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撩弯反派大魔王+番外 作者:一只小甜甜

字体:[ ]

  《撩弯反派大魔王》
  作者:一只小甜甜
  内容简介:
  cp:神经病反派大魔王and扰乱君心超可爱小狐狸(软萌可爱天然撩受×被撩的心甘情愿攻)
  简介:
  世人皆知,六界之上乃天道,天道不可违,顺则成,逆则亡。
  而传言说天道之上,是一手遮天的容胥魔君。
  容胥魔君身具天道之力,抬手便有毁天灭地之能,一手遮天,无所不能,却生而无心无情,视天下苍生为草芥。
  - xing -残暴,喜嗜杀,喜怒无常。
  逆之者亡,俯首帖耳顺之者,亦亡。
  神,仙,妖,鬼,人,五界穷途末路,战战兢兢等着这灭世之劫,没想到先等到的不是容胥魔君麾下的魔军,而是一封白玉金纸的大婚请柬。
  容胥魔君宴请天下,要迎娶狐妖一族小殿下,妖狐白笙。
  众人都猜,这是容胥魔君折磨人的新方法,小狐狸命不久矣,狐族今日过后恐将不复存在。
  直到大婚当日,从狐狸洞出来的新娘子一把掀开头上的盖头,扔到容胥魔君脸上。
  白笙一脸不高兴,瘪着嘴道:“我累了,不想走了。”
  众人被吓的差点当场跪下,却发现容胥魔君比他们跪的还快。
  容胥毫不犹豫屈膝跪下,轻声哄,“那我背你,好不好?”
  小剧场:
  前期――
  白笙到底和旁人有什么不同?
  容胥(轻蔑一笑):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小玩意儿。
  后期――
  容胥:不过是个可有……
  远处的白笙不小心摔了一跤。
  容胥(骤然变色)(跑过去抱起来):摔着了?哪里疼?崴着脚了?乖,我看看……
  白笙:(瘪嘴)要吹吹
  容胥:(立刻)好
  跪地捧起白笙的小jiojio,放到嘴边小心翼翼的吹吹。
  本文又名:《论如何把一头恶狼变成一只狗》
  使用指南:
  1、攻是真神经病,情感障碍,真变态。(情感障碍有原因,后期会恢复)
  2、受回到五年前的过去,遇到十八岁的攻(会回到现实,现实与过去时间流速不同)。
  3、受是狐狸精,大部分时间都会是人形。(受智力大约在平均线以下,不算聪明也不傻,但不是天生这样的,受到过损伤。)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胥and白笙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麻麻这里有坏蛋qaq
第1章 前篇
  长麗山。
  天地间- yin -沉一片,黑云仿佛要压下来,隐有血光浮动。
  山脚下厮杀惨叫声不断,血流成河,若人间炼狱。
  长麓山乃妖界圣地,人迹罕至,山中草木历经万年苍桑,因此皆是碧绿棕青的参天大树,树木遮云蔽日,根枝交错盘桓。
  而就隐在密林掩盖处的半山腰上,山石草木的掩映之中……
  一黑不透光的传送圈浮于地面之上。
  不同于其他,此圈幽深黑暗,像是无尽的黑洞,极为诡异……
  圈离地一尺,不足一人之高,其中漩涡涌动,圈中卷出凌厉的风扫得周围一片狼藉,遍地残枝落叶像是被利刃折断,切口皆是整整齐齐。
  两个鹤发的老者正对黑圈,盘腿席地而坐,全身浸满血色,面上也不乏被罡风所伤的血痕,两人却似丝毫不在意这些伤,只是抬首看着眼前的黑洞,眼神中交杂着强烈悲哀和期翼……
  一弹指间,罡风更加疯狂的暴动起来。
  两位老者屏气凝神,脚下御风极速后退,手指于胸前飞速结印,金光自八方而来,尺厚的结界如铜山铁壁般拢盖住黑圈。
  而此时,圈内黑洞正飞转盘旋,风刃疯狂的撕扯,满地纵横杂乱的灌木落叶,翻飞滚动,像是被高高举起的尖刀长矛,悬于空中,猎猎作响。
  黑洞飞速转动,越来越小……
  就在它汇聚成一个铜钱大小的圈,即将被卷入空缝隙中的之时,天地之间忽而一顿。
  一片漆黑的光晕四面八方横切而过,密林之中的方寸天空皆被这光刃席卷而过,所过之处,草木巨树顷刻化为尘埃。
  行过近十丈,光刃与二人提前布在四周,由上百件极品仙器所聚成的结界相撞。
  宛若击卵之石,金色结界“咔嚓”一声破碎……
  不过瞬息之际,仙界万年所藏尽毁于此,然后又于一片尘埃灰烬之中,消失无踪……
  青衣老者手撑浮萍苦苦支撑,方才将将坐住,缓慢迟钝的抬手擦了擦嘴边血迹,咳嗽几声,虚弱笑道:“老朽今日总算是见识了这天道之力是何等的恐怖……”
  另一老者靠在岩石上,白衣已被鲜血染红,“逆天而行,你我命不久矣……”
  青衣看着凝神,低声问:“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可此法,终究能成吗?”
