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正宫不让位 作者:妖月空

字体:[ ]

  书名:正宫不让位
  作者:妖月空
  文案:
  胥礼正道首座,高岭之花。
  牧远歌邪道头子,狂放不羁。
  人人都说他俩是一对。
  后来,牧远歌:你们说得对!
  反正他俩在一起后
  对手出招声势浩大:对三!
  牧远歌&胥礼:王炸!
  各路妖魔爆哭:求给条活路!!!
  要强要面子火爆邪君受(牧远歌)x耐心耐力贵气首座攻(胥礼)
  主受,1V1,He,王炸cp。
  预防针:
  ①有男二,男二神助攻。
  ②主角开篇大号,会以新号被迎回正道,小鬼之身阎王之魂。
  ③慢热,攻暗恋受,攻宠受。待补充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之骄子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远歌,胥礼 ┃ 配角:姜袅,阮慕安,步峣,晏伏,田裕,阮枫,傅琢,宋小包…… ┃ 其它:长生剑宗,承天府
  一句话简介:王炸cp
  ============
第1章 天下与你
  胥礼宗主昏过去时,他徒弟正好在场。
  长生剑宗防天防地防宗主徒弟,就是想瞒住这小叛徒背后的另一位巨擘——人称邪君的旷世大魔头,野心勃勃又贪恋权势的牧远歌。
  他们万分坚信,只要胥礼宗主不在了,承天府君牧远歌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对长生剑宗下手。
  邪道碾压正道,并取而代之。
  “你会给他报信么?”
  “不会。”姜袅挨了巴掌和拳脚,语气依旧不咸不淡,“我不是什么眼线,更不是诱饵,他只是喜欢我……”
  “你懂个屁!妄自尊大!”“既然你不相信是被他蛊惑,那你让他上山来接你吧。”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突然被牧远歌看上的正道小青年,不过是牧远歌光明正大的将手伸进长生剑宗的微妙试探,只是邪君的眼线,是他放长线钓大鱼的那个诱饵。
  胥礼宗主咬了钩,把这个眼线收入门下,养在眼皮底下,病了都不忘悉心教导。
  旁边啃骨头的野狗都快学会御剑飞行了,就他徒弟还一窍不通。
  就这么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邪君会真心喜欢他,会为他破例亲上誓死不愿踏足的长生剑宗自投罗网?除非是疯了。
  牧远歌真疯了。
  他就想谈个恋爱啊。
  但好像全天下都跟他作对,就是不让他谈个简单点的。
  生拉硬套、编词造曲都要把他和胥礼配成对,好像只有这样天下才能太平,世人方可心安。
  牧远歌走过了风风雨雨,熬过了大起大落,经历太过坎坷,不知道甜是什么滋味,好不容易肃清邪道过上几天安宁日子。
  胥礼,那是他能肖想的人么!
  奈何这位胥礼宗主大概是恰好又跟他撞了品味,莫名收了他看上的人为徒。他都还没吃醋呢,那小青年醋坛子一翻再翻。
  从来只有他气别人的牧远歌被虐得不行,直截了当坦言:“我跟你师尊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对胥礼毫无兴趣!我找谁都不找胥礼!”
  说完那青年就消停了,消停以后就生闷气,问就说他不真诚。
  牧远歌窒息:“……”酸,大概也是甜的一种吧。
  世人清闲久了看谁都眉清目秀像两口子,但你长生剑宗的人不至于空口说白话吧。
  长生剑宗,流言蜚语发源地。
  他们不只编排自家宗主,还天天给宗主徒弟灌输消极思想,利用他的传言来离间师徒关系。
  究竟置你家宗主脸面于何地!
