐很渣,后期打脸,渣攻很惨,结局保持悬念
  我们的口号是,渣攻不得善终,渣攻硫酸泡头!老
  母亲温馨提醒,渣攻贱受文,极渣极虐,不喜欢此类型的勿进
第1章 他的生日
  “暮阳,你放学了吗?”凌秋紧紧的握住手机,指骨泛白,语气中有着难掩的期待。
  今天十一月初七,是秦暮阳二十岁的生日,他早早的就往学校打了电话请了假,在家准备了一桌子的菜,他还买了一个蛋糕小心的藏了起来,准备等他回家后给他一个惊喜。
  “怎么了?”秦暮阳语气有些不耐烦,觉得凌秋成天说话磨磨蹭蹭的讨厌得很。
  “就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我准备了你爱吃的水煮……”
  “我今晚不回来吃饭。”
  电话那头秦暮阳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他未说完的话。
  凌秋喉咙一噎,垂下眸看着自己的脚尖,身体细微的颤抖着,在一个月前他就期盼着这一天了,他不想放弃。
  “可今天是你的……”
  “还有,我今晚带朋友来,你滚出去睡,要是我回来看到你,你就死定了!”
  一句未说完又被打断了,凌秋张了张嘴,手机里却传来了忙音,他心里疼得厉害。
  秦暮阳每次带朋友回家都会把他赶出去,怕他丢了他的脸。
  他早就习惯了他这样的冷淡,也为这样的结果做好了准备,可是当听到电话里冷淡的声音后他还是不争气的哭了。
  他知道他一向讨厌他,因为,他是秦家找来给秦暮阳当童养媳的,俩人一起生活了五年,可在学校里却没人知道他和他的关系。
  凌秋回到屋把提前买好的蛋糕和礼物放在桌上,看着一桌子他精心准备的菜瞬间没有了食欲。
  他黯然垂下眼睛,解开围裙换上外套和鞋拿着钥匙失魂落魄的就出了门。
  凌秋出门并没有走远,因为他发现自己忘记拿钱了,甚至连手机都忘拿了。
  他不敢回去拿钱,怕回家的时候刚好碰到秦暮阳。
  凌秋身上没带钱不敢走远,也不好意思去餐馆里坐着,只好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大街上走着,天色渐晚路灯逐渐亮起,他坐在路边上吹着冷风,眼睛- shi -了又干,干了又- shi -,对着模糊的灯光,颤着嗓子唱了首生日快乐歌。
  声音哽咽到五音不全,在这夜晚里透着几分孤寂。
  十一月已入冬,冷风吹在脸上就跟刀割一样疼,凌秋脸色本来就白如今更是白到透明,就连嘴唇都失了血色。
  他走进一家超市取暖,转悠到十一点超市关门了他才无奈的走出来,抱着胳膊磨磨蹭蹭的往家的方向走。
  回到小区后,发现家里的灯已经熄灭了,别墅外的停车场也没有多余的车,秦暮阳的朋友想必已经离开了。
  凌秋松了一口气,这个时间应该还没有过凌晨,他还可以对着秦暮阳紧闭的卧室门对他说一句生日快乐。
  想着他勾了勾唇角,脸上立即有了笑容,放轻了脚步悄悄的拿出钥匙把门给打开。
  房间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好在凌秋对这儿十分的熟悉摸黑也能进去,他脱掉鞋,光着脚摸索进去。
  在即将进入客厅的时候,他看到从里传来微弱的光,凌秋脸上瞬间褪去了笑容,变得有些苍白。
  借着微弱的光,他看见了沙发上此时正暧昧纠缠在一起的俩人,一个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秦暮阳,而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
  客厅里烛光微闪,凌秋紧紧地咬着牙,此刻的他已经忘记了秦暮阳在电话里对他的提醒,他愣在原地,好似血液瞬间凝固,强烈的窒息感倏然袭来让他呼吸不得。
  秦暮阳松开身下的人,一抬手将灯按开,当看到凌秋后,他抿紧薄唇,一双幽暗的眸子里一片冰冷,眼底深处充斥着怒气。
  “他怎么会在这?还有你家的钥匙?”坐在沙发上的男生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望着凌秋质问秦暮阳。
  “乔影,你听我解释……”
  秦暮阳面露慌张想要解释却不知道从哪开始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凌秋和秦暮阳的关系不一般,气氛突然变得冷寂起来,乔影身形一动从沙发站了起来,“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回去了。”
  秦暮阳追上去,知道现在要挽留乔影已经不可能了,他紧紧拉着他的手:“我送你吧……要不我们一起住酒店?”
