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天色将亮(第一部) 作者:明仔/明王

字体:[ ]

  《天色将亮(第一部 )》作者:明仔/明王
  文案:
  小王爷卫沧澜八字奇轻,所以理应找一个八字硬的家伙垫背。可是,眼前这个不但不保护主子,逃得比兔子还快的家伙难道是来吃闲饭的?!
  这是一个可爱的的寻仙撞鬼的冒险故事………… = =谁告诉我这简介怎么写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三教九流 青梅竹马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沧澜、许朝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可爱的的寻仙撞鬼的冒险
楔子
  当浓浓的雾气退去,清晨最早的一丝光线穿破厚云,落在屋檐上的时候,院子里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昨夜的雨水只在地面上留下了水迹,被打落的海棠花瓣也被下人们清扫到了角落里,埋入了泥中。
  这里的主人曾吩咐过,花瓣凝结了海棠的灵气,自然是要回归到海棠身边才是最妥当的。
  房里有了动静,下人们连忙将洗漱的东西端进去,过了一会,又将热腾腾的糕点送了进去。
  少年站在院子里,睁着一双大眼,有些畏惧有些无措地抓着自己的衣角,单薄破旧的衣衫被他这么蹂躏着,肩膀上竟裂开了好几道口子。
  “王爷,新来的伴读就在外边,您饭后是否看一眼?”总管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少年更是紧张得僵硬了身子,似乎连怎么站都不知道了。
  “嗯。”回答中带了些鼻音,似乎还未完全清醒过来。
  等了好一会,屋里的下人们才纷纷端着盘子走出来,最后出来的总管看了眼少年,用眼神示意他站好。
  少年连忙绷直了身子,两手放在身后,纠缠着。
  待屋里的人走出来,少年惊得瞪大了眼。
  那是个穿着淡青色锦袍的十三四岁少年。他长着一张白玉般的脸蛋,秀致的五官让人忍不住眨眨眼,想要确认他的- xing -别。
  好看。很好看。是个大美人。少年贫乏的词汇只能让他如此赞叹。
  “胆子如何?”有些清冷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少年的猜想,突然意识到对方是王爷的少年连忙收回自己的视线,低下头,一言不发。
  “回王爷,这个还没询问过。这小鬼家中遭了水灾,只他一人流亡至此,恰好被人贩子捡了。要不是王天师说这小鬼的八字奇硬,我还真不敢将他带回来。”总管带着讨好的神情笑道。
  小王爷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也确实,瘦弱的少年穿着破旧的衣衫,扔到人群中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难民。因为饥饿而显得过于突出的双眼也毫无灵气,怯怯懦懦的表情总像是在闪躲着什么。若要说得难听些,那便是死气沉沉。
  “我不要。”皱着眉的小王爷拒绝。
  总管与少年一愣。
  “这种无趣的胆小鬼,我不要。”他冷笑着,甩袖就要离开。
  少年愣了好一会,直到这位与自己身高相差无几的小王爷擦身而过时,想也不想地就伸手拉住了对方的袖子。
  “哎哟!”总管叫得就像是自己的尾巴被踩到了一般,蹦起来就要拍掉少年脏兮兮的手。
  少年闪开总管,“扑通”一下就跪到了小王爷的面前。手依旧拽着他。
  张张嘴,他只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几个单音。
  小王爷低头看他,又看了眼总管。“他是哑巴?”
  总管连忙点头:“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把他带进来的。”
  小王爷冷笑:“你倒挺会替我着想。”哑巴倒是有好处,即便再害怕也不会发出惨叫,顶多也就晕过去了。
  他要大胆的伴读,就是不想听到太多的噪音而已。
  小王爷又低头看向少年。依旧是不出色的五官,依旧是没什么灵气的眼睛,只是里面求生的欲望终于让他看到了一丝活人的气息。
  他想活下去。如果此刻被送走,他就要回到原来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了。少年死死拽着他的衣袖,恳请这位同龄人大发慈悲。
  “放手。”小王爷瞪他。
  少年居然立刻就松了手。
  小王爷挑眉,作势要离开,少年的手又迅速地就纠缠了上来。
  啧。还挺执着。小王爷压抑着嘴角的弧度,扫了眼总管。“脏兮兮的,还不把他洗干净再带过来?”
  得了恩准,少年立刻露出了喜悦的表情,方才死气沉沉的脸也算有了些光亮。
  于是小王爷卫沧澜在十四岁那年,收到了他第六位伴读。少年因不会说话,也不晓得如何拼写自己的名字,就被取了个吉利的新名。
  长生。
  八字够硬的长生就这么被留在了八字轻得出奇的小王爷卫沧澜身边。
第1章
  长生苦恼地吃着第三碗饭。
  听到脚步声就开始紧张的他,在王府里养了大半个月,依旧不见长胖。要不是肤色红润了许多,眼神也明亮了不少,否则卫沧澜绝对会怀疑长生是否是一只饿死鬼,伪装成人类呆在自己身边。
  嘴里还塞着一口饭,房门就被人踢开,长生涨红了脸抬头看了眼来人,拼了命地咽下这口险些噎死自己的米饭,然后才毕恭毕敬地站起来,低眉顺目。
  “还没吃好?”小王爷皱着眉头,看他面前空空如也的盘子。
  长生想的却是“今晚到底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脸上尽是难掩的惴惴不安。
  卫沧澜勾起嘴角,却是恶狠狠地:“你别想逃。”
  长生哭丧了脸。
  住进王府的第二天,他就明白了为何王爷会挑上据说八字够硬的自己。那天夜里,正抱着一堆被褥的长生刚踏入房间,就看到了他从未看到的一幕:苍白着脸满头是汗的小王爷双手做印,盘腿坐在地上,口中衔着一把异常轻薄的银刀,一动不动。他前面飘着一团黑雾,黑雾里是张扭曲的人脸,似是要冲向卫沧澜却被面前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
  长生嘴巴大张,手中的被褥全掉到了地上。
  卫沧澜抬眼看向来人,脸上闪过一丝虚弱,却又立刻换上恶狠狠的驱逐神情。
  黑雾感到了闯入者,企图转移目标,长生眼见他就要扑向自己,张大了嘴半天只发出了几个气音,身子抖了好一会,才想到要逃跑。可惊吓过度的身子已不听使唤,虚软的双脚在转身的时候就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黑影已经朝他扑来。
  长生的嘴巴已经大得几乎脱臼。
  “快滚!”卫沧澜拿出口中的银刀,朝他大吼。虽说八字够硬,可还未接受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怎能轻易承受冤魂缠身?
