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天雷劈下我成了祸世魔尊+番外 作者:清风晓

字体:[ ]

  《天雷劈下我成了祸世魔尊》作者:清风晓
  文案:
  林枫是个修仙门派下本本分分的低阶弟子,
  被雷劈后一朝醒来变成万人之上的祸世魔尊。
  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演好魔尊,生怕露出马脚被手下小弟给宰了。
  好不容易终于适应了反派生活,那张低阶弟子的脸突然笑嘻嘻地凑到他跟前。
  在林枫壳子里的真·魔尊邪魅一笑:本尊的身体,你用得可满意?
  魔尊壳子里的林枫猛虎扑地式:大王饶命!
  一句话简介:我只想做个好人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枫;师重琰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成为魔尊的第一日
  林枫自床上醒来。
  入眼的光线昏暗迷蒙,耳边很是安静,还未听见屋外那些准点叫早的鸟雀们叽叽喳喳,像是时辰尚早。
  林枫觉得头有些昏沉,半寐半醒地眯缝着眼翻了个身,想百年一遇地睡个回笼觉。
  他阖眼又睁开,突然觉出有些不对。
  在师门里,他与三个师兄共用一屋,床是最简单的木板床,床单与被罩皆是淡雅的天青色,绝非他身上这条镀了金似的张扬色彩。
  他的床边也没有床幔,而此处暗红色的薄纱将床内外隔了开,难怪光线如此昏暗。
  更重要的是。
  他的床畔也不该有个人。
  那人背对着他,只露出瀑布似的长发和半个肩头,白净的肩头上粗略一瞥便能瞧见淡红的指痕,像被人大力揉捏过般。
  林枫拒绝去想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会留下那般痕迹。
  他一定是在梦中,不然无法解释他一个连山都未曾下过的人,会出现在这等奇怪的地方。
  只是不知为何会做出这般旖旎不知廉耻的梦,醒来后定要好好念几遍清心诀。
  林枫安慰着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在鼻尖若有似无的淡淡香气中再次合上了眼,迷迷糊糊地觉着,这香气有些熟悉,似乎是他近来惯用的香囊。
  这才对,果真是在做梦。
  能闻见味儿,想是快醒了。
  林枫静静地阖着眼,然而过了两刻,再睁眼时,狭长的眼底流露出惊慌。
  他枕着软枕,脑袋越来越清醒,清晰地告知他每一次感触的真实。
  身侧人的长发卷在他的指尖,触感丝滑,他下意识动了动手指,却不小心扯动了那人的发丝,惹来一声娇呼。
  林枫脸色蓦的一变。
  身旁的那人,是个男子。
  那人在睡梦中嘤咛了声,似是感觉到身侧的人醒了,悠悠转过身,林枫都未来得及看清他的样貌,对方就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口,柔柔唤道:“尊上……”
  那声音微哑,软软地刮搔着人的骨头,一只白净的手顺势就勾上林枫的胳膊,狎昵道:“您怎么醒了呀,不多睡会儿?”
  林枫僵直了身子。
  他刹那间有种隐秘的心思被人剖出来玩弄的愤怒,升起的第一个念头,以为是谁勘破了他不同于他人的取向,而故意对他的作弄。
  但紧跟着,他注意到怀里人那个不同寻常的称呼。
  ……尊上?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林枫的僵硬,踟蹰了下,将头从他胸前抬起,一张对男子而言过分柔媚的脸小心翼翼地望着他,试探着轻唤了声:“尊上?”
  林枫不着声色地避开与他肢体触碰,没弄清状况,谨慎地没有开口。
  他灵力平平,在门派中低不成高不就,入师门多年来干得最多的活儿便是端茶倒水。
  因此,他很善于察言观色。
  此刻看向他的那双眼中,畏惧之情远多于柔情蜜意,不似作假,好似他抱着的不是什么情郎,而是随时会翻脸吃人的妖怪。
  二人的地位并不平等,甚至可以说,差距悬殊。
  至于“尊上”这个称呼。
  据他所知,众仙门中都无几人能担得起,能被称一声“尊上”的都是各大门派里地位尊崇的仙人,别说他林枫,就连他的师父都不够资格。
  没人敢开这么大的玩笑,林枫隐约觉着事情不大对劲。
  “你叫我什么?”林枫盯着那人的眼睛,试探着问了句。
  一出声,便察觉更加不对,从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低沉,尾音却又不自主地微微上挑,似是调情,又像警告,想必说话的人该是嘴角含笑,眼底却透着腊月寒冰。
  这显然不是他该有的声音。
  这是谁?
  怀里人的反应远比林枫激烈许多,他猛地一颤,像是怕极了般,嘴唇微抖,却强迫自己没有移开视线,嘴角勉强勾出个笑容:“尊、尊上……您、您不喜欢这个称呼吗,阿鸾可以改……”
  林枫看着自称阿鸾的男子在他面前强颜欢笑着颤抖,心里五味陈杂,而他不发一言似乎令对方更加惧怕,只得借势问了句:“改成什么?”
  阿鸾抖得更厉害,哆哆嗦嗦地说:“琰、琰君、琰郎……”
  林枫在记忆中思索这个名字,皱着眉头朝他看了眼,阿鸾登时惊得花容失色,胳膊腿都打着摆儿退到床下,伏在地上带着哭腔:“阿鸾该死,是阿鸾冒犯了……饶命,尊上饶命,魔尊大人饶命!”