  “不用了,我已经让司机来接我了。”乔影冷淡说着随后甩开了秦暮阳的手逃也似的冲出门。
  秦暮阳也跟着着急地追了出去。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凌秋一人,凌秋呆滞地看着凌乱的沙发,只觉得心脏都被人勒着,喘不过气来,而他脸上的血色更是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消失了,留下一张惨白如纸的脸。
  是外面下雪了吗?怎么会这么冷?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秦暮阳这么着急,这么慌乱的想要去解释,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男人,那个叫乔影的男人。
  他其实早就知道秦暮阳有喜欢的人,这个人是乔影他一点都不意外,长得好家世也好,在学校更是出类拔萃,他不止一次听到秦暮阳提过,也不止一次在他手机上看过乔影的照片。
  凌秋踉踉跄跄的走过去,一边将发皱的沙发外套给整理好一边不争气的掉眼泪。
  泪水滴在上面,晕染了一圈水渍,他不想哭可是心里真的好难受,他喜欢秦暮阳,爱他如命。
  凌秋七岁那年被秦家从孤儿院里接回了秦家祖宅,在那里从认识秦暮阳后,就一直总在回想俩人在一起的事。
  凌秋记得那个时候,秦暮阳总是欺负他,不是把他关在小黑屋里就是把他推进臭水沟中。
  起初他也不是很愿意和秦暮阳在一起,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开始越来越喜欢跟在他身后,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喜欢缩在秦暮阳被窝里。
  后来秦暮阳走了,他还哭着想要嫁给他,这一想就想了12年。
  巨大的关门声打断了凌秋短暂的回忆,凌秋抬头,对上了秦暮阳,此刻他眼中一片冰冷,脸上更是有着他从未见过的寒意与愤怒。
  秦暮阳冲上来直接一巴掌把凌秋扇倒在沙发上,随后用力抓住他后脑勺的头发把他按压在沙发上,寒声道:“凌秋我在电话里说的你是没听明白?还是没长记- xing -?”
  冰冷得话如同冰渣子狠狠地抛出,凌秋被冷得直接打了一个寒颤。
  被秦暮阳扇的那半张脸火辣辣的疼,口腔里跟着传来一股血腥味,凌秋将那口咸涩的血水咽进去。
  “暮阳你不要生气,我错了……”
  秦暮扬手狠狠一个耳光把凌秋未说完的求饶打进了肚子里。
  “你以为你一句错了就完事了?”他狠狠地捏住凌秋的下巴,笑得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为了今晚他做足的准备,他等了乔影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这朵高岭之花骗回了家,结果就因为这个人,一切计划都被打破了。
  他现在真恨不得能一手掐死他,秦暮阳毫不掩饰他的愤怒和恨意,拳头握得咯咯响带着拳风毫不留情地挥打在凌秋身上。
  秦暮阳学过散打还参加过比赛拿过奖,凌秋那瘦弱的身躯根本就扛不住几下。
  他一边痛苦的呻吟着一边忍住剧痛,手脚并用的往旁边躲,不料身体悬空,砰的一声,落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真的太疼了,身体像是被拆碎了一样。
  秦暮阳漆黑的眼底中翻滚着一股- yin -鸷,他一手揪住他后脑勺的头发将人给强行拽了起来。
  “有能耐了啊凌秋,我打你还知道躲了。”
  凌秋眼中越发的胆怯,他爱秦暮阳但同样也怕他,和他生活的这五年里他不知道挨了他多少揍,而每一次他都是默默承受不还手也不会躲。
  “看来我今天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会长记- xing -了!”
  随着他一声话落下,凌秋被秦暮阳卡住了脖颈。
  “唔……”凌秋被掐得微微窒息,脸上染上一层薄红,他张着嘴,喘不过气来,就像是被提上岸的鱼。
  秦暮阳冷眼看着凌秋晃动挣扎,眼角微- shi -,他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暴虐因子,掐着凌秋的脖子把人往地下室拖去。
  地下室关着的是一头藏獒犬,秦暮阳把他带到这不用想都知道是要做什么了。
  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凌秋颤抖着手紧紧的抓住秦暮阳的的衣服,声音里充满绝望的痛苦。
  “暮阳,我错了,我不敢了!求你……求你别把我关在这……”
  秦暮阳听着他战栗的求饶声,嘴角咧出残忍的冷笑,他按下墙壁的开门键把他带到楼梯处毫不留情的把人从楼梯上甩了下去。
  力道很大,凌秋直接撞在了栏杆上,额头碰掉一块皮鲜血淋漓。
  凌秋抱着头,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他疼得蜷缩在冰冷的地面上,然后看着站在楼上高高在上的秦暮阳。
  “凌秋,好好的在这里面受着吧!”
  凌秋只觉得耳间一阵剧烈的刺痛,紧接着便是不停歇的蜂鸣,而此刻他已经无暇顾及那么多了,他手脚并用往楼梯爬去。
  卑微的跪在地上,嘶声乞求:“暮阳,求你别把我关着。”
  额头上的血已经流进了他的眼中,眼睛里火辣辣的疼,凌秋伸手抹掉脸上的水渍,一张脸糊成一团。
  面对着满身是血的凌秋,秦暮阳眼中没有丝毫怜悯,他转过身往墙上一按,关着藏獒的笼子开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