  长生听得清楚,无奈自己始终爬不起来,惊吓过度后,竟猛地冷静下来,盯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黑雾,学着刚刚从卫沧澜那儿看到的姿势,做起了法印。
  毫无防备的黑雾猛地就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撞到了墙角!长生出了一身白毛汗,丝毫不敢放松手印,手臂上甚至绷起了条条青筋。
  卫沧澜一愣,连忙趁着攻势冲了上去,一把将银刀插入了黑雾中央那张已经完全扭曲的脸。
  一声像是从地底下冒出的惨叫响起后,黑雾慢慢地淡去了。
  房间里只剩两人的呼吸声。擦去汗水的卫沧澜扭头去看一直保持着嘴巴大张双目呆滞的表情的伴读,冷哼一声:“你倒是挺机灵。”
  长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脸惊恐地看了眼卫沧澜,突然夺门而出。
  刚想奖赏他的卫沧澜愣了愣,反应过来后青筋立刻跳起,气恼至极,忍不住也冲出房间,要把那个失礼的伴读抓回来教训一番。
  王府太大,大得一个新来的伴读很快就迷失了方向,被人堵到了死角里。
  抱着柱子死活不肯撒手的长生,两眼啪嗒啪嗒地掉着眼泪,就是不愿跟卫沧澜回去。跟他身材相差无几的卫沧澜死活也拽不动这个胆小鬼,忍不住大骂:“这就怕了?还早着呢!既然来到这里,就乖乖的给我待着!要不是你以为就你这德行还能进王府当伴读?反正死不了,你怕什么!让你来当盾牌而已,你看今晚不就成功了么!快给我撒手!”
  长生抱着柱子猛摇头。
  卫沧澜咬牙切齿地拉着他的胳膊,脚甚至蹬到柱子上借力。
  “快撒手!要惹恼本王爷,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长生一愣,终于想起了对方的身份。回头看他,那张过分秀气的脸上竟挂着凶神恶煞的表情,眼泪立刻被吓得收了回去。
  卫沧澜立刻得意而又凶狠地笑道:“你是怕鬼,还是怕死?要是被我赶出去,你就只能回到老家,继续生不如死……”
  长生立刻松开了柱子。
  卫沧澜哼了一声。
  胆小鬼于是低着头,犹如一只垂头丧气的小鸡跟着小王爷回到了房间。
  一路上,小王爷不停地下着猛药:“若是其他人敢这么撇下我逃跑,早已被我赶出王府。要不是看你还挺机灵,又不会发出吵死人的尖叫,我才懒得出来逮你。哼,要是你这还不知足……”
  一句一句,彻底地打消了长生企图逃跑的念头,低着头抹着眼泪就这么跟着小王爷回到了房间。
  啧,也怪不得长生,不才是个单纯的十三岁少年么……
  据说小王爷卫沧澜出生的时候,啼声震天,无论娘亲怎么哄,奶娘怎么劝,都止不住这好像被吓得胆儿都破了的嚎哭。
  御医看了直摇头,束手无策,最后找来了给小王爷起名算命的道士,那道士一看,立刻脸色惨白地用一道符封住了小王爷尚未能视的双眼。
  道士憋了好久,最终冒着被砍头的危险,偷偷朝娘娘汇报:小王爷八字奇轻,恐难长命。
  静妃娘娘立刻就哭晕了过去。好不容易生了个皇子,竟是个皇族的异类,怎叫人不心灰意冷?
  最后静妃娘娘还是封住了所有人的嘴,还接受道士的建议,做了无数个保命符给娃儿戴上,又命人去民间寻找一个八字硬的孩子作为伴读,做了一切的保护,终于还是将这个命苦的小王爷给健康的养大了。
  结果一心让儿子长命百岁的静妃娘娘却在卫沧澜六岁那年,先撒手人寰。
  没了娘亲的保护,卫沧澜八字奇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宫廷,竟惊动了连静妃丧葬都未出席的老皇帝。老皇帝带了一群和尚道士,让他们围着卫沧澜的小房间转了一周,一群老秃驴牛鼻子摇头晃脑地说“小皇子命薄,难以长生”,又看了眼双目呆滞的卫沧澜,更是把五官皱得几近一团。
  “小皇子若是孤身一人……恐怕会带来不详。”那精致得叫人忍不住嫉妒的五官,难道不像是祸水的象征么?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