  听到最后那个称呼,林枫险些两眼一黑。
  魔尊,魔尊师重琰。
  鼎鼎大名,如雷贯耳。
  林枫心想,他现在要是撞在床柱上一头磕死,可算是为民除害?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惹!啪叽啪叽啪叽鼓掌!
  刚开始比较短小,后面会粗长的【大概
  今天的魔尊【伪】是初次上任不知所措差点大义灭自己的魔尊
  感谢本能小天使的地雷×1~
第2章 成为魔尊的第二日
  等林枫消化掉自己措手不及变成魔尊的事实,床下的人也哆嗦得打了个喷嚏,随后抖得更厉害,诚惶诚恐地伏在地上,脊背两道好看的蝴蝶骨随着颤栗轻颤着,看上去似要振翅飞起。
  林枫这才有闲情注意到阿鸾吓得光着身子就跪在了床下,心里不知为自己还是为他悲叹一声。
  他望着别处,非礼勿视地没去看阿鸾,随手抛了件衣服将他整个盖住,声音平稳道:“你出去。”
  阿鸾不敢违逆床上人的意思,匆匆裹好衣服重重伏地谢恩,捏着衣襟的白皙指尖上有一道显眼的伤口,周围泛红,似是新伤不久。
  他飞快地扫了眼魔尊的脸色,叩过头后忙爬起来往外跑,像是九死一生地逃离魔窟,走得太急在门槛处还踩着衣角绊了下,惊呼着跌了出去。
  林枫无暇顾及他,只觉得头疼。
  他从未料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难以理解的状况,一个大活人好端端的什么也没做,睁眼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相似的情况他只能想到夺舍,却又不像,毕竟他非已故之人,何况以他的能力,怎么也不可能夺了魔尊的舍。
  还有一个问题。
  他占据了这个躯壳,那真正的魔尊又去了何处?
  阿鸾离开后,偌大的寝殿空荡荡的,突然静了下来,像是没有一点儿人气。
  他跑得匆忙,忘了将屋门合上,些许风从门外灌进来,带动床边纱幔摇起了暗红色的浪花。
  林枫理了理思绪,起身下床,双脚踏着冰凉的地面寻了会儿,愣是没寻到自己的鞋。
  本就虚掩着的衣服滑溜溜地从肩头落下,林枫忙拢着系好,心想这魔尊放浪不羁,不穿鞋袜倒也没什么稀奇。
  屋内矮桌上有面铜镜。
  身后的床榻华丽而凌乱,林枫随眼瞥见被褥下一团暗红色的污渍,似是血迹。
  他不愿多看,拂衣起身走到铜镜前坐下。
  镜中是一张全然陌生的脸。
  世人都说魔尊师重琰- xing -情乖戾,喜怒无常,时而笑语相向,时而稍不顺意便取人- xing -命,是个残暴至极的魔头。
  林枫向来是从师长口中听说他的大名,传言将他描述得如同厉鬼邪神,是以在林枫的认知中,魔尊就该是个青面獠牙的可怖模样。
  而从未有谁人提及过,魔尊师重琰,其实是个极其俊俏的男子。
  林枫不可免俗的被镜子里映出的人影惊艳了一下。
  这张脸生得很是风流倜傥,而周身不加掩匿的邪佞透过上扬的眼角眉梢显露得张狂,唇角天生含笑,狭长的凤眼又让笑容带着轻蔑,简直将满身的邪气都写在了脸上。
  林枫抬手摸了摸脸颊,镜子里的人跟着他一同动作。
  他提了提嘴角,镜中人也提了提嘴角,分明是自己的笑容,却让林枫心尖颤了颤,感受到一丝冷意。
  林枫抚了抚心口。
  哪怕只剩一个躯壳,魔尊到底还是魔尊。
  周遭安静无人打扰,林枫对着镜子里陌生的面庞,反倒静下心来,好好思忖着自己此刻的处境。
  他想起了作为“林枫”时最后的记忆。
  这日该是他负责打扫山门前的石阶,他拿着扫帚从山门口扫到半山腰,适逢天降暴雨,他匆忙之中躲到路边一棵枝叶茂盛的古树下躲雨。
  虽然从小就被教导雷雨天不可躲至树下,但雨势实在太大,以林枫的修为尚不能将自己与雨幕隔开,念着山上那么多树哪里会独独劈这一颗,林枫存着侥幸,将幼时就听在耳畔的忠告抛之脑后。
  然后,他就被雷劈了。
  不听老人言的下场便是如此。
  林枫回忆到这儿,心情十分之复杂。
  他思前想后,自问入门派以来与人为善、尊师重道,每日兢兢业业恪守本分,恶行从无,善举不少,实在没做过什么值得遭天谴的事情。
  惨遭五雷轰顶,简直是千古奇冤。
  林枫皱着眉头,指腹摩挲过铜镜精雕的边框,镜中人也眉间微蹙,满腹心思地看向自己。
  为何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林枫不知,但当下情况是,他的魂魄占了魔尊的身体,而他那个被雷劈过的身体不知现在是何情状,也不知魔尊本尊到底去了何处,又会不会哪日突然回来。
  林枫只知一点,他身在魔窟,稍有不慎怕是会死得相当凄惨,在情况明朗之前,他得扮好这个魔尊。
  林枫对着镜子熟悉魔尊的脸,脑海中想着“残暴”、“狠戾”、“邪魅”,用这张脸做出最符合的表情,自觉收效甚佳,很有唬人的模样。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