  白衣老者摇首叹气,“功成也好,功败也罢,六界唯此机会,别无选择……”
  青衣老者抬头望着黑云压顶的天空,听着远处山脚不绝于耳的恸哭惨叫,沉重道:“只怕再过半个时辰,天界也是如此景象了……”
  白衣老者咳出一口血水,满目悲凉,“何止天界,灭世之劫,又有谁……谁能幸免于难?”
  白衣老者捶地叹息一声,悲恸大喊:“难道是因天道本无情!所以才将这毁天灭地之力给予残忍无道,无心无情的容胥魔君吗?”
  “诸丙!此话不可妄言!”
  “事到如今,又还有何不可言!容胥魔君一手遮天,视人命为草芥,五界联合,尽精锐而战,竟也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他肆意虐杀,连为他征战的魔界都无法幸免,苍生万物!竟成他掌中玩物!”
  “我为何说不得!天道无情!天道……不眷啊!”
  青衣老者低叹,“你忘了?……晁庄神君在魔界圆寂之前,曾拼尽最后一丝神力传信回来,猜测容胥魔君乃天道化身……”
  “容胥魔君平生贵极顺遂,在人界时便位列九五,是为至尊,却生来无情,心如木石玄铁,又有灭世之力,神君所言,其实不无道理啊……
  “若是真如此,天道……不可违……”
  白衣老者悔恨,“人界之乱几年前早有传闻,若是早……
  青衣沉声打断,“诸丙,天命所在,神魔降世,此乃天劫,岂是你我凡人能轻易逆改,既已竭尽全力,且勿再沉湎于过去!”
  白衣老者不再言语,缓和片刻,才艰难颌首。
  声音如磨砂般沙哑,“你我枯竭天界万年所藏灵气,竭尽所能,逆天而行寻求天命,可这天象所定,天命之人……竟是只不谙世事的小狐狸……”
  “无法化形不说,生在妖界,竟似凡界之狐,只有一尾……”
  “又失了内丹,它能如何……阻止残暴无情的容胥魔君,逆转这劫难……”
  青衣苦笑摇头道,“天命难测,这是唯一的一根稻草,即使再荒谬,也不得不做。”
  顿了顿,青衣问道:“可你方才为何要骗它?”
  白衣老者摇头,“容胥魔君嗜杀成- xing -,暴戾恣睢,以他之力,毁天灭地如臂使指,却偏偏要派遣魔军,一点一点的折磨,让人时时如立刀尖火海,我若如实告知它这些,它必战战兢兢,恐怕一去便会引他所察。”
  “为求万全,我已狠心挖去它内丹,既早已触犯天规,也无所谓欺骗不欺骗了……”
  虽是这么说,白衣老者却明显面带不忍,“到底是我对不住它……”
  青衣老者叹气,“你先前也说了,苍生之劫,谁能幸免。”
  “事已至此,多思无益,只能期盼它真如天象所示,破这灭世之劫……”
  白衣老者手指万分艰难的翻转几下,咬牙摆出祈福阵法,“但愿……”
  青衣老者修行法力同样早接近已枯竭,与凡人无异,见状却也运转着体内最后一丝灵气,为它祈福。
  作者有话要说:
  jj疯了,暂时不敢更新,修改一下试试水
第2章 大雪
  白笙是被冻醒的。
  夜色将临,天开始下起鹅毛大雪来,不出半刻,无论是宫殿的朱瓦,朱红色的栏杆,还是殿外的青石板和花石草木,便都堆砌上了一层薄薄的雪。
  白笙被掩在大雪下面,肚皮贴着草地,一身的白绒毛和皑皑白雪完美的融为一体。
  他动了动小脑袋,抖掉飞落到毛上的雪,却不小心扯到了几乎遍布了全身的刮伤。
  白笙僵了僵。
  呜呜呜,长白胡子的都是大骗子!
  说好的挖内丹不疼,说好的很快就能传送过来,全是骗狐狸的,挖内丹好疼,传送圈里的风刮的他好疼好疼……
  白笙呜咽着低叫了两声,忍着浑身针扎似的疼,白笙费劲儿的低下冻的有点僵硬的头,小心的舔了舔血已经干涸的两只前爪,贴着宫殿回廊下的木栏杆,把自己蜷的更紧了些。
  好冷好冷……
  因为失了太多的血,小狐狸原本又白又亮的一身毛绒绒的皮毛也像是黯淡了不少。
  宫殿附近有很多的守卫,狐族听觉灵敏,虽然已经差不多是只废狐狸,但白笙稍稍一竖耳朵,还是能轻易听得到不远处巡逻士兵在雪地里走来走去的咔嚓咔嚓脚步声。
  雪势越来越大,花草被压弯了腰混着洁白的雪碾进了泥土里,入目是一片白茫茫。
  就连白笙刚刚在阶下的白玉石板上留下的那几朵鲜红的血色梅花脚印,也已经很快被雪白的大雪掩盖,又被宫人连雪一同扫去,一点痕迹也无。
  想起自己流的那些血,白笙又觉得头晕了,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多的流血。
  在这之前白笙唯一的一次受伤,是因为他下山去偷农户家的大公鸡,被大公鸡啄了爪子,流了一小滴血。
  那时候白笙还为那滴血哭了一路。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