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零号游戏 作者:清韵小尸

字体:[ ]

  《零号游戏》作者:清韵小尸
  文案:
  本文为科幻无限副本流故事
  2383年,赏金者顾令因被人诬陷被关入零号监狱。
  在这里,所有囚徒被迫进入一个名为“世界”的系统进行搏杀,以此获得生存的权利。
  两年后,顾令的旧情人,当初亲手逮捕顾令的江玨跟随他的步伐,一同进入了零号监狱。
  他们发现系统的存在与外星人对地球的入侵有关。
  进入“世界”后,江玨觉醒了名为蜂王的能力,成为系统内万人迷般的存在,能够吸引雄- xing -生物,也能感知其他生物的位置。
  世界中——
  小弟A:老大老大,据说“世界”来了个大美人哎,我带您去观摩观摩?(像苍蝇一样兴奋的搓搓手)
  顾令:滚!
  小弟A:老大,你看,就在那边,好多男的围着哎!顾令:嗯?(一个冷眼)
  众人:+(っ?°Д?°;)っ+谁叫嫂子的信息素那么诱人!
  无限副本流故事
  1v1
  内容标签: 强强 科幻 情有独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玨,顾令 ┃ 配角:苏行,何白,余人雅,萧承墨,余人悦 ┃ 其它:系统
  一句话简介:丧心病狂魔王攻&日天日地女王受
第1章 零号监狱
  自从《乌尔纳姆法典》问世,数千年来,人类一直从未停止善与恶,罪与罚的思考。
  2385年,H国,一场公审迎来了最后的宣判。
  人类在经历了大萧败时期之后,黑白的边界早就不那么分明,所有的一切被几大家族所掌控,生命可以被人随意践踏,罪早已不是单纯的罪,恶也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恶。
  现行的律法,是在萧败和末世之后所另行颁布的法规,早已和数百年前的完全不同,死刑已经被废除,恶却要付出代价,人类数量锐减的今日,更多的犯人被剥夺了自由,关入了各处的监狱,甚至犯人们还可以选择服役的方式和场所。
  “犯人姓名:江玨”
  “年龄:24岁”
  “申请进入零号监狱,予以批准。”
  江玨在庭上听到这宣判内容,忽然有些如释重负,庭下却开始议论纷纷。
  “啧啧,这小子看起来完全不像坏人啊……”
  “为什么他会申请进入零号监狱那么可怕的地方?”
  “他以前可是特查科的人啊,还是个精英。”
  “你看他一直没有辩解,应该是罪有应得吧。”
  江玨低下头,他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坏人,甚至说是现在,他依然对那些罪责嫉恶如仇,他的心中有他所定义和坚守的正义。
  如今,他要被关入监狱,与那些其他犯人一起,面临残酷的生死。江玨的心里没有惶恐与不知所措,有的是平静,甚至有着一丝期待与兴奋,他的心脏在胸腔内飞速跳动着,因为他终于可以见到顾令了。
  位于公海上的H国零号监狱。直升飞机运送下了最新的一批的囚徒,江玨也在这其中,他刚走下飞机,可以闻到海风的味道。犯人们被人牵引着,接受入狱前最后的检查。
  江玨蒙着眼睛的眼罩被人有些粗暴地摘了下来,待他适应了眼前昏暗的光线,有人打开了他手上脚上的电子锁铐。这一期的新人,一共有三个人,一个是身高一米九的壮汉,一个是一个探头探脑的小个子,第三个人就是江玨。
  他们被领着,进入了一间检查的房间,面前被放好了衣服还有一些简单的用品。江玨当着两个狱警的面脱了个精光,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色苍白的不正常,那是一种多日不见阳光的白。
  江玨很瘦,隔着皮肤可以看出肋骨的形状,尚存的腹肌和人鱼线昭示着他曾经有过傲人的身材,可现在,他的身材细瘦到仿佛随时会倒下,这仅仅是一张好看的皮囊,裹着一团虚弱的血肉。
  脱下了最后一件衣服,江玨赤身裸体,但却坦坦荡荡,电子仪器扫过他的身体,发出滴的一声,确定他没有夹带入任何的违禁品。检查完后,江玨面色平静地拿过衣服,一件一件穿上,扣上领口,换好了一身灰色的囚服,他的个子不低,但是中号的囚服穿在身上还是空荡荡的。随后江玨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圆形的手表样的东西,扣在手腕上,他的手腕纤细骨节分明,那金属环扣在手腕上,还有一些空余。
  江珏的私人物品也被一件一件摆于桌前,进入监狱的犯人,不需要任何的隐私,只能持有必备的用品。桌上摊开来东西有一本书,一张照片,伍佰元现款,还有一盒像是糖果的小瓶。
  检察人员仔细查了那本书,发现没有夹带,看了看那张照片,是张挺普通的旧照片,在2385年,已经很少有人还看书并且留有这种纸质的照片了,检察人员有些狐疑地看了面前这个俊秀的年轻人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保留着如此古董的爱好,最后他又拿起那瓶东西拿起来晃了晃,上面写满了他看不懂的外国文字,“这是什么?糖果?”