  可要命的是,位高权重的正道中人大概都有个毛病,这个通病让牧远歌发自内心特别佩服。
  那就是脸皮,过厚啊。
  前一刻他上山接人,长生剑宗上至长老,下至弟子,以拦门的名义下死手车轮战杀他,恨不得万剑齐发把他就地捅死。
  后一刻听说只有他能救胥礼,又整顿衣冠和颜悦色地来到承天府外,摆起笑脸拱手抱拳请他不看僧面看佛面,务必出手相救。
  中间间隔不超过三日。
  又三日,牧远歌经历了从人间到地狱,直降地狱十八层的心理路程。
  他,邪君,被甩了。幸好没人瞧见。
  胥礼,死了,据说是他下的手。
  在他带着人离开长生剑宗时,曾与胥礼巅峰一战,他施展绝招“一线生机”,在他走后,胥礼宗主当场断气身亡。
  事后,声名狼藉却医术超绝的药王“千面”莅临长生剑宗,指点迷津:“……被灌入死气而死,死法玄乎,头七之前尚有一线生机,解铃还须系铃人。”
  日落西沉,残阳似血。牧远歌登上降星台。
  一旁三尺高的玄冰台上,静静地躺着个玉骨冰肌的男子,闭上眼没了气息也依旧无损他风华绝代的容貌,那身衣袍沾了点点血迹如冰雪中盛开的红梅,体面极了。
  这里是长生剑宗,被死气肆掠过的地面还维持着他打出山门时的情景,倒塌的灯台并未收拾妥帖,地面遍布剑痕,大都是他的杰作。
  降星台位于广场中好似一座孤塔,高五丈有余,四面八方驻扎着各路人马,均是正道势力,气氛剑拔弩张。
  牧远歌都不用太认真摸胥礼的脉搏心跳,知道他是真的断了气,就确信自己被碰了半个瓷。
  他那招虽然强悍,却要不了巅峰时期的胥礼- xing -命。
  而当时胥礼挡住了他的全部剑气,仅受了点皮外伤,连血都没怎么渗出衣衫。
  若不是本就有内伤在身,不可能断气断得那么迅猛。
  所以胥礼不管满天飞的谣言,大概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而长生剑宗把胥礼的遗体安置在降星台,并请他也上降星台“施救”,也是很有讲究的。
  牧远歌剑道第三重的高手,单枪匹马上长生剑宗还能带着人出去,大半个长生剑宗高手齐出轮番上阵都没拦下他。
  就结果而言,连胥礼宗主都是他手下败将,但这样的人却有个致命的弱点。
  不会御剑术。
  他不会长生剑宗有点天分的年轻弟子必备的御剑术,没办法御剑飞行。
  上了这高台,除了往下跳没有更好的出路。
  而不会飞行的人落在半空中,是活靶子;站在地面上,也是御空之人的活靶子。
  “牧远歌!劝你赶紧救人,否则七日一过,你救不活宗主,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先前还彬彬有礼的人已经反客为主,锋芒毕露,居高临下的口气。
  “斩杀正道首座罪无可赦,但只要你能救活胥礼宗主,我等也会给你一线生机。”
  “这不还有一晚上吗,慌什么,”牧远歌转身下了一阶台阶,他面朝着的那波人吓得往后倾,就像风刮过麦田。
  牧远歌往台阶上一坐,道:“我饿了,实在力不从心,给我上桌‘饕餮盛宴’,我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干活不是救宗主,而是干他们吧!
  “你看着宗主的尸身,你居然还咽得下东西!!”大长老阮慕安面上伤痕未消,给那一贯温润的脸平添了几许戾气。
  就算是死刑犯,上路之前也得吃顿好的不是。
  牧远歌笑着道:“怎么?肯去请我,却连一顿饭都不愿招待?看来你们想救宗主的诚意还是不够啊。”
  自古兵不厌诈,宗主已经无力回天,其实没人觉得他能救活。
  就算“千面”药王不现身,没有那套说辞,长生剑宗的人也会不惜一切去请牧远歌前来拜祭宗主。
  不为别的,只为送他上路。
  没有宗主包庇牧远歌,那就不会是车轮战,而是天罗地网,可以穷尽一切手段只为彻底诛杀邪君,平衡正邪两道,是为大义。
  “别紧张,给他上。”阮慕安脸色铁青,却端的是大气,“不用为这点小事给他捏住生事的由头。”
  “可大长老,九十九道菜,他是在拖延时间……”
  “给他上!”二长老步峣咬着银牙道,“一百道一千道,通通给他上!看他吃得下去!他那么、那么挑食的一人……”
  “饕餮盛宴”只是当年某个弟子给取的一个说法,其实是流水席,逢年过节的时候,剑宗内才会为内门弟子摆这样的筵席。真正宴请四方时,远不是这种规模。
  侍者面无表情地在降星台上摆了长桌,陆陆续续上来些家常菜。
  牧远歌看着菜肴,对下面喊道:“喂。”
  “又怎么了!?”步峣听他声音就脑弦紧绷。
  “上来给我试个毒。”
  “这里是长生剑宗,不屑使邪魔歪道的手段,休要血口喷人!”
  “是么,”牧远歌只觉这里每个人都信不过,道,“那你们宗主怎么会无缘无故受这么重的内伤?”
  阮慕安对步峣道:“别上去,他或许是想拿你当人质!”
  “我也没想上去,”步峣在上一战中伤了腿,伤口沾了死气愈合得很慢,一瘸一怪地走到降星台九重台阶下,拦着上菜的侍者,拾起筷子吃了两口,硬着头皮道:“把这盘给承天府君端上去,再把上面的撤下来,我尝了以后,你再端给承天府君。”
  牧远歌只是想要个人陪他吃饭而已,暗中害胥礼的人连胥礼自己都没揪出来,更不用说他这个外人了。
  他心不在焉地夹了几筷子,放进嘴里,嚼了上百下才艰难地咽下去。
  饭菜没问题。
  赶到这里的正道中人也是很长时间没吃东西,本该很受刺激,但莫名的看承天府君吃东西,看得食欲全无。
  牧远歌认认真真地每道菜都吃了点,那表情让人如鲠在喉,这人就是吃个东西也能把厨子气病,有这么难吃么!?
  一个时辰上菜,又一个时辰尽数撤下,步峣吊着凤眼瞥了瞥,每盘菜都是满满当当,就像没下筷子似的。
  “连点心都没有,这也算盛宴?”牧远歌道。
  “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有桂花糕吗?”牧远歌记得以前有的。
  步峣一愣,道:“没有。”
  牧远歌道:“我想吃。”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