  按理说,食品类的东西是不允许带入零号监狱的,这些东西在转押前就会被扣下。
  江玨微微抬起头来,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面无表情地答道:“是药。”
  一旁有个狱警凑过来和那检察人员耳语,“这就是那个被何典狱长打过招呼的……”
  检察人员点了点头,又翻了翻,在放置他私人物品的盒子底层看到了监狱指定医院开具的处方,这才没有再为难他。
  江玨以外的那两个犯人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那个壮汉被扣了东西,小个子则是挨了几电棍。这也就是所谓的下马威,怕犯人进去以后不服管教,先来立个威。
  层层手续办完,又接受了入监的培训审核。一切事情办妥,就到了领人进去的时候,那几个狱警这时候却开始互相推诿。
  “这次该谁了?”
  “老三,今天该你领人了吧?”
  “我上次刚去过!”
  最后几个人抽了签,中签的三个狱警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脸不耐地站了出来,领着这几个新人去他们的房间。
  如今已是深夜,江玨和其他两个人被狱警引领着,进入了一条黑暗潮- shi -绵长的甬道。甬道的尽头,金属的铁门一层一层打开,最后进入监狱。
  一跨入监狱,一股潮- shi -腐朽的味道瞬间涌了过来。
  这座监狱是狭长形的,监狱很高,大概有四十米左右,大大的白色灯全部悬挂在房顶上,最下层的走廊是有些昏暗的,他们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像是悬崖断壁下的一条小径。往上看去,是数层的小房间,每个小房间外都竖了铁栅栏,里面住满了囚徒。在高空上,牢房的两边,有一些交错横跨的走廊,都是用铁网铁栏架设。
  江玨一步一步走在监狱的走廊,这里一时安静,只能听到狱警和他们的脚步声,在此之前江玨因为职务的原因,曾经到访过无数的监狱,但是那些地方都没有这里这么- yin -森,神秘。
  现行的监狱以号为分,不同号码的监狱会进行不同的改造方向。
  一旦进入零号监狱,无论之前你是个怎样的人物,家财万贯还是叱诧风云,都要和以前的生活说拜拜了。自从进入之日起,没有探监。
  那些小房间中逐渐有人凑过来,探出头来,饶有兴趣地看着狱警带过来的新人。
  他们中可能有小偷,强盗,诈骗犯,连环杀人的变态凶手,曾经杀人如麻的佣兵,甚至有鼎鼎有名的黑手党头目。
  大萧败之后,于生存的面前,人权被践踏到了极点。以前不可想象的事情,在这个年代却变得顺理成章合法合规。
  死刑虽然被废除,监狱却被从新规划为零号到九号。有的监狱中的犯人需要从事危险的劳作,有的监狱中的犯人需要深入充满核辐- she -的地方进行建设,有的监狱需要一些特殊的精通电脑的犯人,用于黑客技术的破解和武器设计,还有的监狱中的犯人,甚至会沦为科学的试验品。
  这其中最为凶险的却是零号监狱,零号,意味着一切归零,各国的零号监狱,都修建在“世界”的传送点上。这里戒备森严,无人可以逃脱。
  “一至五层是双人间,往上是单间,每个房间里都有马桶,每周一三五可以去公共浴室洗澡,每天上午的八点到下午三点,是- cao -场的自由活动时间。出去以后左边是食堂,右边是医疗所,楼上是你们住的地方。”狱警一边带着他们,一边介绍着这些基本的情况。
  随着他们的脚步,两边探出头来的犯人越来越多。而且,江玨发现,在监狱的顶层,有一些犯人并没有被关在监牢里,而是站在顶面的楼廊上,看到这样的景象,江玨微微皱眉。
  发现这种情况的显然不止江玨一人,那大个子直接发问:“喂,狱警,为什么他们可以出来?”
  狱警白了他一眼,“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要问,等你们拿到了足够的贡献点,也可以到处乱跑。”
  贡献点,这是囚徒们进入“世界”以后,取得的一种成绩。是对他们出生入死的一种嘉奖。
  “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进入‘世界’?”那小个子在一旁连着问道。
  还不等狱警回答,忽的,高空中响起了一声口哨声,在幽暗巨大的监狱中引起一阵回响。
  那似乎是一声号令,随之而来的,一团东西忽然从高空之中坠落而下,嘭地一声落在众人的中央,浓重的血腥气铺面而来。
  借着灰暗的灯光,江玨向地上看去,那是一具尸体,生前受过各种折磨,被剁到血肉模糊,如今摔下来,头骨已经粉碎,红白色的脑浆迸裂,一地血淋淋的肉块。
  忽然收到这么一份“见面礼”,那身材高挑的壮汉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跟着进来的小个子更是直接呕吐了起来。江玨却是抬起头向上看去。他的目光淡然,划过一个一个笼子,那是一张一张的脸孔,傲慢,自得,凶恶,无序。
  江玨的脑中浮现了四个字:丧心病狂。
  他的目光一路往上看去,落在了回廊之上的几个人身上,是那些人扔下了这具尸体,最后他的头微微侧了,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那里只有一个身影,那个罪魁祸首背着光,站在高处,从那个角度,他可以更好观看到新人们受到惊吓的丑态。而他背光而立,新人们完全看不清他的脸。
  江玨也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是从他的方向看去,却有几分熟悉感。
  短暂的惊恐之后,打头的狱警才反应过来,低声骂了一句,“- cao -他妈的,怎么又死人了?这是这个月第五个了吧!”
  那小个子被吓破了胆,指着上面的人对狱警道:“死人了!你们还不把他们抓起来?!”
  “这里是零号监狱,用不到你- cao -心。”一旁有个狱警奚落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